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64  

2011-10-09 10:38:46|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64.避之不及(一)

龙天翔哄骗竹妃子好似三根手指捏田螺——十拿九稳,然而,却栽倒在秋萍手中,好似老鼠见到猫——想躲也躲不开。

“阿翔,今晚老地方见。”秋萍神色慌张地撂下电话,还抬头四下看了看。

从上班开始,秋萍就一直给呼叫台留言让龙天翔回电,不知是他忘了带拷机,还是故意不回电,快到下班了,回电还没有来,焦急的心情就像是新娘子出嫁等花轿——急不可耐。实在耐不住了,一个电话打到他的办公室,否则,他又要和上次一样,明明给他留言却装糊涂,说呼叫台没有转给他。而且,每次约他见面,总是找借口推三阻四,最近的借口还要离奇,说国务院出台了新的外贸代理政策,必须每周出差去外地。可是,自己肚里的孩子在一天天长大,是打掉还是生下来,两人的意见一直没统一,今天,无论如何要有个了断。

自从龙天翔与竹妃子联系上了以后,他的时间就不够用了,每个周日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就像跳冰上芭蕾——惊险刺激,惊险的是秋萍,刺激的是竹妃子。所以,当他接到秋萍电话的那一刻,就开始反胃,就开始冒汗。

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接着一声炸雷,路上的行人加快了脚步。一阵大风刮过,女士们的超短裙翩翩起舞,刺眼的大腿根部和着三角区部位频频亮相,立刻,马路两边出现了许多影后梦露双手捂着裙摆半下蹲的姿势,骑自行车的女士不得不停车单手推行,另一只手还紧抓着裙角不放。

街道两旁尽响着各家店铺招徕生意的喊叫声以及港台歌手的最新流行歌曲,喧闹声加上轰隆隆的雷声和雨点拍打地面发出的啪啪声交汇成天地间难得的超级爵士乐震耳欲聋。龙天翔连跨几个疾步闪身扑进路边的野妹饭店。

“哎呀——!龙老板,好久没来了,又在哪里发财啊?!”老板娘从店堂柜台后面直起身,满面堆聚着笑容,就像一朵盛开的芙蓉花,然后朝龙天翔身后瞄了一眼,“你太太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啊?!“

“出差还没有回来。”

“龙老板,你喜欢吃的菜今天都有,现烧的。”

“现烧不现烧吃了才知道,不要又跟上回一样,拿好话来骗我。”龙天翔一点不给老板娘面子。

“龙老板,今天的菜要是不新鲜,我一分不收你,你看我硬气不硬气?!”说完,老板娘厥着屁股,一扭一扭亲自去厨房帮龙天翔张罗喜欢吃的菜。

一盘白斩鸡端上后,龙天翔俯下身,用鼻子连擤了几下,一股肉香直奔肺叶,再睁大眼睛瞅了瞅鸡肉的颜色,不错,油汪汪的,色泽晶亮。夹起筷子,蘸上作料,嘴巴一张一滚,喉结一上一下,扑一声,一根鸡腿骨在餐桌上翻了个筋斗,鲜红的骨髓跟着跳弹出来。像一朵盛开的海棠花。

一盘醩毛豆皮青粒饱,秀色可餐,一盘水煮百叶结色白清亮,外加一盘鱼香肉丝酸甜鲜辣,龙天翔的嘴角沾满了啤酒泡沫和菜肴汤汁慢慢地享受起来。

“老板娘,你过来,这盘鱼香肉丝里面有一只苍蝇。”坐在龙天翔邻桌的两个小青年手指着菜盘大声嚷嚷起来。

“什么?!苍蝇?!不太可能吧!”老板娘将信将疑地起身朝两个小青年走去。

“你看,你自己看。”其中一个小青年开始吹胡子瞪眼。

龙天翔的第一反应就是朝自己的一盘鱼香肉丝探究起来,还用筷子上下拨了拨,没发现有苍蝇,可是,心里却在打鼓,会不会已经把苍蝇吃进肚里了。再想想,也不会,菜是一盘一盘分开烧的,所以,也不好意思提出退菜,只是观察着老板娘怎么和两个小青年交代。

“收你们半价。”

“不行!退全价!”

“菜已经吃了一半多,不能白吃吧!”

“你不退全价,我们就去工商所告你。”

老板娘知道今天碰上了吃白食的,有理但没有证据,只能忍气吞声去柜台拿钱。两个小青年酒足饭饱一摇一摆走出店堂门口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龙天翔一开始为两个小青年有点抱不平,谁吃了苍蝇伴过的菜都不是滋味,反应大的食客说不定会当场呕吐,就刚才一会儿,自己还感觉有点反胃。适时,看到他俩哈哈大笑,不觉心生疑窦,举臂向老板娘招了招手。

“老板娘,”待老板娘走近时,龙天翔好奇地发问,“这两个人吃了苍蝇的菜还哈哈大笑,他俩是不是这里的常客?”

“龙老板,你是我们的常客,你说,你吃到过苍蝇没有?”

“好像没有吧。”龙天翔不敢肯定地答道。

“这两个烂肠子的,你再请他们来也不会来了。”

“为什么?”

“为什么?”老板娘沉了沉脸咬牙切齿道,“苍蝇是他们带来的。”

“啊——?!”

龙天翔一声啊之后,顿时感觉肠胃舒畅起来,顿时感觉那两个小青年不同凡响,听说有诈吃诈喝的,没听说带苍蝇上饭店行诈的,而且一诈就准。如此下三滥的勾当足以说明社会风气出了问题。从一开始的上海人看不起外地人,从万元户到“红眼病”,手术刀不如鳝丝刀,原子弹不如茶叶蛋,再到最近新闻媒体报道的私营个体户的短斤缺两,以次充好,以假乱真。以及,“向前看”成了“向钱看”,再联想到竹妃子遭遇的精神污染冲击以及近半年来的“严打”。看来,这个社会是有点乱,好的坏的美的丑的善的恶的物质的精神的杂乱其中,让人无所适从。也就是说,做人的标准和准则这条杠杆像意大利比萨斜塔发生了倾斜。

整个社会在发生变革和动荡时期大浪淘沙泥沙俱下是在所难免的,穷怕了苦尽了的国人已经将经济建设为中心当成了人人发财的冲锋号,几年不见,小肖由原来的“闸北区知青店”脱身成了一家海鲜楼老板,小兔凭借供销社掌握物资时捞取的好处费在女方家开了街面房做水产生意,粗重的金项链拖挂在肥硕的颈项以示富贵。特别是一些庙(监狱)里出来的光头们,胆大有饭吃,率先成了吃螃蟹的人,摆地摊、倒卖国库券和火车票,什么来钱快就干什么。不久,大款这一称呼在沪上流行起来。

龙天翔也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想成为大款,而且,一直在不间断地奋斗,尽管夏云洁已经成了他的强大经济后盾,然而,毕竟不是自己的财力和财富,尽管樊老板已经给他安排了住房,然而,毕竟是公司的名下,尽管已经是公司的高管,然而,收入毕竟是有限的,就连去爱巢约会,也无权使用公司的车辆。那时,龙天翔别的不想,就想能有一辆自己的车子,那怕是一辆最普通的长安大发也可以。因为,他已经有了美国驾照。

爱巢离饭店不远,两步就到了,可是,龙天翔不愿先去,所以,一边喝酒一边向外观察雨幕下秋萍的行踪,而且,希望她突然有事不能来,所以,一直在等拷机的铃声响起。

“哔——哔——哔——”,卡在皮带上的拷机突然响起,龙天翔低头按下接受按钮,心想,果然有急事不来了。可是,显示的回电号码不是秋萍办公室的,难道是在公共电话亭打来的?

龙天翔急忙起身走向柜台:“老板娘,回个电话,借你的电话用一下。”

与此同时,秋萍的脚步冲进了饭店,手中的雨伞在哗哗的淌水,龙天翔接通电话后一个喂字刚出口,老板娘笑嘻嘻地推了一下龙天翔道:“你老婆来了。”

“啊——?!”

龙天翔一声啊的同时转身朝大门看去,听筒里却传来了竹妃子的声音。

“哥——!快来接我,我刚下火车,雨太大了,我走不了啦!我在火车站出口处等你。”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龙天翔摔下电话,疾步冲到秋萍身边,未等秋萍张口抢先就说:“不好了!家里出事了,改天再碰头。”

说完,几步跨出大门,一头冲进雨幕之中,全然不顾身后传来的狂呼乱叫——龙天翔——!你给我回来——!

(待续)

 

(原创)情磨264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