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69  

2011-10-17 11:57:22|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69. 凰去凤留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整条乍浦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各家小吃店门牌上的霓虹灯光怪陆离,从店堂里传出来的各种音乐一浪高过一浪,从店堂里飘出来的葱香油辣一阵盖过一阵。前来品尝的吃客有举家出动的,有单位同事的,有初恋情侣的,还有从上海的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加上新闻媒体的炒作,半年不到,所有乍浦路美食街上的店家老板全部收回了投资,接下来的财源滚滚日进斗金,在他们敞胸露怀的脖子上粗长的金项链足以印证他们已经肥的流油,老板娘酥胸上的鸡心锁片、以及耳环、戒指、手链全是从香港周生生金店买的,他们成了改革开放后上海的第一批暴发户。

民以食为天,当人们满足了基本的食物之后,他们对食品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加上海派饮食文化从来不基于独帮独门,天南海北四面八方,传统的地方的皇家的民间的都可以在上海一展身手。

自从联系上竹妃子之后,每个周末,龙天翔都会带她去乍浦路美食街,几十家饭店对街排开,哪家饭店的吃客多就往哪家挤,反之,哪家饭店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则千万别进去,这是龙天翔加入美食家行列前采用的最原始方法,也是最实用的方法。

看菜谱点菜是当时比较先进的方法,最早,菜谱是写在黑板上的。

“研究生,想吃什么?”龙天翔改变了对竹妃子的称呼。

“你点什么我吃什么?”

“可是,上次我点的老鸭粉丝汤你好像不怎么感兴趣。”

“哦——,跟芜湖的卤鸭比,味淡些,好像······,昆山卤鸭面不错,”说时,竹妃子指了指街对面的那家饭店继续道,“反正,比学校的菜好吃。”

“是吗?我倒蛮留恋大学食堂的炒青菜,5分钱一盘,油汪汪的,每餐吃两盘。”

“现在的学生食堂见不到炒青菜了,没人吃。”

“陆文夫写的《美食家》看过没有?”龙天翔开始显摆。

“哥,你现在怎么什么书都看,我记得你喜欢看人物和历史一类的书籍呀。”

“触类旁通,为将来打基础。”说完,龙天翔朝竹妃子挤了挤眼,还故意坏笑了一下。

“看来,我是个有口福的人啰?”话毕,竹妃子也挤了挤眼,也故意坏笑了一下。

“你觉得这条街最好吃的菜有哪些?”

竹妃子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夹起一块剁椒鱼头,边嚼边歪着脑袋思考起来,然后,像小学生背书一样,将吃过的菜名一个一个报出来;“干锅牛蛙、干锅肥肠、鲍汁扣鹅掌、咖啡栗子、蟹粉豆腐、还有······,还有深井烧鹅。”

“还有叉烧、干锅带皮牛肉和石锅拌饭。”龙天翔提醒了一下。

“对了,还有朝鲜冷面,大热天吃最好,哥,是在哪一家饭店吃的?”

“不是饭店,”龙天翔摇了摇头继续道,“在排挡吃的,你忘了,还播放《卖花姑娘》呢。”

排挡小吃味美又实惠,石锅拌饭、冷面、泡菜8元一份,辣年糕5元。石锅拌饭烧得滚烫,冷面富有弹性,量足,年糕软软糯糯,裹着红红的朝鲜辣酱,辣中带甜。

去乍浦路美食街,大多数吃客都是冲着尝新的心态,很少有人点吃过的菜,除非这道菜成了害口,譬如刚妊娠的孕妇,就喜欢吃台湾风味的火锅,不同于川菜的辣,调料自助,锅底的豆腐和鸭血可无限量供应。而且,水果汁和芭乐汁是他们的一大特色,冰块配火锅很爽口,别的饭店都没有。

龙天翔在安徽生活了十多年,已经吃惯了辣味的菜,也知道竹妃子喜欢吃辣,所以,点了一盘剁椒鱼头。剁椒鱼头是浏阳河湘菜馆正宗看家菜,原汁原味,真材实料,价格实惠,而且,进门有毛主席画像,服务员戴红领巾,让人感觉历史的长河在倒流。

上海风味小吃、时令小炒小爆品种多达150余种,香糟田螺、炸臭豆腐干、昆山卤鸭面等,蟹粉小笼更是脍炙人口,供应的特色菜肴以新概念本帮菜为主,并融入本川广帮的精华,在长年的经营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乍浦路美食街兴起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盛于九十年代中期。当初,执“个体营业执照001”号的丁宝根,倾囊600元在乍浦路开出第一家个体饭店,那年颇具规模的丁香饭店,就是由当年的个体小饭店发展而来的。从此,沉寂的小街一下子热闹起来,饭店酒楼一家家开出来,霓虹灯店招一块块亮起来。 到1993年,在长约1公里的乍浦路上大大小小的饭店酒楼发展到100多家。那时,店多成市,市成客多。灵活的经营机制,特色的菜肴、良好的服务,而且是吃后买单,吸引了四面八方的市民来就餐。到乍浦路美食街吃饭,似乎成了一种时尚。

“哥,你吃呀!”竹妃子突然发现龙天翔一根接一根吸烟,觉得有点奇怪。

“今天,就就想看你吃,以后怕看不到了。”

“怎么啦?哥?”

“过几天我就要去深圳了,跟前两次不一样,这次去了要长住那里了,所以,哥今天是跟你饯行的。”

“哥,你在上海工作的不是很好吗?”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我想去深圳发展自己的一片天地,在上海,总归是帮人打工。”

“哥,你走了,我想你怎么办?”

“鸿雁传书,你不是很会写么。”

龙天翔的一席话,无意中触痛了竹妃子四年前的一段隐恨,在沉默了很久之后,竹妃子强忍着满眶的泪水喃喃道:“自从烧了日记之后,我再也不想在文字堆里寄情托衷了,都是假的。”

“我写,哥来写,每次写五大张。”龙天翔紧紧地握着竹妃子冰冷的手指。

“我想听到你的声音和呼吸。”

“好吧,你把你们学校附近的公用电话号码告诉我,我每个星期天中午12点钟左右打电话给你,好吗?”

“要是我那天没空怎么办?”

“是啊!万一那天我也没空,让你白等怎么办?”

“我说不考研究生,你偏让我考,否则,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深圳了。”

“傻瓜,哥现在去深圳是打拼,是创业,让你跟我一起去于心何忍。”

“不过,学校放假我还是可以去的,是吗?”竹妃子在黑暗中看见了一片曙光。

“是啊!再过两个月就要放暑假了,到时你可以来呀。”

“噢——。”

突然,竹妃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很想趁告别之际问个明白,然而,还是不好意思问,觉得时间还未到,时机还未成熟。人在情在,人离情分,真如《儿子与情人》中的一句话那样——爱情应该给人一种自由感,而不是囚禁感。

凤凰双双对,飞去飞来烟雨秋。而如今,凰去了,凤空留。有缘相遇,无缘相聚,天涯海角,但愿相忆。有幸相知,无幸相守,苍海明月,天长地久。缘聚缘散缘如水,背负万丈尘寰,只为一句,等待下一次相逢。

······。

十多年后,竹妃子接龙天翔出狱,特地安排去乍浦路美食街为龙天翔添油解馋故地重游,发现,当年的美食街已是今非昔比,餐饮业正从乍浦路美食街悄然淡出。这里的饭馆酒楼已从百余家下跌至现在的不到50家,不少饭店特别是单开间的小饭店纷纷打烊歇业,改营服装、小百货、礼品、水果等。生意还不错的仅有王朝、海王、丁香和金米萝等几家,其余规模不大的40家左右饭店仍在为保本而硬撑门面。

  (待续)

  

(原创)情磨269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