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37  

2011-08-25 10:02:23|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7.不白之冤

龙天翔起身踏着铁臂阿童木主题曲的旋律迈出春雅芬家的外门时,身后传来春雅芬的吼叫声——回来!我还有话跟你说!龙天翔只当没听见,头也不回一下,径直蹭蹭蹭下了楼梯,下到底楼,转过楼角,四楼阳台上传来一声声的声嘶力竭——阿龙——!阿龙——!你给我回来!

雨声风声夹着春雅芬的呼唤声在两幢大楼之间回旋荡漾,雨水汗水和着泪水淹没了龙天翔的心智,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龙天翔反复念叨着,雅芬肯定是在报复自己!肯定是在报复自己!!肯定是在报复自己!!!龙天翔一遍一遍地肯定着,一遍一遍地撞击着,一遍一遍地在心里骂着——神经病,看见一辆公交车驶过来,蹭一下蹿上去。

“买票买票,这是大站车,不要乘错了。”售票员边招呼边接过乘客递上来的零钱。

龙天翔摸出一元递给售票员。

“哪里下车?”售票员不耐烦地问道。

“到底。”

龙天翔接过车票和找零往口袋了一塞,耷拉着脑袋想心思。刚才去春雅芬家的一路上,包括在回上海的一路上,自己有千言万语要和春雅芬说,自己有千情万爱要向春雅芬表白,自己有千衷万肠要跟春雅芬倾诉,自己更有千差万错要对春雅芬忏悔。是自己的“皆可抛”毁了她的青春,是自己的绝情害了她的灵魂。如今,自己回到了上海,回到了她的身边,假如她与范平的婚姻真的到了如她所说的不可逆转,那么,自己也会和颜老师一样当一次法海,宁拆一桩婚,不拆一座庙。然后,再向大洋彼岸的夏云洁射出一支穿心箭,结束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还自己和春雅芬一生一世的情。

车到了终点站,龙天翔依然沉浸在波涛汹涌之中,依然徘徊在情离情聚之间。

“喂——!这位同志,车到终点站了,怎么还不下车?”售票员已经站在了龙天翔身旁。

“啊——?!到站啦?!” 龙天翔突然醒了过来。

下车一看,咦——?这是哪里?望了望站牌,怎么到了静安寺?这辆车怎么不是往东开而是往西开的?

雨还在哗哗地下着,龙天翔急忙跑向马路对面,再乘原路车返回。

“买票买票。”售票员未等发车就开始售票了。

时值中午时分,乘客不多,龙天翔抢到了座位,龙天翔必须抢座位,因为,又要去终点站,全程起码近一个小时,而且,由于天气的原因,龙天翔的腰痛病已经发作。

售票员来到龙天翔身边,一看,愣了一下,这个人刚下车怎么又上车了,心想不好,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了,大水冲了龙王庙,本公司的职工是不用买票的,况且,这个人又是领导,所以,诚惶诚恐道:“同志,您是公司的吧?”

龙天翔还在低着脑袋想心思,听到声音,抬头一看,是售票员在问自己,便谦虚地点了点头:“是的是的。”

“啊呀——!不好意思,刚才不知道,太冒犯了,请把刚才的票退给我。”

龙天翔听了一愣,再仔细一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售票员就是刚才催自己下车的那个售票员:“为什么要把票退给你?”

“是公司的不用买票。”

龙天翔以为是公交公司新的规定,即然不用买票,何乐而不为,于是,一手退票一手接钱,又开始沉浸在波涛汹涌之中,徘徊在情离情聚之间。

车到终点站,龙天翔抬头朝窗外一看,雨停了,呈现在眼前的是黄浦江外滩的高楼大厦,才急忙起身随着拥挤的人流摩肩接踵鱼贯而下。

“同志,把你的车票拿出来。”

公交公司的两个查票员在车站执勤,拦住了龙天翔的去路。龙天翔急忙掏口袋,咦——?!车票哪里去了?

“同志,逃票必须补票,补全程票。” 查票员铁面如山语气冰冷。

“我没逃票,是售票员把我买的车票收去了,还叫我不用买票。” 龙天翔一脸茫然的样子。

“嗨——!改革开放遇到了新鲜事,”一个年轻的查票员扬起手臂指着静安寺方向道,“日头从西边出来了。”

“少跟他啰嗦,快!掏钱补票。”年长的查票员开始气势汹汹。

“你们不相信可以去问那辆车上的售票员。”

龙天翔转身一看,那辆车已经调头开到了马路对面,想冲过去和售票员对质,被年轻的查票员一把揪住。

“怎么——?!还想逃!”

龙天翔只能冲着对面马路拼命叫喊:“喂——!喂——!!龙天翔的第三声喂还没有喂出来,那辆车已经启动了,留下了一串黑烟对着龙天翔示威。

“把手放下!”龙天翔开始火冒三丈,对着查票员怒吼起来。

围观的人群开始多了起来,各种各样的议论冲着龙天翔而去。

“嗨——!这么斯文的人也会逃票。”

“看上去斯文,实际是假正经,穿了这么好的衣服连一张票都不肯买,真丢人。”

“喂——!没钱买车票也无所谓的,赶快认个错就是了,何必还在硬撑。”

“不行,不买车票就不能让他走,把他抓到派出所去。”

人群中的议论还在继续,有看热闹的,有起哄的,还有唯恐天下不乱的。

龙天翔在一阵阵羞辱声中耻辱感已经血冲脑门,为了印证自己的清白,龙天翔很想说一句绝地反击的话——我以党性和人格担保。然而,始终没有说出口,因为,他正在留党察看期间,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人格可言,他的人格被光天化日淹没了,被朗朗乾坤亵渎了。当他感觉衣领口的压迫感越来越窒息时,龙天翔留存的最后一点理智被彻底冲毁,双手瞬间按住对方的手腕,一个侧转蹲身,使了个泰山压顶的擒拿动作,只听“咔嚓”一声,对方的肘关节被拧断了。然后,龙天翔从兜里摸出一元钱重重地往地上一甩,抬脚想开溜,可是,已经晚了,走不掉了。

“哎呦——!疼死我啦——,我的骨头被他拧断了。”

刚才还是人声鼎沸,刹那间全场寂静,原来起哄的几个路人噤若寒蝉,原来看热闹的一些人面面相觑,只有那个年长的查票员将双手背在身后,挡住龙天翔的去路。龙天翔知道祸闯大了,想溜是溜不掉了,所以,反而冷静了下来。

“我不会溜的,我还要等那辆车回来,到底是我逃票还是售票员不要我买票。” 龙天翔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路人把交通警察叫了过来,警察听了情况反映,先把龙天翔押到马路对面的车站调度室,留下年长的查票员配合情况调查,再让调度室的工作人员送年轻的查票员去医院就诊。然后盘问龙天翔。

“你在哪个单位工作?有证件吗?”

“我在外地工作,刚调回上海,没有工作证。”

“你家住哪里?”

“浦东。”

警察在盘问龙天翔的时候,一个驾驶员进调度室喝茶,侧脸看了一眼龙天翔,拍了拍龙天翔的肩膀:“朋友,你的腿伤好了没有?”

龙天翔抬眼一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知道驾驶员认错人了,不去理他。那个驾驶员一脸的尴尬,想说又不好意思再说,不说,又觉得没面子,正在想说不说之间警察问话了。

“你认识他?”警察对着驾驶员发问。

“可能认错了,去年足球比赛,被我踢伤腿的汽车五场球队那个人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你还记得吗?”警察不想放过任何一点线索。

“姓龙,名字好像是······。”

“龙天敏?” 龙天翔提醒了一下。

“哎——!对了,对了,你是他什么人?”驾驶员惊喜万分。

“我是他哥哥,我叫龙天翔。”

“嗨——!怪不得长的这么像,我以为龙天敏调到我们车队来了。”

“好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即然你弟弟也是公交公司的,逃票不逃票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关键是你把人家的胳膊搞断了,这医药费你还是要出的,你看怎么付。”

“我还是要强调一句,”龙天翔还在据理力争,“我没有逃票,是那个售票员不让我买的。”

“好好,就按你说的是售票员不让你买的,可你下手也太狠了。”年长的查票员将胳膊交叉在胸前,担心自己的胳膊也会“咔嚓”一声断了似的。

“你看,”龙天翔将脖子仰起来,几道血痕赫然醒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是后发制人,有你们这么查票的吗?老实说,我今天是遇到了不称心的事,算他倒霉。”

“算了算了,都是一家人,大水冲了龙王庙,不打不相识。”刚进门的那个驾驶员在一旁打圆场。

“你小子把人家弟弟的腿踢坏了,现在尽说好听的,看下次他的弟弟不把你的腿踢断。”那个年长的查票员损了驾驶员一句。

龙天翔还有急事要办,看了下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便爽快地从口袋里掏钱,数了数,有三十几元,留下三十元垫付医药费,还将天地工贸公司的地址给了调度室。

“啊——?!你在联谊大厦上班?我们是隔壁邻居了。” 调度员扭头朝西边的联谊大厦瞄了一眼,再对龙天翔仔细打量了一番。

“我看这样吧,”警察在一旁继续调解,“医药费也不用你付了,看病是劳保的,不用自己掏钱,关键是误工费,请病假要扣工资的,你这三十元当误工费,多退少补,你看好不好?”

“应该算工伤吧!工伤不扣工资的。”那个驾驶员又在多嘴多舌。

警察听了驾驶员的话,想想也对,上班期间应该算作工伤,于是,来了个随机应变:“算了,我看这三十元就当是营养费吧,伤筋动骨一百天,正好三个月出头,平均一个月十元,也就差不多了。”警察当起了裁判。

临走时,龙天翔还不忘甩下一句话——等那辆车来了,你们一定要问售票员,我是不是逃票了。

(待续)


(原创)情磨237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