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50  

2011-09-14 08:34:50|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50. 红杏出墙(三)

店堂里的食客越聚越多,原本凉爽的空气开始燥热起来,再加上酒精的催化作用,龙天翔开始脸红脖子粗,说话的嗓音也跟着洪亮起来。

“吃啊!还剩这么多。” 龙天翔反客为主,连响了几个饱嗝。

“谁让你点这么多的。”

“不是你让我点的么。”

“下次你买单。”秋萍以守为攻,为再次相聚预设了玄机。

“本来就该我买单,谁让你装阔的。” 龙天翔挖苦了一声。

吃饱了喝足了,他俩聊天的话题开始慢慢接近生活涉及隐私。

“下次,你可以把你的小孩带来。” 龙天翔故意试探了一下。

“不方便,而且,······。”

秋萍支支吾吾不敢实话实说,她还不想过早地涉及这个话题。可是,在龙天翔看来,以为这是秋萍的障眼法,以为秋萍就想单独和自己约会,免得小孩回家后多嘴多舌,说妈妈和某个叔叔在饭店吃饭。

“秋萍,”龙天翔眯着醉醺醺的目光逼视着笑靥荡漾的秋萍,嘴唇嗫嚅了几下道,“其实,那天在电梯里是我先看到你的。” 龙天翔开始回忆电梯间的惊鸿一瞥。

“是吗?那你为什么不叫我?”秋萍不乐意地问道。

“我怕叫错了人,我以为是和你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姑娘。”

“小姑娘?你说我长的像小姑娘?”秋萍将身体往前抻了抻,眉飞色舞地挤了挤右眼。

“是啊!我很早就想问你了,就是不好意思。”

“今天怎么好意思问了?”秋萍不想放过这个话题。

龙天翔没有接她的话,换了个话题:“你觉得我变化大不大?”

秋萍假装不认识龙天翔的样子,故意对着龙天翔的脸左看右看,然后,诡秘地摇头晃脑道:“有变化也没有变化。”说完,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咯咯笑出了声。

龙天翔很想伸手拍她一下头,或者拧她一下脸,凭龙天翔的经验,秋萍绝对是乐意接受的,而且是求之不得的。可是,龙天翔绅士了一下,只是用脚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秋萍一下。

“黄毛丫头,看你笑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秋萍好不容易收住了讪笑,又挤了一下右眼道:“你说,先说有变化。”说完,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龙天翔看着面前楚楚动人的黄毛丫头,不知不觉想到这个黄毛丫头身体的其他部位是不是也长了黄澄澄的毛。

店堂里的食客一批接一批,来晚的只能站在过道间等候,龙天翔身旁已经站着一对情侣,边等边接吻。秋萍已经斜瞄过几次,龙天翔也不例外。再加上店堂里四喇叭播放的靡靡之音,汇聚成视觉和听觉的暧昧,以及情的磁场爱的荡漾。

“快说呀!先说有变化。”秋萍边催边坏坏地一笑。

“你真要我说啊?你这坏蛋,我说了你不要笑我。”龙天翔用食指点着秋萍的鼻子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不笑,保证不笑。”秋萍信誓旦旦的样子。

当龙天翔说出了秋萍想知道的变化之后,秋萍又一次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咯咯大笑起来,耸动的双肩就像一年前竹妃子在龙天翔宿舍里悲嚎的样子。

“嗨——!”龙天翔推了一下秋萍的肩膀,“不要笑了,人家都在看着你。”

过了好一会儿,秋萍才回过神来,抬起头,目光朦胧着捉弄人后的恣意,腥红的两片嘴唇牵动着樱桃小口,嘲讽的话语变成了甜的赞语蜜的呵护。

“天翔,电梯里看见你第一眼时,我真不敢相信,当年的麻花脸成了小白脸,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用了什么秘方?”

“秘方?什么秘方?结婚之后,脸上的青春痘就不见了。”

“对呀!这就是秘方,女人也一样。”

“你没有长过青春痘,怎么知道女人也一样?”

“怎么没长过,告诉你,长在屁股上。”说完,秋萍又忍不住咯咯笑出了声。

“好了,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变化,那么,你再告诉我,我的不变是什么?”

“你真想听?”秋萍又开始捉弄起龙天翔。

“算了,不听了。”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龙天翔后悔让秋萍请客,看来,女人的便宜不好沾,吃软饭的男人日子更难过。

“哎呦——!你看你,还生气呢,让我告诉你吧,你的眼馋没有变。”

“去你的,什么眼馋,我可是正人君子。”

“说到你的痛处了吧,不过,女人都喜欢眼馋的男人,都巴不得让男人多看几眼。”

“我什么时候多看你几眼啦?!”

“还要赖,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上课的时候老拿眼睛盯着我。”

“嗨——!怪了,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站在边上接吻的一对情侣刚才还在热吻,无意中听见龙天翔和秋萍两人的对话,女的先收回了舌尖,对男的使了个眼神,像听故事一样紧盯着他俩。

“你不知道吧,女人的后脑勺也长了一只眼睛,有感应,你知道吗?”

“你把头转过来让我看看,眼睛长在哪里?” 龙天翔故意将错就错。

确实,读初三的时候,龙天翔的目光没少在秋萍的脸上和脖子上停留,反正坐在她的侧后排,不看白不看,尽管看到的是半张脸和半圈脖子,就是百看不厌,奇怪,这个黄毛丫头岁数越大皮肤越嫩越白,看不到一丁点瑕疵,就像新粉的墙壁,白里透亮,用手一掐可以挤出一汪水。

“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天翔,你知道吗?我们班里有个女同学暗恋过你,现在还在暗恋,你想知道吗?”

“你不是说不开玩笑了么,怎么还在开玩笑。” 龙天翔准备起身了。

“这位大哥,你就让她说,我们都想听听。”接吻的女孩手指着秋萍。

“听见没有?连他俩都想听,你怎么就不想听哪?”

秋萍的激将法博得了一对小情侣的鼓励,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就像在听自己的哥哥姐姐在讲一段罗曼史一样。

“我算服了你,好吧,你说吧。” 龙天翔酒红的脸更加红光满面。

“你先猜猜是谁?”

“不猜,我不想自作多情。”

“大哥,你就猜猜么,看嫂子吃醋不吃醋。”接吻的男孩也投入了进来。

先是服务小姐误认龙天翔和秋萍俩是一对夫妻,现在,一对小情侣又误认他俩是夫妻,这真是秋萍想要的以假乱真和歪打正着,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来个假戏真做。

“这位小兄弟说的没错,看看我会不会吃醋,你俩当裁判员。”

事情闹到这个份上,龙天翔已经没有了退路,感觉秋萍在戏弄自己,又好像在引诱自己,更好像在告诉自己,那个所谓的暗恋就是她,或者是想借这个话题来捅破一层窗户纸。然而,龙天翔也不是吃素的,即然秋萍可以借旁观者来钳制自己,干脆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来,我告诉你。” 龙天翔用手招了招接吻的女孩,对着她的耳朵轻轻耳语了几句。

那个接吻女孩听了龙天翔的耳语,再轻声转告了男友,然后,两人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秋萍莫名其妙,笑的秋萍一脸茫然,笑的秋萍真想打龙天翔一拳。

“你快说,你对她说了什么?”秋萍心痒的像被猫抓了一样难受。

“大哥,先不要告诉她,让她猜。”小情侣抢着提醒龙天翔。

“你猜,你不是喜欢叫我猜么,现在轮到你了。” 龙天翔来了个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旁边桌子的食客像在看滑稽戏一样停止了咀嚼,忘记了吃饭,都在傻愣愣地看白戏,有几个干脆凑到了龙天翔的饭桌边看热闹,你一言我一语,都想知道龙天翔他们在猜什么,都以为世面上又有了什么新鲜的小道消息,当然,更多的是借这种场合一饱眼福,男士们可以大胆地逼视秋萍,女士们不愿错过欣赏和搭讪的机会,服务小姐以为发生了争吵,急忙赶来灭火,龙天翔一看苗头不对,急忙来了个金蝉脱壳,拉起秋萍慌不择路消失在霓虹灯下。

(待续)

(原创)情磨250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