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60  

2011-09-29 08:08:06|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60. 离家出走

龙天翔被绑架的当晚,秋萍和她的丈夫大吵了一架,吵架的动机很简单,就是借吵架来躲避丈夫和婆婆怀疑的目光,因为,秋萍的妊娠反应越来越厉害,纸包不住火,万一被察觉,被扫地出门不算,还要连累到的父母。

秋萍躲进了她与龙天翔俩的爱巢,虽然情人暂时离去了,然而,情人身上留下的体味还滞留在床上,情人身上的体温还久久地将她包裹,情人留在她体内的小生命依然还在顽强地搏动。

白天紧张的工作可以消解肚中小生命的躁动带来的不安,加上气候逐渐转凉,穿上外套也不易被单位同事发觉日益隆起的肚子,偶尔感觉妊娠反应到来之前,可以躲到厕所间去掩人耳目。而且,由于是外勤工作,在单位里的时间也不算多,有时,还故意借口外面的工作忙而一整天不去单位,部门领导碍于秋萍的丈夫是公司副总,也落得睁一眼闭一眼,少问少管为妙。

但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忐忑不安带来的惶恐却像地震引发的海啸一浪跟一浪,一波接一波在秋萍的脑海里翻滚。为什么龙天翔执意要让自己去打胎,为什么自己好不容易有了小孩要去打掉,为什么自己不能做一个完整的女人,为什么自己不敢向丈夫承认,或者向丈夫宣告,为了你们严家的香火,为了你们严家的脸面,我可以为你们生下一个野种,你们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不仅如此,还要和野种的父亲结为假夫妻,就像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地下党的假夫妻一样。

秋萍的反常举动传到了她父母的耳朵里,秋母不敢得罪亲家,急忙去了女儿的单位想问个子丑寅卯。

 “萍儿,建国昨天来过我家了,说你为了一点点小事就不回家住,人家是要面子的,你可不能再像上一次那样撕破脸皮了。”

 “哎哟——,妈,你就不能少管点闲事,你和爸少吵吵就已经是烧高香了,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不用你管。”

“不是哎——,萍儿,你听我说,建国下个月要去香港工作了,将来,妈还指望你带我去香港玩玩带买金器什么的,你可不能做对不起严家的事情噢。”说完,秋母朝女儿的肚子瞅了一眼。

“建国是不是又在你面前瞎三话四?”秋萍担心母亲不分场合乱说一气,急忙转头看了看前后左右。

“妈只想提醒你一句,做人不能忘本,更不能过河拆桥。”

“知道了,知道了,你走吧。”秋萍显得很不耐烦。

“你现在一个人住在哪里?带妈去看看,好吗?”

“又来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言毕,朝母亲狠狠地瞪了一眼。

秋萍瞪的这一眼,既包含着对母亲因包办自己的婚姻产生的耿耿于怀,又包含着对母亲攀龙附凤给自己带来的妻不妻母不母尴尬境地的难言之痛。尤其是当自己提出要与丈夫解除婚约逃离桎梏时,母亲竟然不顾自己的痛苦以死相拒,依然死咬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古训咬定青山不动摇。甚至将自己当筹码,由丈夫出面,硬将高中没毕业的弟弟塞进海关当了一名专管员。

“萍儿,听妈一句话,趁早去领养一个小孩,现在可以伴伴热闹,将来可以防防老,你就认命吧。”

秋母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却见一块皱巴巴的手帕从口袋里掏了出来,低头弯腰做起揩泪的动作,直到弯曲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

“害人精!”秋萍对着母亲的背影不依不饶地嘀咕了一声。

严建国外派香港工作,据说是为了迎接香港回归由国家安全局打出的一张伏牌,由于丰厚的外派补贴和港币收入,想争取外派名额的船务公司趋之若鹜,严建国仗着父亲的牌头,轻而易举地拿到了外派的名额。尽管夫妻要长期分居,但是,对严建国而言,如同出家的和尚换了一座庙宇——换汤不换药,唯一让他不放心的是,自己去了香港,妻子能否坚守妇道,能否坚持红杏不出墙。所以,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丈母娘,预先告知二老可以起到防范于未然的作用。

 丈夫外派香港,对秋萍而言是个利好的消息,不说可以大鸣大放地与龙天翔往来,最起码不用偷鸡摸狗了,以前是每个周日相聚一次,从今往后,每天都可以相聚,每晚都可以相拥,每时每刻都可以相亲相爱了。

“秋萍,你在想什么?满脸挂笑,笑虫都爬出来了。”小灵通最喜欢揣摩别人的心思。

“没想什么,” 秋萍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已经失态,马上回应了一句,突然,又憋不住问了一声。“嗨——,小灵通,你说,香港金器比大陆便宜是吗?”

“怎么?你想到香港去?”

“我哪有资格去香港,除非偷渡去香港。”

“噢——,我知道了,你家严总要去香港了,是吗?”小灵通故意神秘兮兮的样子,还连连眨了几下眼睛。

“不要瞎喳吧,八字还没有一撇。” 秋萍还是忍不住让笑虫爬了出来。

“阿姐,我提前恭喜你啊!到时不要忘了发喜糖。”小灵通借机套近乎,称秋萍叫阿姐。

“什么喜糖不喜糖的,我还等着吃你的喜糖呢,我问你,你和小喳吧的关系敲定了没有?”

“阿姐,不瞒你说,八字还没有一撇。”

“骗小姑娘花头要浓一点,不要缩手缩脚,现在讲开放了,你要像温州人做生意那样豁得开。”

“谢谢阿姐的过来经,今天晚上我肯定豁上(豁出去)。”

突然,秋萍感觉到肚中的小孩在动,为了掩人耳目,急忙起身去了卫生间,拉上便门,锁上搭扣,褪下裤子,撩起衣摆,借着暗暗的灯光观察起来。

“秋萍——,电话!”小灵通猜到秋萍在卫生间,隔着外门献殷勤。

“哦——,来了!”

“快点!是美国打来的。”

“啊——!美国?!”刚系上的裤子差一点滑了下来,“来了!来了!” 秋萍边系裤子边几脚跨出卫生间朝办公室飘去,将小灵通甩在了身后。

“喂——。”

秋萍抓起听筒极细极轻极嗲的一声喂之后,甩了一下秀发,将听筒稳稳地贴住耳朵,同时,嘴也贴近送话器,整个上半身几乎趴在了办公桌上。

“啊——!被绑架!”

秋萍听到电话那头传来龙天翔被绑架的自述之后,神色因惊恐而恐怖起来,因恐怖而狰狞起来,因狰狞而语无伦次起来。

“喂——,天翔,你还活着吗?你现在在哪里?”

通过海底光缆传来的声音清晰可辨,就像是在隔壁房间打来的,就像两人在面对面说话似的,秋萍恨不能一把将龙天翔从电话线那头拽出来,拉回来,伴随着心跳的嗵嗵声,重重的呼吸声也清晰地传到了电话线的另一端。

“喂——,秋萍,你怎么不说话啦?我没事,更没有死,现在美国是半夜,我是在客厅里跟你通电话,我不能多讲了。”然后,再说了一些想你爱你的话,还对着话筒重重地啧了一声嘴,才极不情愿地挂了电话。

“哎呦——,吓死我了。”撂下话筒,秋萍还在连续用手拍着胸膛,原来雪白的脸庞越发变得青白加灰白,心想,这美国不像是众人所说的天堂,在中国从来没有听说绑架的事情,嗨——,真急死人,没说两句话,电话就挂了,连表白心迹的机会都没有,下次再来电话,一定要好好表白表白。

快到下班时间了,秋萍犹豫了起来,是回自己的家还是回爱巢,回自己的家,什么家务都不用做,新请的保姆已经把饭做好了,拿起筷子就能吃了。回爱巢,还要自己买菜做饭洗碗刷锅。离家已经有一个礼拜了,妊娠的反应也少了,就给母亲一个面子吧。再说,丈夫外派香港是真是假,怎么人家都知道了,就自己不知道,万一被人问起来,自己该回答是还是不是。

正当秋萍在犹豫不决间,部门经理来到她的办公桌旁边,用食指和中指在办公桌上轻叩了几下。秋萍一抬头,看见经理盛怒的眼神以及招手示意的动作,急忙起身离座,跟在经理的屁股后面去了经理办公室。

“把门关上!”

经理头也不回向身后的秋萍发号施令,然后气呼呼地朝转椅上一坐,转椅立马矮了半截。

“什么事啊?这么凶?” 秋萍以攻为守。

“我的严夫人,严大夫人,你还让不让我坐这把交椅吃这口饭啦?上次的屁股刚擦干净,这次又要帮你擦屁股,近阶段,你的魂不在身上了是吗?”

“又有什么事大惊小怪的,不就是错写了一个商品编号,有什么关系?”

“好!好!我算你狠!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扣你一个月奖金,看你还狠不狠。”

“扣就扣,有什么了不起,就当我少买一双皮鞋。”说完,秋萍扭头就离开了办公室,全然不顾身后传来的“喂——,喂——,我还有话跟你说。”

 (待续)

 

(原创)情磨260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