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208  

2011-07-04 11:44:31|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8.魂飞魄散

 

蹲在宿舍门口地上的是竹妃子,而且,还发出轻微的鼾声。龙天翔急忙回头看了看,还好,走廊空无一人,急忙蹲下身把竹妃子抱起来,然后,一手扶着竹妃子,一手掏钥匙开门。

“哥——,你去了哪儿?怎么才来?”

“我在办公室。”

“你又骗我,门卫说你和一个女人上的车。”

龙天翔假装没听见,进了门,反手将门关上,因为,龙天翔根据以往的经验,一个女孩子被一个男人摸了上身,绝不会就此一次,她们会继续盼望着第二次第三次,甚至,还远远不会是上身,她们想要的很多很多。

果然,竹妃子的双臂已经将龙天翔环抱,越抱越紧,可能还觉不够紧,发出了命令:“快抱我!抱紧!”

突然,竹妃子从龙天翔的怀抱中挣脱出来,瞪大着变形的丹凤眼,用力擤了擤鼻子:“我妈来过,刚才和你一起上车的女人是我妈。”

“你妈从来没来过这里。” 龙天翔的第一反应是不能承认,第二反应就是赖,要赖的干干净净。

“你还要骗我!屋里的香水味就是我妈身上的香水味。”

 竹妃子开始搜寻可能留下的证据,找了半天没找着。

“我说你妈没来过吧,是顾老师上午在我这里坐了一会儿。”

“她来干什么?”竹妃子警觉的眼神暴露无遗。

“谈分班的事情,噢——,对了,你们学校在不在分班?” 龙天翔故意把话题引开。

“分啊!”

“你会分在快班吗?”

“当然是快班。”

“那就好,我以为······。”

“你以为我上学期期末考考砸了,就会分在慢班啊!”说完,竹妃子朝龙天翔厥了厥小嘴,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由于竹妃子已经察觉到她母亲的香水味,这对龙天翔来说,是个极大的隐患,所以,必须将竹妃子挡在宿舍外,挡在校门外,不能再让她堂而皇之想来就来想去就去了,纸包不住火,万一哪天被她撞上,她们母女之间争风吃醋是小事,自己的名声却是大事,于是,龙天翔借用起李鸿章的“以夷制夷”。

“你以后最好少来我这里,万一传到你妈耳朵里,她会找我算账的。”

“她找你算账,我还要找她算账呢,还有你。”

龙天翔听竹妃子说话的口气不像是在开玩笑,心猛地往下一沉,知道竹妃子今天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难道自己有什么把柄在她手里?

“你告诉我,你外套上缺少的一粒纽扣哪里去了?”

龙天翔低头一望,西装外套是少了一粒纽扣,由于他从来不系纽扣,所以,什么时候掉的都不清楚。

“你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捡到的吗?”说时,竹妃子扬了扬手上金光闪闪的一粒纽扣。

“在我床上捡到的吧?” 龙天翔故意乱猜。

“你再猜呀!再编呀!再骗呀!”

听了竹妃子“三个呀”的排比句,龙天翔一下子僵在了原地,面部肌肉也跟着僵硬起来,想笑嘴角牵不起来,想哭泪腺张不开来,想说话声带放不开来,想坐双腿弯不下来。

“老实告诉你,是在我爸妈的房里捡到的,这种纽扣只有你的衣服上有,全芜湖市没有第二件,你说,你俩关了门在里面干什么?为什么见到我就逃?你昨天抓的杀人犯哪?我妈今天来干什么?” 竹妃子像一头狮子在咆哮。

刚才“三个呀”的排比句已经让龙天翔如呛水一样难受,还没回过神来,紧接着四个带钩子的问句,又将龙天翔逼到了悬崖峭壁,龙天翔知道在劫难逃,知道粉身碎骨就在眼面前,知道“以夷制夷”制到了自己的头上,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但是,面对气势汹汹的竹妃子,反而产生了一种隔岸观火的奇特心理,对了,让她们母女俩去狗咬狗,不管是谁咬死谁,大不了你不来我不往,这把火已经玩大了,得赶快将它熄灭,再玩下去就会引火烧身了。

“我的亲妹妹,”龙天翔第一次如此称呼竹妃子,目的是为了平息竹妃子的盛怒,“哥不是有意想骗你,哥也是没办法,再说,你妈也是为你好才做了荒唐的事情,······。”

龙天翔像讲故事一样,将他和王秀云之间从第一次醉后乱性开始一直讲到上午的肉搏战,可是,竹妃子却捂着耳朵晃着脑袋蹬着双腿扭着全身,嘴里连连发出——不要听!不要听!的怪叫。

故事讲完了,捂着耳朵的听众却开始嚎啕大哭,开始歇斯底里,开始捶胸顿足,开始悲歌声声:“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

这样的局面,龙天翔已经无法控制,也不想控制,成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麻木状态,唯一怕的是被同楼的老师听到,好在是中饭时间,楼里的老师都在食堂用餐没回来,否则,传出去的话,不是新闻也是新闻,不是绯闻也是绯闻,不是笑料也是笑料。所以,龙天翔当机立断拿起饭盆去食堂打饭,看你竹妃子一人空对墙壁四面楚歌。临走前,故意打开收录机,将旋钮旋到调频调幅音量旋到最高一档。

果然,身后“砰”的一声关门响起,竹妃子停止了哭嚎,转为抽泣声声,哽咽呜呜,这样的声响,就连对门的姜老师想听也听不到的。突然,竹妃子看着面前熟悉的环境好似魔鬼的洞穴,阴冷和恐怖,脑海里还在继续盘旋着一句话——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此时此刻,竹妃子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焚稿,她想焚的是自己的日记,不!不是日记,而是一颗淋着鲜血的心和遭到亵渎的情。

曾几何,竹妃子怀着忐忑不安欲将自己的心声捧给亲哥哥,自己难以启齿的话语都在日记里得到宣泄,一颗如此纯洁的少女之心是多么希望得到心上人的慰藉和欣赏,是多么希望得到心上人的接纳和反馈。如今,一江春水向东流,一汪情水枉自流,难道亲哥哥从来没有爱过自己,难道都是自己在一厢情愿。

收录机正在播送《红楼梦》林黛玉焚稿的唱段,尽管竹妃子听不懂越语唱词,可是,那催人泪下断人心肠的曲调正好配合了竹妃子此时此刻的心境和心情。

林黛玉是一生心血结成字,记忆未死墨迹犹新,竹妃子是一往情深谱日记,记忆犹新笔墨飘香;

林黛玉是望它高山流水遇知音,如今是知音已绝诗稿怎存,竹妃子是盼它情波荡漾传佳音,如今是佳音锁闺心声难存;

林黛玉是真心人换得个假心人,万般恩情从此绝,竹妃子是真心情换得个假意人,亲哥情哥已难歌。

焚稿唱段的最后一句——只落得一弯冷月葬诗魂——慢腔拖调的唱词发音与普通话有点接近,竹妃子听的真真切切声声刺耳字字剐心,恨不得举起收录机摔它个稀巴烂才解气。恨不能放一把火将这座魔穴烧个通通红才罢休。

其实,竹妃子今天来找亲哥哥,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尽管她怀揣一粒金光闪闪的纽扣,更不是来河东狮吼的,尽管母亲身上残留的香水味是那么刺鼻,在她的心目中,自己与亲哥哥之间的情怀依然是充满了春天般的诗情画意,自己与亲哥哥之间的未来依然像缀满了彩灯的圣诞树光彩夺目,自己与亲哥哥之间的肌肤之亲依然会水乳交融源远流长。

然而,竹妃子独自营造的梦幻宝塔顷刻之间被龙天翔一棒击碎,竹妃子自欺欺人的梦境顷刻之间被龙天翔一语击穿,竹妃子感觉自己的心被掏空了,情被挖走了,只留下一具支离破碎的躯壳在苟延残喘。

于是,竹妃子产生了想报复的冲动,报复谁哪?一边是生己养己的母亲,一边是今生来世的寄托,报复了母亲,亲情不在,报复了亲哥哥,爱情难续。竹妃子想起了文学作品中的一句话——自己酿造的一杯苦酒还得自己喝下去。尽管世界上最亲的两个人伤害了自己,竹妃子还想起了文学作品中的一句话——爱情是把双刃剑,刺穿了胸膛还觉得甜蜜,刺破了肝胆还苦中有乐。

竹妃子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涅槃,能成为火凤凰吗?尽管泪水已经流干,可是,心里的泪血依然在流淌,竹妃子像一座石膏雕像纹丝不动,被抽空了灵魂的躯壳像僵尸一样,惨白的脸颊,青紫色的血管,气若游丝的鼻息,又一次成了龙天翔眼眶中怜香惜玉的冰美人。

生存还是毁灭,竹妃子还在这六个字里挣扎,要生存,自己必须付出超情感的代价,想毁灭,只要一次告密,父母离异家庭破碎,自己跟谁生活哪?跟母亲是不可能的,跟父亲不保险,谁知道他会不会找苏老师当自己的后妈,跟亲哥哥,名不正言不顺,除非自己嫁给亲哥哥,可是,亲哥哥肯娶自己吗?再说了,亲哥哥在自己和母亲之间算什么角色哪?哪有女婿先睡了丈母娘再睡女儿的道理,如此乱伦尽管别人不知道,可是······。

竹妃子成了一只迷途的羔羊在茫茫黒夜中跋涉,没有方向,没有目标,除了黑暗还是黑暗。然后,慢慢站起身,感觉地面在晃动,稳了稳神,环视了一遍熟悉的一床一桌一椅,还有那台让人高兴也叫人伤心的红灯牌收录机,再一次嗅了嗅曾经让自己神魂颠倒,如今掺和着香水味的从亲哥哥身上散发出来的特有气味,一丝苦笑挂在嘴角,开门掩门下楼,穿过底楼商铺的学校边门,消失在茫茫人流中。

(待续)

 


(原创)情磨208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