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76  

2011-10-28 09:31:01|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6.身陷迷茫(一)

竹妃子刚到深圳时,一切让她怦然心动,快节奏的生活,高效率的办事,再加上龙天翔的保护伞和隔三差五的卿卿我我,青春和活力在南国的一片热土上像久旱遇甘霖,像笼鸟飞向森林,更像游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通过自身能力和魄力,从秘书升到公关部经理,再提拔到酒店总经理,成了龙天翔手下的得力干将。

然而,这一切并非是她的初衷,文学情节始终像原始森林里的缠树藤时时刻刻缠绕着她,当年的研究生毕业论文《论当代文学的离土现象》成了她一生的追求和想要实现的抱负。不久,处*女作《窗下的站街女人》一文发表在一家省级文学刊物上。再不久,又有几篇短篇小说相继在全国的文学刊物上发表,小说的题材和内容都离不开本土的一人一事,细腻的笔触刻画了经济建设大潮中拼搏的芸芸众生,通过对人性的揭示来歌颂和鞭挞大写的人和小写的人。作品中的人物有她自己的人生经历,更有龙天翔的反面教材。

竹妃子勤于写作,难免疏于对酒店的管理,以及与龙天翔的暧昧,特别是当天安*门广场竖起自由*女*神像和学生静坐*绝食那几个月中,竹妃子的思想认识有了新的共鸣,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竹妃子恨不能插翅飞向那遥远的政治中心,与自己曾经的同行和同窗一起挽臂高歌,民主应该从宪法的条文中跳出来,公平应该是阳光下的天平。尤其是当她在电视屏幕上看到播音员杜*萱噙泪解说的时候,她的心已经飞到了天*安门*广场的上空。

火车载着南国的热风日夜兼程,当竹妃子风尘仆仆跳下火车,踏进车站出口大厅时,高音喇叭正在播放天*安门广场清场的通告,北京戒严了。长安街上呼啸而过的军车和警车撕裂着祖国的心脏,激情满怀的竹妃子原以为可以投身一场铁肩担道义的壮举,原以为历史的长河能留下自己的一片足迹,原以为书写共和国的篇章中能载入自己的一段身影。

然而,北京不欢迎她,北京是首都,首都需要的是盛世太平,谁藐视首都,谁动摇社稷,谁抗阻军队,谁就是恐*怖分子。

没有道义可担,也没有正义可诉,竹妃子灰溜溜地逃回芜湖,此时此刻,她最想知道的是家人的平安,特别是正在合肥工业大学读书的弟弟。

竹妃子去了父亲的家,一个新组建的家庭,继母是文化局下面一个剧团的演员,比她父亲小十几岁,竹妃子叫她钟阿姨。

晚饭过后,竹妃子去了父亲的书房,父女俩聊起了双方最关心的事情。

“爸,小弟最近和你联系吗?”

“上个星期来过一封信,说他们学校已经有学生去了北京,他也打算去,昨天,我打电话去他们学校,说他不在学校,我已经叫省文化厅的老马帮我去打听了。”

“这个情况妈妈知道吗?”

“嘘——,轻点,”说时,竹铭轩用手指了指客厅,“今天上午你妈给我打过电话,她准备亲自去一趟合肥。”

“妈妈她······。”

竹妃子刚想打听母亲的情况,却被竹铭轩抢断,“妃子,你和小妹俩在深圳怎么样?你对象有了没有?听说深圳比较乱,你们住的的地方安全吗?还有,工作称心吗?······。”

竹铭轩连珠炮的提问,在竹妃子的心头荡起一股春潮般的暖意,竹铭轩两鬓染霜,让竹妃子过早的体验了亲情与骨肉的离散之痛,所以,对于父亲的提问,她尽量挑好的方面回答,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也含糊其辞地许诺了一番。

“妃子,你在深圳投靠的那个朋友到底可靠不可靠?爸很想去当面谢谢人家,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爸,你放心吧!到时,我会带他来芜湖,你看了就知道了。”

竹妃子去深圳工作,并没有告诉父母是龙天翔的公司,担心他们知道了会坏事,所以,一直瞒着父母。

“今年春节能回来吗?”

“看情况吧,能回来一定回来。”

在芜湖待了一天,竹妃子就迫不及待地想返回深圳,因为,继母只比竹妃子大8岁,她实在无法忍受管继母叫阿姨,尽管继母对她客客气气。为此,竹妃子后悔不已,早知这样,真不应该将母亲的丑事告诉父亲,自己干了一件天底下最蠢的蠢事,不仅导致了父母的离异,还导致了自己与龙天翔的情感只能原地踏步,因为,她没有脸面让龙天翔站在父母的面前叫爸爸妈妈,除非龙天翔去整容。

确实,竹妃子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凭情感,从少女时代就暗恋起龙天翔,虽然被母亲的试婚而花谢凋亡,然又被龙天翔的出现而花羞绽放。研究生毕业后她坚持留在上海,除了专业的关系,更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远离龙天翔,结束这种亲不亲嫁不嫁的关系。奈何,报社的工作死不死活不活,不要说理想和专业,就连起码的生存也捉襟见肘,无奈,又情不甘意不愿的投入到龙天翔的怀抱,成了既可耻又甜蜜的角色——小*蜜。而且,龙天翔死活不提与妻子离婚的话题,竹妃子就像一根吊在半空的葫芦悬在半空。然而,竹妃子毕竟接受过高等教育,绝不会像秋萍那样死缠烂打逼龙天翔离婚,因为,她追求的是纯洁的爱情,不附加任何条件的爱情。然而,岁月不饶人,她的青春年华正在慢慢消退渐渐远离,她与妹妹的一段对话已经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房。

“姐,龙哥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还不嫁给他?”

“贫嘴,你懂什么?”

“姐,龙哥现在是大老板,公司里想跟他套磁的美女不下两三个,你再不抓紧,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了。”

竹湘云催姐姐尽快嫁给龙天翔是有原因的,她的拍拖是本公司商务楼的住房部经理,是个南下淘金的大学生,他俩计划年底结婚,可是,婚房买不起,就打起了小算盘,想让竹妃子快点结婚搬出去,好将现有的住房当婚房。

“姐,”竹湘云见姐姐没有上套,心里开始急起来,开始摊牌,“姐,是你叫我到深圳来的,现在,我打算和谷剑雄年底结婚,可是,我俩的结婚住房还没有,你看怎么办?”

“你急什么?你对谷剑雄真正了解了吗?你对他的家庭和父母了解了多少?还有,爸妈还没有见过他,你总应该先带他去趟芜湖吧。”

“芜湖来回一趟得花多少钱,再说了,爸妈也可以来呀。”

“不可以来,不但爸妈不可以来,还不能告诉爸妈我俩在龙哥的公司上班,否则,我撕烂你的嘴。”

“姐,为什么不能告诉爸妈我俩在龙哥的公司上班?”

“你给我记住了,不能告诉就不能告诉,不要问为什么,听到了没有?”

竹湘云被姐姐的一番气势汹汹吓住了,也吓懵了,原本打算说的话也吞回了肚里,一片疑云笼罩在心头,怪了,姐姐这次离开深圳没几天,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六亲不认了,变得歇斯底里了,变得让自己看不懂了。

竹妃子不仅变得六亲不认歇斯底里,而且,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因为,在公*安部的通缉名单中,有一个曾经是她在大学热恋的男友,而且,弟弟也参加了绝食,被学校开除了。

天安*门*事件发生过后,连续的物价上涨使深圳的餐饮业跌落到谷底,酒店生意萧条,每天的营业额只是平时的三分之一,竹妃子天天镇守在酒店大堂里也无济于事,眼看员工的工资发不出了,特别是从福建请来的厨师,几次三番说请假回老家一趟。

“闵师傅,我想跟你商量个事情。”竹妃子趁下午闲桌的机会把厨师叫到办公室。

“老板娘,你同意我请假啦?”

“闵师傅,我想办个烹饪学习班,请你当主讲老师。”

“老板娘,现在冇人上饭店吃饭了,冇人愿意学烧菜了?”

“闵师傅,人以食为天,等社会安定了,物价下去了,饭店的生意会好起来的,你呢,趁现在不忙,把你的本事用出来,学习班的收入你和酒店各一半。”

“老板娘,你这生意做到我的头上来了,怪不得人家说你是······。”

闵厨师一高兴,差一点把死*八婆三字溜出来,急忙抓了抓头皮,尴尬地冲竹妃子呵呵傻笑两声。

竹妃子的脸腾一下胀的通红,故意用手背揉起了眼睛,还故意打了个哈欠道:“好,就这样吧,明天我们把海报贴出去,你把要教的内容大致写一写,人手一册,假如学员招不齐,我同意你回老家走一趟。”

一个月之后,学习班的第一批无证厨师教出来了,酒店的生意不仅不见好转,还涌出了一批小饭店竞争对手。

月底,龙天翔翻看着酒店当月的财务报表皱紧了眉头,心想,必须得想个新招,让酒店红火起来。

“妃子,你马上过来一下。”撂下电话,龙天翔开始想心思。

(待续)


(原创)情磨276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