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19  

2011-08-02 08:36:42|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9.心病难医

大年初一,龙天翔刚从被窝里钻出来,龙母已将一碗汤圆端到了桌上。

    “阿龙,快吃了,一会儿要冷了。”

    汤圆有两种馅,圆形的是猪肉馅,椭圆形的是豆沙馅,龙母知道龙天翔喜欢吃肉馅,所以,碗里都是圆形的。

    龙天翔用汤匙舀起一个,一口下去,硬邦邦的,牙齿也不粘,摇了摇头,好在肉馅的滋味还和以前一样,汤汁香香鲜鲜的。

    “妈——,买来的糯米粉一点也不糯,没有水磨粉好吃。”

    “那当然啰,现在阿芬家搬走了,想吃水磨粉汤圆吃不到了。”

    龙母提到春雅芬,龙天翔更加怀念起当年水磨粉做的汤圆,更加思念起春雅芬家的石磨,更加感念起当初与春雅芬的一段初恋和不久之前的一场天地之合。

    “阿龙,妈问你,你现在和阿芬还在联系吗?”

    “没有啊!”龙天翔撒谎比放屁还快还自然,不过,毕竟心虚,一口圆子吞下后缓了口气道,“妈——,你见到过她了?”

    “元旦那天,她带着女儿来过我家,问你春节回不回上海,我说小洁不回国,说你有事要办不回上海,让她死了那份心,万一她再来我家,传到小洁耳朵里不好听,也会被隔壁邻居当笑料说闲话。”

    龙天翔听了母亲一番解释,证实了春雅芬的话是真的,是母亲弄巧成拙成全了自己和春雅芬的天地之合。不过,要是铜头的伯伯将春雅芬的误认告诉铜头的父亲,然后再传到母亲的耳朵里就麻烦了。所以,龙天翔必须尽快告诉春雅芬,千万不要来自己的家。

    “阿龙,昨晚你说铜头变成了戆大,现在‘四人帮’已经在吃官司,铜头算不算是反潮流英雄?”

    “反潮流英雄?”龙天翔知道母亲又在张冠李戴了,“反潮流英雄是‘四人帮’的人,全被抓起来了,铜头不是反潮流英雄,铜头是??????。”龙天翔找不出一个恰当的词语来修饰英雄,语塞了半天。

    “听说文化大革命中的牛鬼蛇神都补发了工资,有的还官复原职,铜头也应该官复原职吧。”

    “妈——,铜头本来就不是官,哪有官职可复。”

    “补发工资总有吧?!”龙母担心龙天翔会不会太讲交情养铜头一辈子。

    “关键是伤残费怎么算,不知道国家有没有这个政策。”

    “妈再问你,小洁为什么不回国,是不是她??????。”龙母担心媳妇在美国会不会变心。

    “农场离不开她。”龙天翔按原来的谎言重复了一遍。

    “再忙也要生小孩吧,小洁她有了没有?”

    “还没有。”

    “不是妈喜欢多管闲事,结婚不生孩子等于没有结婚,如今,小洁她妈又不在了,我现在还做得动,还能帮你们带带小孩,再过几年妈老了,想带也带不动了。”

    龙天翔母子俩正在交谈中,大宝从自己的房里走出来,第一句话就是:“妈,我房里的大衣橱镜子是谁砸坏的?”

    “你自己砸的,你把芝兰的头砸开了,看你这个年怎么过。”

    大宝自从与二伯家因盖房发生打斗破相之后,一直不想也不愿再见到他们,也怕见到隔壁邻居,所以,就不想也不愿住在梅园新村,就一直在跟厂领导申请和要求婚后住房。也就在昨天,大宝和厂长顶撞起来,离开厂长办公室时将门狠狠地“砰”一声摔上。为此,大宝心里很苦闷,每次喝的都是闷酒,平时和龙天翔见不到面,偶尔兄弟相聚,就有许多苦水想倒一倒。他是老大,家中住房挤,很想把自己现在住的一小间房让出来,作为在外地工作的两个弟弟回家时有个临时住所。

    龙天翔知道也了解大宝的一片心意,所以,大宝颠三倒四反反复复倒苦水的时候,龙天翔都会静心耐心地听他讲,尽管大宝有心无力,龙天翔还是装着百听不厌的样子,只要大宝的苦水倒尽了倒完了倒够了,那一晚就会睡的踏实睡的安稳睡的舒心。

    昨晚,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一浪高过一浪,高升发出的“砰啪”声震得耳朵发懵,大宝夫妻俩的吵骂声被鞭炮声淹没,他俩在房里的全武行,外面的人一点也不知道。直到从房里传出“砰”的一声砸响,紧接着传出稀里哗啦的玻璃破碎声时,外面的人才知道大事不好,大宝又在砸老婆了。

    大宝砸坏了大衣橱镜子后就上床睡了,第二天醒来还问是谁砸的,可见,大宝醉酒时的神经完全是瘫痪的,大脑的记忆储存完全是休克的,这样的人,完全没必要去跟他讲理辩理。可是,芝兰好了伤疤忘了痛,每次被大宝酒杯砸碗盘砸还嘴不饶人,还不依不饶地跟大宝顶嘴讲理辨理,这是因为她本人性格脾气的关系,也是因为大宝还没有学会动手打人的关系,所以,他俩的吵架就像夏天的雷阵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龙天翔每当看见大宝砸酒杯,就会想起童年时住在他家隔壁的一对新婚夫妇,一吵架就摔碗,男的先摔,接下去是女的摔。听到乒乒乓乓的震响,龙天翔窜出房门看热闹,但是看不到,厨房门是关死的,摔碗声此起彼伏。响声一停,门也开了,这才看见厨房地面上一片狼迹。

    第二天,“摔碗夫妇”春风满面手挽手捧回一大叠新碗,但是,好景不长,过不多久,又要上演一场“摔碗大比拼”。

    直到有一回芝兰饱受一顿老拳之后,她才真正明白婆婆为什么总说“人还是糊涂点好”那句话,才对郑板桥的“难得糊涂”有了深切的体会。

    本来么,大宝酒后糊里糊涂,跟着一起糊涂就是了,芝兰非要装精明装清醒装教不严师之堕,装到最后受皮肉之苦,真是何苦。

    大宝毕竟在部队受过教育,所以,不喝酒的时候头脑比一般人清醒,作为兄长,时刻不忘对几个兄弟的谆谆教导。

    “阿龙,你现在是党员,又是大学生,我们龙家你是第一个,大弟是第二个,其他人都不可能成为大学生了,你小的时候读书成绩最好,最聪明,以后到了美国,资本主义腐朽末落的东西不要学,帝国主义张牙舞爪的思想不要有,超级大国穷兵黩武的的扩张更不能仿效,还有,美国的毒品走私也不能参与,更不能吸毒,你说,你能做到吗?”

    此时此刻的大宝和昨晚的他判若两人,昨晚是魔鬼,今天成了天使,更有了长子为父的味道。大宝说话的时候,眼睛不对人看,神态和神情还有点扭扭捏捏的,所以,龙天翔一看到大宝说话,就会想起插队落户时的大队党支部书记。

    “哥,你放心,等我到了美国定居,我就不是共产党员了。”

    大宝总算瞪大着眼睛看着龙天翔问道:“你要退党?”

    “是的,加入美国籍之前,必须退党,云洁也不是党员了,还要宣誓效忠美国。”

    “原来是这样啊?!”大宝低下脑袋自言自语了一句。

    龙母从厨房门口伸头看了看道:“阿龙,吃好了没有?待会你和天聪俩去给你舅舅拜年不要忘了。”

    “哦——,知道了。”

    天聪是龙天翔大弟,由于家里床位不够,昨晚在龙天翔的二弟家里睡的。小弟昨晚一宿没回家,在他的眼里,亲兄弟的感情还不如他的那些狐朋狗友。

    那天,大宝的儿子穿了一身新衣服,小家伙先到厨房给奶奶拜年。

    “奶奶,新年好,小宝给奶奶拜年了。”

    龙母从衣袋里掏出红纸包的压岁钱递到他的小手中,亲了亲小宝的脸,再一手端碗汤圆,一手牵着小宝来到饭桌边。

    “大宝,你喂小宝,当心不要烫了。”龙母关照了一声。

    “小宝,给大叔叔拜年,快!”大宝吩咐着儿子。

    小宝对着龙天翔望了望,感觉还是有点陌生,平时见不到的人,怎么一到过年,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了,于是,躲在大宝身后,露出半个脑袋,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大叔叔新年好。”

    “嗨——,小宝乖,小宝今年几岁啦?”

    “三岁。”小宝伸出三个手指。

    “不对,不是三岁,是四岁。”大宝纠正了一下。

    “昨天我不是三岁么?!”小宝有点不服气的样子。

    “来,大叔叔告诉你,”龙天翔拉过小宝,将他抱坐在自己的腿上,“小宝,昨天你是三岁,今天开始就长一岁了,你爸爸和妈妈都长一岁了。”

    “奶奶长了没有?”

    “长了,叔叔也长了一岁。”

    “噢——!宝宝四岁了,妈妈——,宝宝四岁了。”小宝边说边往卧室奔去,像报喜一样。

    看着小宝欢快的背影,龙天翔的脑海里浮现出与梅诗韵魂断操场所生的儿子,也应该四岁了,见到自己应该会叫爸爸了,可是,自己除了在急救室见过一面,再也没有见到过他,这本孽债像一块巨石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不仅如此,这个秘密要不要告诉母亲,也像一块巨石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一旦母亲知道了真相,她还能像自己一样沉得住气吗?要不,趁大宝头脑清醒的时候,先透露一点信息给他?

    刚才吃下去的汤圆好像又回到了喉咙口,龙天翔几次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心想,还是不能说,万一大宝来个酒后吐真言,不是醉话也成了醉话,不是胡话也成了胡话,不但会贻笑大方,还可能会辱没家门败坏门风遗臭万年。龙天翔抬眼看了看大宝,再转身朝厨房望了一眼,才知道,天底下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心中的秘密不能也不敢当着亲人的面启齿,同样的秘密还有夏云洁出逃美国亡命天涯。

    “阿龙,你怎么还不去舅舅家拜年?!”

    龙母已经是第三次催问了。

    (待续)


(原创)情磨219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