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09  

2011-07-05 09:16:24|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9.渴望亲情

 

时间如梭光阴如箭,转眼到了新年元旦,龙天翔清早一打开收录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男播音员字正腔圆的元旦社论全文广播刚开始,社论的标题是《在安定团结的基础上,实现国民经济调整的巨大任务》。

对于元旦社论,龙天翔感觉都是鼓舞人心的,都是形势一派大好,尤其是在“文革”期间的社论,多半是大话假话空话。但是,1981年的社论假话空话明显少了,龙天翔想听的是真话实话,尤其是想听听关于教育和教师方面的内容。

龙天翔刚想抬脚去洗衣房接水,耳边传来了真话实话。

······,全国的经济形势很好,这是事情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在这种很好的经济形势下却潜伏着一种危险,这就是财政大量赤字,货币发行过多,物价相继上涨。如果不对此采取断然措施,三中全会以来农民和职工在经济上得到的好处就会失掉,正在日益好转的局势就会再次遭受挫折,······。

这是龙天翔第一次听到的真话实话,而且是发表在元旦社论,确实让龙天翔吃惊不小,于是,干脆坐下来认认真真地听。当听到“······实行进一步调整不是消极的,而是积极的方针,有退有进,暂时的局部的后退是为了将来更好的长期的稳定的前进”这段话时,龙天翔不由地笑出了声,觉得后半句话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想了想,对了,和电影《南征北战》中那个扮演解放军师长操一口自贡椒盐普通话动员广大军民时的台词很相近,“不要怕打烂坛坛罐罐······”

听完了全文,没有听到关于教育和教师方面的专论,也没有听到改革开放四个字,难道利用外资引进技术停止了?难道时局发生了新的变化?龙天翔捕捉着社论中的每一句话,特别是对社论的最后一段听的最认真,因为,最后一段往往是全文的号角。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调整经济,实现四化,这是历史交付给我们的重任。这副担子,不是哪几个领导人能够担得起来的,也不是哪一级组织能够担得起来的,需要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共同来承担。我们都是国家的主人翁,都要肩负起自己的责任,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同心同德,团结一致向前看。我们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的宏伟目标一定能实现。”

最后一段的措辞果然有名堂,联想起国庆节参加仇菊妹婚礼时听报社人员一番闪烁其词的议论,暗示着上层领导之间的斗争很激烈,中央的人事会有新的变动。如此一来,铁皮的那个靠山还靠得住吗?时隔四个多月了,还没有得到铁皮的消息,自己的那两幅画像还能物归原主吗?还有,被东北虎带到美国去的双龙戏珠和画像都是赝品,一旦被揭穿,妻子在族人面前怎么交代?

龙天翔不愿多想也不敢去多想,龙天翔当下要做的事是去义女的家,昨天,柳诗芳已经在电话那头关照了又关照,叮咛了又叮咛,说自己的父亲已经到了芜湖,说父亲无论如何要见上龙天翔一面,而且,语气有点急迫。

 义女的家坐落在离镜湖不远的一条马路边,祖上传下的三间瓦房连一座院子,由于两个老人相继过世,缺少了帮忙整理的人手,院子显得有点杂乱和脏乱,当龙天翔推开院门时,站在窗户后面引颈顾盼多时的嘉嘉像一只小鸟飞扑出来。

“义父——!”

一声脆甜的叫唤惊飞了石榴树上的一群麻雀,龙天翔弯腰抱起小嘉嘉,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然后,嘉嘉也跟着在龙天翔的冻脸上连波了几口。

“嘉嘉,想不想义父?”

“想。”

“哪里想。”

“这里想。”说时,小嘉嘉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嗬——!嘉嘉乖,”言毕,龙天翔放下小嘉嘉,从挎包里掏出一只眼睛会闪动的芭比娃,“嘉嘉,喜欢吗?”

“喜欢。”

龙天翔故意将芭比娃举在空中,小嘉嘉连跳几次没抓到,急得又跺脚又叫喊:“义父给!义父给!”

一串笑声从屋里爆发,嘉嘉的外公已经站在门边迎接客人:“龙老师,恩人呐,快请进!”

“龙老师,这是我爸。” 柳诗芳介绍了一下。

“叔叔好。”龙天翔伸出双手主动上前与柳处长握手。

冬天,龙天翔最怕的是与人握手,因为,别人的手是暖暖的,自己的手总是冰冷冰冷的。为此,初恋时的冬季,龙天翔不得不将手搓暖后才敢撩春雅芬的衣服,然而,最终还是春雅芬的胸脯捂暖了龙天翔的双手,春雅芬的热情驱散了龙天翔的于心不忍。所以,龙天翔只能蜻蜓点水般地轻握一下便松开了手。

“龙老师,那个王经理和你是什么关系?”

柳处长在感激龙天翔救活自己的外孙女一番之后迫不及待地问了上面一句话。

“一般的关系,怎么啦?”龙天翔觉得柳处长话中有话。

“没什么,随便问问。”

然后,龙天翔将自己与王秀云一家的交往情况简单叙述了一遍,掩去了自己与王秀云的暧昧关系以及竹妃子的恋师情结,着重渲染和夸大了自己如何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帮助竹妃子逃离赤条条之险境。

原来,王秀云仗着龙天翔的介绍信拿到了20吨螺纹钢之后贪得无厌,隔半个月后又去了马鞍山,又拿到了30吨线条,而且,给了柳处长5千元好处费,而且,还欲通过美人计想进一步控制柳处长,这样一来,柳处长觉得有点不对劲,才赶在元旦这天来芜湖女儿家,想当面了解一下王秀云与龙天翔的关系。

“柳叔叔,你们马鞍山钢铁厂是很有名的,现在盖楼房都离不开钢材,你的位子肯定很吃香吧。”

“是啊!从目前来看是这样,市场决定供需矛盾和供需关系,但是,中央马上要在上海新开一家炼钢厂,到时,钢材需求的矛盾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紧张了,不过,话再说回来,只要是你龙老师本人需要,我还是会大开绿灯的。”

“爸,龙老师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也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才见面就谈钢啊铁的,又不能当饭吃。”

“对对,还是女儿说的对,不谈钢铁了,还是谈谈教育的事情吧,” 柳处长接上一支烟,又递上一支给龙天翔,“龙老师,现在当教师很清苦,你能守住三尺讲台还真不容易。”

“什么啊!人家龙老师马上要去美国定居了。” 柳诗芳一边给嘉嘉梳头一边插话。

“是吗?好啊!我们单位明年春天要去美国订购一批设备,目前,我们中国的年钢产量只是美国的几十分之一,根本满足不了国内市场的需要,你去的地方是美国的哪一个州?”

“亚利桑那州。”

“噢——,一个在南面,一个在北面,我们要去的地方在北面的底特律。”

“我知道,在美国的五大湖。”

“嗨——!到底是当教师的,知识面广。”

“我教过地理。”

“爸,人家龙老师现在是美国通,将来,我们的嘉嘉跟义父去美国享福啰。”

“嘉嘉去了美国你怎么办,你不想女儿啦!” 柳处长白了女儿一眼。

“嘉嘉去了美国住下来,我当然也能去美国了,嘉嘉,你说是吗?”

“嘉嘉不去美国,嘉嘉要和妈妈在一起。”小嘉嘉边说边厥起小嘴在柳诗芳的脸上亲了一下。

“你看,你还不如小孩,亲情能随便抛弃的么。”

龙天翔看着嘉嘉和母亲亲昵的样子,眼前浮现出一幅梅诗韵与自己的儿子亲情舔犊的画面,便衍生出无限的思念和感喟,再联想起自己夫妻两地分居,更滋生出一种无尽的凄凉和无奈。于是,就顺着柳处长的话头追加了一句:“亲不亲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我同意柳叔叔的话。”

“妈,什么是亲不亲一家人。”嘉嘉瞪大着眼睛好奇地问道。

“呶——,就是我和你,外公,还有爸爸,我们是一家人。”

“不对,还有义父。”小嘉嘉纠正道。

“对对,还有你义父,我们都是一家人,妈妈给了你第一条命,义父给了你第二条命。”

“不对,爸爸说了,我的第一条命也是爸爸给的。”

“对对,我们的小嘉嘉真聪明,你有两个爸爸。”

“不对,妈妈乱说,义父不是爸爸,爸爸是吗?”小嘉嘉转身朝厨房里的父亲喊了一声。

“义父也是爸爸,是干爸。” 嘉嘉的父亲在厨房回了一句。

“外公,爸爸说义父是我的干爸,那么,我的湿爸是谁?”

小嘉嘉的话语一停,满屋子的大人都笑弯了腰笑歪了嘴,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柳处长也笑的乐不可支,笑的一口烟呛进了气管,连连猛咳了几声,咳的额头青筋直爆。

“快给外公捶背。” 柳诗芳推了嘉嘉一把。

小嘉嘉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还显露出惧怕的样子。柳诗芳急忙上前为老父捶背,边捶边瞪了女儿一眼:“你这个小孩,怎么连妈妈的话也不听了。”

“老师说的,咳嗽会传染,叫我们小朋友离远点。”

“外公不是咳嗽,是呛了,你们幼儿园老师懂个屁,这样的老师人人会当,你说现在的老师······。”

柳诗芳没吐完的后半句是被柳处长掐断的,柳处长狠狠地在女儿的大腿上捶了一下,再朝女儿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一切都被龙天翔看在眼里,却装着没看见没听见,急忙拉起嘉嘉玩家家去了。

龙天翔离开义女家的时候天已擦黒,突然想起一件事,本来说定要去安师大和周明聚会的,怎么给忘了,而且,忘的干干净净,要不是嘉嘉提前想睡觉的话,龙天翔还想不起来回学校去,因为,龙天翔太需要亲情太需要童真太需要天伦之乐和家庭的温暖。

走在凛冽的寒风中,龙天翔已经不想回自己的宿舍,因为,自己的宿舍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留下竹妃子的身影,也没有印下王秀云的一团肉了。

(待续)

 


(原创)情磨209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