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49  

2011-09-13 08:28:20|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9.红杏出墙(二)

电话是夏云洁打来的,质问龙天翔,船到了美国,为什么没有见到集装箱货柜,让龙天翔赶快打电话通知药材进出口公司,是怎么回事。

龙天翔扔掉电话,赶紧一个电话打到药材进出口公司。

“喂,是项经理吗?”

“是啊,是我,您是哪位?”

“我是龙天翔,美国来电话,没有收到集装箱,是怎么回事?”

“啊——?!没有收到?不要急,让我问一下船公司,有了消息马上告诉你。”

龙天翔扔下电话之后,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两个小时过去了,对方没来电话,龙天翔又操起电话催问了一遍,得到的消息是香港方面正在查。

“喂,项经理,集装箱怎么跑到香港去了?”

“<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龙先生,是这样的,到美国的航线必须在香港转船,可能是转船的时候装不下,被扔在了香港。”

“什么?被扔在了香港,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所以,必须通过二程船公司查,估计没有一天时间差不出来。”

“项经理,拜托你盯盯紧,我老婆急死了。”

“实在对不起,以前也发生过类似情况,只要查到了,我让COSC公司一定想办法转运下一个航次去美国的船。”

龙天翔对海运一窍不通,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到香港转船,为什么不直接运到美国,还是铁皮知道一点。

“中国和美国还没有建立直达航线,所以,必须在香港转船,我们公司的油料物资也是通过香港转运的,不但运费贵,而且时间长。”

“刚才项经理说的CSCO是哪家船公司?”

“嗬——,中国最大的船公司,噢——,对了,你那个中学同学的老公就是这家船公司下面的分公司,你可以问问她。”

“她是做空运的。”

“我看你是急昏了头,你可以去问她的老公啊。”

龙天翔一听,觉得有道理,拿起话筒,刚想拨电话,感觉脑后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嗨——!你还要和秋萍一起去杏花楼吃饭呢,怎么可以去见秋萍的老公。于是,龙天翔心虚地朝铁皮望了一眼,胡乱拨了个号码,再一本正经地喂喂起来。

“喂,请问秋萍小姐在不在,······,哦——,不在啊,······,哦——,什么?不用不用,没什么事情,我下次再打来。”

扔下电话,龙天翔的心跳还在扑通扑通,心里在暗暗祈祷,千万千万这个时候秋萍不要打电话进来,否则,刚才的伎俩就会被铁皮揭穿。可是,越是担心的事情,越是如影随形,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不请自到,龙天翔抢在铁皮前面抓起话筒。

“喂,哪位?”

龙天翔一听是秋萍的声音,半句实话不敢说,更不敢提对方的名字,只管嗯啊哈啊的应付。

“谁来的电话?”铁皮不经意地问道。

“是药材进出口公司打来的。”龙天翔手捂着话筒回了一句。

“这么快回应就来啦?”

龙天翔不想再搭理铁皮,连忙对着话筒连说了几声:“知道了,知道了,谢谢啊!”啪嗒一声将电话挂断了。

“对方怎么解释的?”铁皮还在惦记着集装箱的事情。

“香港方面的消息还没来,项经理叫我不用急,明天肯定会有确切的消息。” 龙天翔的谎言越编越像。

“阿龙,下班后跟我去见一个客户,对方请客,在杏花楼饭店。”

“什么?在杏花楼饭店?” 龙天翔的魂吓掉了一半。

“快到中秋节了,这个客户想顺便买几盒月饼,我这里正好有几张杏花楼月饼票,喏,送一张给你。”

这一下,龙天翔被逼到了死角,去也不好,不去也不好,而且,非去不可,因为,秋萍在电话里说了,她先要回家一趟,所以,扔下电话就从虹桥机场出发了,想再打电话通知她改日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秋萍身上没有配拷机。

怎么办?怎么办?龙天翔在心里琢磨权衡掂量利弊关系和得失,如果说不去,是自己要求铁皮有机会不要忘了带他去活动活动,如果去了,见到秋萍怎么解释,到底是坐在客户一桌上呢,还是和秋萍一起对饮小酌,假如邀请秋萍与客户一桌,秋萍乐意不乐意,高兴不高兴,最最要紧的是,刚才瞒着铁皮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

龙天翔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尴尬如此棘手的事情,想想还得继续编谎,而且,必须编的有头有脸有根有据,让铁皮觉得非这般如此不可。

“铁皮,今天我不去了,我担心老婆还会打电话来问,我必须晚一点离开办公室。”

铁皮眨了眨眼睛,用手指梳理了一下额前的披发,再鼓了鼓嘴唇道:“扫兴,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你可不要后悔。”

龙天翔听铁皮话中有话,想问,最终还是没有问,只是苦笑几下算作回应。

铁皮前脚一走,龙天翔后脚就跟了出去,他必须赶在秋萍的前面到达杏花楼饭店,而且,最好是预先等候在汽车站,不让她下车,自己再冲上汽车,像英雄救美一样逃离虎口,让秋萍随着自己的紧张而紧张,随着自己的慌张而慌张。

龙天翔在车站足足等了半个小时,见秋萍乘的车到站了,就想冲上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像泄洪一样的人流早已将秋萍冲了下来,龙天翔快步扑上去,抓起她的手绕到车尾约穿越马路。

“你干什么?杏花楼饭店就在前面。”秋萍被拽的跌跌撞撞。

“我知道,不去杏花楼,去扬州饭店。”

“为什么?还有很长一段路唻。”

“到了饭店再告诉你。”

秋萍的手一直被龙天翔拽着,心里紧张的通通跳,边走边四下观察,生怕被熟人看见,走了约一刻钟时间,来到南京东路上的扬州饭店,一头冲了进去。

两人气喘吁吁刚坐定,服务小姐拿着菜谱走近桌子。

“先生太太,请点菜。”

龙天翔和秋萍听了服务小姐的话对望了一眼,同时发出一阵尴尬的大笑。

“你点吧,你爱吃什么点什么。”秋萍抢先发话。

龙天翔简单点了两个冷菜,四个热菜,再要了一瓶啤酒和一瓶饮料。

“先生,我们饭店的看家菜是扬州干丝,你们不想来一份吗?”服务小姐自报家门,即显得服务周到,又让客人多掏腰包。

“好吧,加一份。” 龙天翔喜欢吃素食,来者不拒。

“吃不完可以打包吗?”秋萍担心菜点多了吃不完。

“可以。”服务小姐轻瞟了秋萍一眼快速离开。

天翔,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在杏花楼吃饭的原因了吧。”秋萍第一次直呼龙天翔的名字。

“哦——,有个熟人进了杏花楼,我怕被他看见。”

“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

龙天翔随口一答,想想不对,朝秋萍瞄了一眼,见她一脸的坦然,还故意伸长脖子东看西看。

饭店有空调,凉风习习,秋萍理了理头发,拿出化妆盒对着镜子照了照,再掏出香帕在脸颊上按了按,突然,扑哧一笑。

“你笑什么?”

“先生太太。”秋萍惟妙惟肖地模仿服务小姐的声调暧昧了一句。

龙天翔当着没听见,掏出香烟点上一支美美地吸起来。

(待续)

(原创)情磨249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