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92  

2012-02-16 09:34:49|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2.情去情来

入夜,病房空气中弥漫着福尔马林消毒液散发的刺鼻气味,以及敷在脸部难闻的药膏气味刺激着龙天翔的嗅觉兴奋灶,兴奋的无法入眠,加上脸部肿胀的隐痛和鼻梁周围的钝痛刺激着龙天翔的神经兴奋灶,兴奋的想爬起来夜游。尤其是谷剑雄,白天在酒店忙碌的筋疲力尽,早已趴在床沿呼呼入睡,时有时无时轻时响的鼾声更刺激着龙天翔的听觉兴奋灶,兴奋的想和谷剑雄一起高歌一曲。

龙天翔直挺挺的躺着,既不能翻身,也不能侧睡,想起白天病房来了这么多人,听到的声音,有熟悉的有不熟悉的,好像竹湘云也来了,听她跟高主任在商量酒店总经理招聘面试的事情,以及什么时候宣布上班炒股员工的处罚通知,还有,特区10周年庆祝发言稿起草字数和时间的规定等等。龙天翔听到最多的是叹息和惋惜。

“咳——,听医生说要植皮,肯定要破相了。”

“还好有气囊的保护,否则命也没有了。”

“你说倒霉不倒霉,龙天翔平时开车稳稳当当的,昨晚肯定遇到鬼了。”

“听说,深圳市最早一批领到摩托车牌照的人全都死了,现在,马路成了杀手。”

“国外交通事故还要多,特别是高速公路,一撞就是几十辆。”

“飞机失事还要可怕,一个也跑不掉。”

“嗨,嗨,说这个干什么,不吉利。”

交警来病房做事故调查笔录时,龙天翔不便张嘴,只能用手势代替,就像课堂上的一般疑问句,回答YES张开手掌,回答NO握紧拳头,譬如,是不是酒后驾车?是不是疲劳驾车?是不是在飙车?是不是想自杀?最后这个问题交警是必须问的,因为,雪佛兰没有制动痕迹,就像新车出厂前做的碰撞试验一样,毫无疑问,龙天翔负全责。

菊英来的这么快,加上临走时说的那番话,让龙天翔感觉是猫哭老鼠,更像是鳄鱼的眼泪——假惺惺,指不定在背后把自己骂翻了天,可是,能怪自己吗?是她不愿用安全套,说用了安全套不是肉贴肉,肉挤肉,不舒服。

其实,龙天翔提出用安全套完全是为了自我保护,他担心除了自己和台巴子,可能还有第三者参与。当时,新闻媒体报道,伴随着人口的流动和外来人员的增多,深圳市近年来性病发病率呈逐年上升的趋势,资本主义腐朽生活方式正在侵蚀着当代人的灵魂。然而,万万没有想到,被侵蚀的不是菊英,而是自己,于是,龙天翔预感到自己与菊英性伴侣的关系将会寿终正寝,她的门户将永远不会再为自己洞开。

正当龙天翔受尽皮肉之苦心灵之痛的的时候,一份加急电报送到了他的手里,电文寥寥数语——母亡速回。

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龙天翔好似被电击了一下,浑身一阵抽搐,随即,滚烫的泪水情不自禁夺眶而出。

“龙哥,”竹湘云一声龙哥出口,眼泪跟着扑簌簌掉下来,“龙哥,给家里的电报怎么回?”

“你去问问医生,我能不能出院?”

“我已经问了医生,医生说治疗不能中断,再说,我姐姐明天来看你。”

“你姐姐?你告诉她了?”

“正好昨天姐姐打电话到公司,我跟她说了。”

“即然这样,你马上按地址回个电报给我家里,就说我出国了,不在深圳。”

当晚,一场噩梦将龙天翔从睡梦中惊醒,梦中,龙天翔看见母亲躺在厨房里,身下垫着一张草席,煤气灶开关发出嗤嗤的响声。龙天翔拼命的喊拼命的叫,拼命的伸手去拧煤气灶开关。可是,煤气灶开关无论如何拧不到底,从煤气灶眼里发出的嗤嗤声反而越来越响。母亲瞪着一双绝望的眼睛,嘴角流出白沫,龙天翔还在拼命的喊——救命啊!救命啊!

人醒了,梦还没醒,大宝在两个月前的来信中提到过母亲自杀的事情,字里行间流露出母亲厌世不仅仅是病痛带来的折磨,还有天敏的无理取闹,硬逼母亲去康复院,好把房间腾出来当婚房。

龙天翔是孝子,却不能为母亲送终,成了心中永远抹不去的一块心病,谎称自己在国外,是为了不让家人为母亲的丧事分心,可是,龙天翔万万没想到,善意的谎言惹来日后的手足反目,并为此引发一场生死决战。

一场噩梦整整折腾了一宿,第二天上午换纱布清创,加上性病激光理疗,大头小头上下受罪,所以,当竹妃子火急火燎跨进病房时,龙天翔却在呼呼睡觉。

“姐,你来啦。”谷剑雄连续十几天看护下来,说话的声音已经不像自己原来的嗓音了。

“剑雄,你先回去吧,晚上由我在这里,你跟我妹妹说一声,晚饭我不回去吃了。”

“姐,晚上还是我来吧,你······。”

虽然谷剑雄的后半句没说出来,但是,竹妃子已经听懂了,知道要搀扶龙天翔去厕所,或者为他擦洗身体多有不便,所以,干脆明人不说暗话,“你走吧,我以前服侍过你们老板,再说了,他是我亲哥哥。”

“姐,不是,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谷剑雄还是不敢明说,因为,这是办公室主任特地关照的,不能让如何人知道老板得了性病。

“你怎么这么啰嗦,我妹妹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人。”显然,竹妃子开始发火了。

谷剑雄知道再磨下去肯定没好果子吃,三十六计走为上,回公司向主任汇报,由领导来决定怎么安排。

谷剑雄为了严守秘密,连自己的未婚妻都没有告诉,所以,竹妃子姐妹俩还不知道老板得了性病,否则,一旦传出去,谷剑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龙天翔并没有被他俩的对话吵醒,还在呼呼深睡。竹妃子望着缠满纱布的亲哥哥,心里一阵酸楚,不知不觉泪水挂满了脸颊,龙天翔母亲死亡的噩耗她已经知道,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和龙天翔一起参加奔丧,即使龙天翔母亲已经不可能是自己的未来婆婆,但是,自己毕竟还是与她有过一面之交,她老人家留在自己脑海里的印象还是那么清晰,那么慈祥。

······。

那是竹妃子刚到复旦大学不久,一天,她在整理书籍时,无意中发现龙天翔写给她的上海联系地址,于是,趁着国庆节放假去浦东寻访。

竹妃子手拿着地址对照门牌号码时,恰巧,一位老妈妈从楼梯口门洞出来,竹妃子上前打听道;“请问,龙天翔老师在这里住吗?”

“在这里,我是他妈妈,你是谁?”

“我是······。”竹妃子没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伯母,一下子慌了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支支吾吾起来。

“你是龙老师的学生吗?”龙母记得儿子来信提到过。

“是的,我在复旦大学读书。”

“噢——,小姑娘,快,去我家,在二楼。”

“大妈,我是路过这里,龙老师他国庆节回上海吗?”

“他呀,国庆节从来不回上海的,不过,他在信中说,可能在年底前要调回上海工作了。”

“哦——,大妈,我不上去了。”

竹妃子听不懂上海话,龙母不会说普通话,两人的交流就像隔了一层磨砂玻璃——不透明,而且,旁边还围聚了一圈看热闹的邻居,所以,竹妃子不打算上楼了。

“小姑娘,吃了饭走吧。”

竹妃子抬脚离开时,龙母还在一个劲的热情。

“大妈,再见,我下次再来。”

······。

竹妃子回到学校后天天等亲哥哥,一年过去了,亲哥哥没来,两年过去了,不见亲哥哥踪影,等到第三年龙天翔突然出现时,竹妃子积压在心头的怨气和怒火可想而知。因为,竹妃子始终以为龙天翔知道自己去过他家,而龙母始终没将此事转告龙天翔,出于强烈的自尊心,竹妃子也始终不愿把三年前的寻访告诉龙天翔。

等到龙天翔醒来,模糊的视线中映出竹妃子身影时,还以为是竹湘云,便艰难的开口问道:“你怎么来啦?剑雄呢?”

“哥,是我。”竹妃子把脸往前靠了靠。

“哦——,你来啦。”龙天翔抬手摸了摸竹妃子的下巴,又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捏,再用大拇指在手背上慢慢搓揉,一场久违的风花雪月在心中慢慢点燃。

(待续)

(原创)情磨292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