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165  

2010-08-27 10:11:42|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5,苦不堪言

 庄园和农场地处盆地和山脉区,科罗拉多河从农场的边缘流经,农场以种植长绒棉为主,是制作降落伞的最佳材料,也是美国空军伞兵军需部常年订购的老客户之一。另外,农场还饲养了几百头奶牛,为该州XL乳制品集团公司的常年供货商。

夏老爷去世后,对外的销售由保罗兼管,农场内部的事务由阿强打理,凭着夏老爷常年积聚下来的人脉关系,农场经营平稳,资金运转良好,每年有十几万纯利润收入。

自从夏云洁来后,保罗兼管的对外销售已逐步移交给了女主人,内部的管理工作依然由阿强在代理,夏云洁的兴趣全在蔬菜种植,并正在联系几家超市成为他们的蔬菜供应商。

龙天翔是被妻子揪着耳朵醒来的。

“啊——!又睡过头啦?好困啊!”

“去冲个凉澡,瞌睡虫就跑了。”

早餐和昨天的差不多,就多了一样煮鸡蛋。

“看什么看?就是给你吃的。”说话时,夏云洁朝厨房瞄了一眼。

“噢——,我知道了,为了晚上派用处。”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聊,吃饭还讲这种事。”

“咦——?我讲什么事了?”

“不跟你无聊了,跟你谈点正事。”

然后,夏云洁把几天来想好的事一古脑儿倒了出来,说自己不擅长做生意,不擅长与外界打交道,特别是不擅长与人交际。自己一个女人在外面单枪匹马也不安全,其它不说,就说开车吧,有一次开错了路,看到一片大海,赶快打电话给保罗,手机站说对方不在服务区,怎么办?好在高速公路上有求救电话,才知道开到了墨西哥湾。有时,一开就是几小时,万一来急了,想方便都不方便,不像男人,车一停,站在路边就能解决,还有······。

“噗——”一声,牛奶从龙天翔的嘴里喷出,溅了妻子满头满脸。

“要死啊——!人家在火里你在水里,还幸灾乐祸是吗?”

“不是,不是,” 龙天翔望着妻子奔走的背影加了一句,“车上放个水壶不就解决了。”

夏云洁洗头换衣服重新回到餐桌,嗔怒道:“你还叫人吗?哪个女的有本事把尿撒进水壶里?你去找一个给我看看。”

“有啊——!在泰国。”

泰国?夏云洁地理知识浅薄,一时半刻想不起来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只知道有英国法国德国美国和中国。

“什么国?”

“泰国。”

 “泰国?那里的女人——,” 夏云洁又回头朝厨房瞄了一眼,“那里的女人长的跟我不一样?”

“嗯。”

“你怎么知道的?你看见过?”夏云洁的头几乎要和丈夫的头碰到一起了。

“不看也知道。”

“你吹吧,” 夏云洁嘴上说吹吧,心里还是痒痒的,“快说,不说不让你喝牛奶了。”

龙天翔见妻子急吼吼的样子,强忍着没将牛奶再一次喷出来,倒把牛奶呛进了气管,咯的脸红脖子粗,咯的腰也伸不直。

“活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谁叫你卖关子的。”

“好,我说,我说,是人妖。”

“你还在卖关子,什么人妖鬼妖。” 夏云洁已经把牛奶杯子抢在了手里。

“就是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泰国人叫他们是人妖。”

“噢——,我想起来了,上次在迪士尼乐园见过,忘了他们是哪个国家的人了,是漂亮。”

“我没说错吧。” 龙天翔抢过杯子又喝了一口牛奶。

“哼——,看上去像女人,下面的东西跟你一样的。”

“嗯——,不一样。” 龙天翔边说边摇头。

“你又在吹了,怎么不一样?”

“想听吗?”

“不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夏云洁以为丈夫又要拿自己开涮。

“不听拉倒,下次再想听我也不说了。”

“你说的是真的?” 夏云洁又输了。

“还是想听吧!告诉你,不一样的是——,” 龙天翔觉得下面的话光说太空洞,太抽象,应该有个直观才好,于是改口道,“晚上告诉你吧。”

一提到晚上,夏云洁首先想到的是丈夫的赤身裸体,于是,忍不住朝丈夫的下身处瞄了一眼,观察一下是不是鼓起来了,看看没有,才定下心来。

“一定要到晚上才说吗?” 夏云洁忍不住了。

龙天翔再也不敢把牛奶含在嘴里了,急忙咽下,清了清嗓子道:“人妖就是太监,明白了没有?”

“噢——,怪不得没有胡子,是跟你不一样。”

“跟我哪里不一样?” 龙天翔的调情高人一筹。

“晚上回答你,现在不说。”

“我说晚上讲,你非要我现在就说,我说了,你又要拖到晚上回答我,你想趁火打劫啊!”

一对欢喜冤家就这样在打情骂俏中吃完了早饭,带上祭拜的供品去了靴山公墓。

蓝鸟缓缓驶出庄园,就像夏云洁的神情一样凝滞,当蓝鸟拐进州级公路不久,突然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往无前。

“开慢点,后面有警车。” 龙天翔从反视镜里看见后提醒道。

“知道了。”

“那你还开这么快?”

“不知道,就想离它远一点。”

蓝鸟还在一往无前。

“呜——呜——”警笛声在车后骤然响起。

夏云洁乖乖地靠边停车,等着警察敲车窗。

白手套在车窗外晃了几下,车窗拉下一条缝。

“PLEASE SHOU YOUR DRIVIHG LICENCE”警察先敬礼后问话。

“HERE。”夏云洁拿出准备好的驾照递给警察。

两分钟时间不到,一张罚单连同驾照从车窗缝里穿过,当蓝鸟重新启动后,警车一个调头开走了。

“哼——!强盗,抢你没商量。” 夏云洁轻轻嘀咕了一句。

夏云洁对警察和警车的心理障碍就是在餐桌上想说还来不及说的话,所以,她急盼着丈夫能够早一分钟办好婚姻绿卡,对外的事务全由丈夫一人去操办,自己就不用再抛头露面了,不用再提心吊胆了,这种老鼠躲猫的日子实在难受,自己都不知道早上出门晚上还能不能到家。

“小龙,你跟妈说了没有?”

“说什么?”

“到美国定居的事情。”

“八字还没一撇,说什么?”

“你这次回去后,先让妈知道一下,要是她不同意怎么办?”

“我妈有五个儿子,不缺我一个。”

“可是,你是孝子,人老了都想把孝子留在身边。”

“对了,你不说孝子我还想不起来,我是想跟你商量,其实你也知道,我在铜头死后发过誓,要代他尽孝的,我到了美国怎么代铜头尽孝?”

古人说,忠孝难两全,摆在龙天翔面前的是爱情和友情难两全,再说了,夏云洁不仅暗恋过铜头,还欠了铜头一份人情债,所以,对丈夫的“难两全”也是既不想同意,更不能反对,于是。两人各想各的心思,车内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咦——,车子怎么调头啦?”

“开过头了。”

当他俩踏进公墓的时候,两人的心跟地底下的人差不了多少,只是多了一口气而已,所以,夏云洁人未到墓地心已碎了,与父母阴阳两隔,与丈夫银河相望,今日自己为父母哭,它日谁为自己葬?

“爸——!妈——!女儿好苦你们知道吗?”

一阵阵悲嚎在公墓的上空盘旋······。

(待续)

 

(原创)情磨165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