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140  

2010-07-23 09:12:44|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0.重返芜湖

 

南方的倒春寒比三九严冬更让人受不了,一夜的干雪过后就是雨夹雪,上班的行人打伞穿雨衣,个个步履匆匆,神色凝重,生怕一不小心滑倒或被汽车自行车撞倒,龙天翔夹在行人中间左冲右突,雨伞被刮破了一角也懒得去争辩,裤管被飞驰而过的卡车溅满泥浆也懒得去骂一声,因为,此时此刻,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在等着他去处理,他必须尽快找到插队时一起参加美术创作学习班的小葛,听说他参军复员后分在市检察院工作,想通过他打听一下妻子的情况。

“同志,你找谁?”门岗打量了龙天翔一眼。

“我找葛军,他在吗?”

“你找他啊——?!刚出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龙天翔挠了挠头皮,内心暗忖,看来这个家伙是个大忙人,最好能有他的电话,先联系好再碰头,免得白跑一趟。

“同志,他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对不起,我们这里的电话是不对外的。”

“同志,我是葛军好朋友,刚调到这里,你能不能······。”

“即然是好朋友,把你的电话号码留给他,让他跟你联系不是很好么。”

“可我新的单位还没有落实,没有电话号码。”

“那你留张便条给他,让小葛去找你不是很好么。”

龙天翔听了门岗的话也对也不对,自己有事求他,怎么可以让他找自己呢?不留便条又联系不上,正在进退两难之间,门岗出了个主意。

“你可以上他家去找啊。”

对呀!怎么没想到这一茬,再一想,不行,上次是跟葛军去的他父母家,什么路什么号都不知道,怎么去找?再说,自己现在住的临时新房在什么路,几栋几号自己也不详细,让葛军怎么找呢?

这不行,那也不行,横不行,竖也不行,这让龙天翔犯了难,看来,只有先到了新单位,有了电话就可以联系了。于是,龙天翔掏出香烟敬了门岗一支,然后,要了门岗电话,并问了对方姓甚名谁,希望门岗在接到自己的电话后,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葛军,并留下了自己的姓名。

谢过门岗,龙天翔乘车直趋教育局。

“你怎么才来?”人事处办事员一点不客气。

“对不起,刚才我有点急事。”

“李校长,他就是新来的龙老师。”办事员朝坐在一旁的一位中年人介绍了一下。

“你好,龙老师。”李校长边说边伸出手。

“你是······?”

“他是曙光中学的李校长,专门来接你的。”办事员解释了一下。

“你好,李校长,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龙天翔急忙边握手边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我怕你找不到我们学校,我们学校在城郊地区,需要像你这样的外语教师,年富力强,对了,我们学校的副教导主任认识你。”

“是吗?他叫什么名字?”

“顾美英。”

“啊——?!顾美英在你们学校?还当了副教导主任?我们插队在一个公社,同一年进的安师大。”

“我知道,我知道,你俩既是熟人,又是校友,工作配合起来一定游刃有余,游刃有余。”李校长推了推眼镜架,期待的目光直视龙天翔。

“我的课排了没有?”

“排了,明天你就可以上堂了。”

“呃——,李校长,我们学校有电话吗?”

“有啊!”

“号码是多少?”

“5785。”

“我能不能借用一下电话?” 龙天翔谦卑地问了办事员一声。

“可以,你用吧。”

龙天翔拨通了检察院门岗的电话:“喂——,是检察院老马吗?我姓龙,刚才去过你那里,······,对对,麻烦你把我的电话号码记一下,5785,······,对对,5785,曙光中学,谢谢你转告葛军,谢谢啦。”

“龙老师,你在检察院有熟人?”办事员谦卑地探问了一句。

“一个老熟人,我们一起······。”

“龙老师,你的那位熟人在检察院负责哪个部门?”办事员打断了龙天翔的吹嘘。

“不清楚,几年没碰头了。”

“龙老师,你和你朋友联系上后,请给我打个电话,我有点小事想通过你的朋友了解了解。”

“没问题。”龙天翔不客气地回了一声。

“没想到,龙老师在芜湖神通广大,听说你的调动是上面直接安排的,是吗?”李校长不愿错过这个表功的机会。

“是我的老······。” 龙天翔老字后面的婆字立刻被吞了回去。

“乖乖,你看,龙老师的老朋友真厉害,是检察院的那个吗?”办事员也加入了表功的队伍。

“不是,不是他。” 龙天翔故意埋下了伏笔。

“李校长,你那小庙要进大菩萨了,吉星高照啊!”

“是啊,是啊,这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谢谢黄科长高抬贵手。”

“哪里,哪里,兄弟我是成人之美借花献佛而已。”

两人一唱一和尽献官场文人的酸腐,龙天翔不想学也学会了,不想懂也听懂了,于是,也加入到他俩的吹喇叭抬轿子。

“黄科长李校长,本人初来乍到,还望两位领导多加关照,日后用得着小弟之时尽管开口,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为朋友不怕两肋插刀,······。”

龙天翔把江湖义气的一套发挥的淋漓尽致,完全忘了教师的身份和所处的环境,差一点要和他俩像黄金荣杜月笙一样滴血饮酒结拜兄弟。

龙天翔跟随李校长一路到了曙光中学,途中,李校长向龙天翔介绍了全校师生的概况,以及龙天翔希望了解的情况,尤其是住宿安排和学校的人际关系。因为龙天翔知道,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新地方,必须像旧社会拜码头一样,否则,即使强龙也难压地头蛇,即使菩萨也难过鬼门关。30岁的龙天翔已不再是毛头小伙子,他的生活阅历随着坎坷的经历变得越来越市侩,越来越远离童真,越来越开始野心勃勃。

曙光中学是个完中,和西桥中学一样,但是,规模要比西桥中学大三倍,龙天翔最看中的是学校图书馆,坐落在校园的一角,葱郁的乔木和矮冬青灌木显示着学校的身价非凡,古老的校史造就出两位前清翰林,一位国学大师,一位画家和两位文学家,有着如此渊博的历史人文底蕴和名噪一时的辉煌历程,照理应该是个人文荟萃的孵化器,但是,由于十年动乱,学校辉煌不再,垂范不存,人才不济,教书育人的摇篮成了名与利的过场,成了走向仕途的跳板,三年中换了三任领导,像走马灯一样,人心涣散是当时的最好写照。

清静之地不再清静,两袖清风开始被铜臭味侵蚀,为了提高教师生活待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多收费乱收费开始抬头,克扣学生伙食费开始堂而皇之,出租街面校舍开店办工厂欣欣向荣,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学校成了小社会。

顾美英在讲这些事的时候如数家珍,最让顾美英寒心的是,那些家境贫困的三好学生宁愿报考中技中专也不愿意报考高中,他们的人生目标就是尽快完成学业可以上班挣钱,可以帮父母挑起生活重担,为家庭减轻经济负担和生活压力。有个别学生考取了高中不读,宁愿复读一年重考中技中专,因为,三年高中读下来,能考取大学的凤毛麟角,考不取大学的成了不伦不类的夹生饭——社会青年。

家在农村的,名落孙山还可以回家种田,在城市,就成了无业游民,残酷的现实摆在每个学生家长面前,托人情走后门也开始蔚然成风,曾经令人望而生畏的“走资派“成了香饽饽,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开始喧嚣尘上。

“咳——,龙天翔,我们这些外乡人是最吃不开的,没人求我们,只有我们求别人。”

“你又不是外乡人,你的丈夫好歹也是半个当地人。”龙天翔安慰着顾美英。

“你说施干事,早和他分手了。”

“为啥?”

“一个小县城的乡巴佬,他配吗?”

“那你现在的丈夫是谁?”

“你不认识,在部队当营长,等他升了团长,我就可以当随军家属了。”

“哈——,你还是军婚,了不起,还是你们女的有本事。”

“这叫什么本事,地方上的男人不可靠。”顾美英说话的口气完全成了部队的口气。

“也好,反正现在也不打仗。”

“打仗?一打仗我就叫他转业。”

“不可能吧,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还能由着自己?”

“你不懂,地方有地方的一套,部队有部队的一套,这叫虾有虾路蟹有蟹路,条条大道通罗马。”说完,顾美英诡秘地朝龙天翔笑了一下。

“嘀铃铃······”第四节上课铃声响起,顾美英夹起教案走出办公室,他俩的交谈才告一段落,顾美英还不忘回头与龙天翔客套了一句:“龙老师,需要我帮忙尽管说,一句话。”

 下午半天的时间,龙天翔跟随学校派的卡车去新房取生活物品,回到学校,卡车还未进校门,看门的老驼叫住龙天翔:“喂,龙老师,有你的电话。”

龙天翔拿来一看,是葛军,马上一个电话拨过去,接通后,龙天翔只简单与葛军约好下班去检察院碰头,不见不散。

学校操场边是单身教师宿舍楼,底楼是外租的商店,二楼是教师的宿舍,有男有女,龙天翔被安排在最东面靠北的一间,原来是学校的储藏室。房屋面积不小,约二十平方,一张单人床,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一副脸盆架,木地板,走步时会发出嘎嘎声响。宿舍楼的最西面是女教师住宿区,中间部位是一间洗衣房,成了男女分割三八线。由于是在上班时间,宿舍楼显得冷冷清清,只有龙天翔一人的身影在忙忙碌碌,偶而有一位女清洁工光顾一下,清除洗衣房里的垃圾和赃物,并打扫楼道。

“你是新来的教师?” 女清洁工礼貌了一句。

“是的,这楼被你打扫的很干净。” 龙天翔也客气了一句。

“你是上海人吧?和顾老师认识?”

“你说哪个顾老师?”

“教导处的那个。”

“你说顾美英老师?认识,以前在一个公社插队。”

“还是你们运气好啊!像我回城后,劳动局安排我当勤杂工。”

“啊——?你也是知青?”龙天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上去,勤杂工少说也有四十多岁。

“我是六八届高中生,和顾老师同届,插队在繁昌县。”

同样是知青,一个是教师,一个是勤杂工,身份和地位的悬殊,蹉跎岁月的创伤仍在勤杂工的脸上留下了印迹,才33岁的少妇俨然成了不堪回首。龙天翔多望了她一眼,生出几许怜悯和同情,突然,龙天翔想起在镜湖路上扫马路的小皮匠,老鸭汤的余味还在口齿间徘徊,应该抽个时间去看看他了。

(待续)


(原创)情磨140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