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139  

2010-07-22 06:56:12|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9.谜案难断

 

读中学时,龙天翔从《马克思与燕妮》一文中知道了伟大的爱情,还知道书房里的地毯被马克思来回踱步思考《资本论》踩出了一条深深的印迹,只是从来没有见到过地毯,怀疑马克思脑子是否有病,把毯子铺错了地方。

插队落户前,凭上山下乡购物卡到市百一店买了一条灰不溜秋的烂纱织成的毯子,总算看到了毯子的庐山真面目,一直用到离开西桥中学才舍不得扔掉,为此,龙天翔有点后悔,失去了模仿马克思踱步地毯的机会。所以,龙天翔不得不脚踏水泥地模仿马克思踱步思考起马克思,为什么马克思穷困潦倒,要靠好友恩格斯接济,却舍得用地毯铺地。在中国,只有资本家才配用地毯,难道写《资本论》需要模仿资本家的派头才写的出来吗?

其实,读小学六年级时,龙天翔已经有了思想,课文《密西西比河女孩》讲述了美国黑人的悲惨生活,黑人小孩如何在家中昏暗的灯光下从事廉价劳动。然而,大伯家那时还在用煤油灯,觉得有点奇怪,有点不解,有点迷茫,为什么要解放美国黑人哪?为什么不先解放大伯一家哪?也让大伯一家用上电灯,得到光明不是很好吗?

龙天翔的思想多半是通过比较产生的,自己虽然通过调动到了城市,然而,毕竟还是中学,一辈子当个中学教师,在两年前求之不得,两年后的今天,又有了新的想法,一旦周明和林新国他们考取研究生离开芜湖,自己就成了爱情和友情的“抛弃者”,妻子和好友都不在了芜湖,缺乏情感的城市能留住自己吗?

对了,妻子临行前说过的一句话又在耳边响起——你回到芜湖后,抓紧预习考研,以后到了美国找工作方面些。

那晚,龙天翔在缺了新娘的新房里又有了新的人生目标——考研,考回上海去,只有上海才是自己最亲近的地方,那里有母亲,有哥嫂,有兄弟,有铁皮和黑碳,还有春雅芬,还有铜头的父母,当然,更有自己的骨肉,梅诗韵和自己的爱情结晶。这一切,芜湖有吗?没有!不仅没有,反而还多了两个伤心地,一个是葬送了一段爱情的大学操场,另一个是宣判铜头死刑的芜湖市体育场。

龙天翔继续在斗室里一圈接一圈地踱步,脚步由慢到快,越走越快,转的头开始发晕,不像马克思了,倒像困兽犹斗。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发晕的脑袋唤醒过来。

“来了,来了。”

门一开,卷进一股寒气,同时,也卷进了仇菊妹带雪花的身影,仇菊妹在进门之前回头向身后看了一眼。

“外面下雪啦?” 龙天翔面露惊讶。

“快拿条干毛巾给我,”仇菊妹接过毛巾,用力在身上拍打,嘴里还在埋怨,“这鬼天气,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作怪,天气也跟着作怪。”

“人作怪?谁在作怪?”

“戴大檐帽的。”

“你说是警察?”

“不是他们还是谁?”

“警察找你,那可不好办,想当初······。” 龙天翔想起被警察摁在地上的情景。

“不要想当初了,想想眼面前的吧。”

“眼面前怎么啦?”

“你一点也不知道?”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冲?跟夏云洁一个磨子倒出来的。”

“你老婆现在在哪里?”

“可能已经到美国了吧。”

“谢天谢地,龙天翔,你还蒙在鼓里吧,夏云洁被当成了杀人犯,你知不知道?”

“杀人犯?你不要吓我,她连杀鸡都不敢,还杀人?”

“你让我坐下慢慢说。”

仇菊妹绘声绘色将刑组长找她的经过来龙去脉了一遍,听的龙天翔也学起了妻子的擤鼻子——哼哼声不断。

“龙天翔,从感情上分析,你我都不会相信警察的话,对吧?”

“当然。”

“但是,从理智上分析,夏云洁是在高良九死的当天到过芜湖,你说,这是巧合吗?”

“你怎么知道高良九死的当天云洁到过芜湖?”

“这个你就不要再问了,已经有人作证了,你说,小夏真的没有对你提起?”

“没有啊!她先说回学校搞食堂维修,后又说直接去了北京,我的朋友在武汉见过她。”

“小夏什么时候在武汉?”

“大约在开学前两天吧。”

仇菊妹皱紧眉头开始计算日期,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警察找过你吗?”

“没有啊——!”

“那——,警察找过小夏吗?”

“好像没有,”龙天翔边说边摇头,“我到了芜湖进医院出医院,再一直到送她去机场,没见警察找过她。”

“谜,实在是个谜,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连你都不清楚,难道是······。” 仇菊妹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在陷害夏云洁。

“你在想什么?” 龙天翔打量着仇菊妹。

“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被人陷害,第二种,是真的,如果是第二种,龙天翔 ,你必须尽快告诉小夏,否则,一回国就是自投罗网。”

“不可能是第二种。” 龙天翔假装生气的样子。

“可能我想多了,不过,你放心,哪怕就是第二种,我仇菊妹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提起。” 仇菊妹不得不先给龙天翔先吃颗定心丸。

“不过,我还是要代表云洁谢谢你的好意,有备才能无患么。”

仇菊妹的担心在龙天翔的一片坦诚面前好像雪化冰融,可是,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死结在折磨自己,毕竟,高良九的“英雄救美”是事实,就凭这一点,警察也会怀疑夏云洁的杀人动机,想到此,仇菊妹用试探的口吻不置可否地随意了一句:“龙天翔,你知道高良九“英雄救美”的事情吗?”

“什么英雄救美?听都没有听说过。”

“呃——,没听说就算了。”仇菊妹只能适可而止。

仇菊妹不能再明说下去了,估计小夏与高良九的一段怨情龙天翔是不清楚的,而且,夏云洁肯定是瞒着丈夫的,这层天窗纸绝不能去捅破,就让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吧。

离开临时新房时,雪越下越大,漫天飞舞,龙天翔想起还未送出的礼物,急忙回身抓起交到仇菊妹手上:“这是小夏特地关照我给你的,里面还有一封信。”

“好吧,我不客气收了,代我向小夏问好。”

龙天翔关门的时候,双手已经在颤抖,心跳已经在加速,自己刚才扮演了一场《沙家浜》里的智斗,既有阿庆嫂的心沉气定,更有刁德一的圆滑奸诈,还有胡传奎的蛮不讲理。总之,朋友归朋友,在生死予夺的原则问题上,来不得半点侥幸,就是死的也要说成活的,绝不能让仇菊妹存有半点怀疑,哪怕是在天王老子面前也要顽抗到底,即使是死路一条。

云洁啊——!,你何必呢?你瞒着丈夫干了大逆不道的事情,是你的父亲救了你,否则,此时此刻,你和铜头一样蹲大狱坐大牢,铜头还算是英雄,而你却是狗熊一个,甚至,还不如狗熊。

龙天翔回想起从芜湖到北京的那些天,怪不得她连新房都不愿沾脚一下逼着自己直奔北京,连自己的急性阑尾炎都不顾,不愿半途下火车;怪不得妻子会误将救护车响笛声当成警车的警笛声,整天疑神疑鬼;怪不得她会发电报给仇菊妹“十万火急”;怪不得她等不及结婚证的收到就登机南飞,怪不得……。

一连串的疑问和疑点汇总起来,她不是凶手还会是谁?所以,当仇菊妹的怀疑和推理像链条串联起来的时候,自己不得不扮演胡传奎的角色,来了个蛮不讲理。

但是,龙天翔在心里但是了一下,不对呀?自己也看过不少侦探小说,妻子杀高良九的动机是什么?是情杀还是仇杀?好像一个也挂不上边。咳——,你这个川岛芳子,你拍拍屁股一走了事,却把一团谜留给自己,如果妻子真的是凶手,自己不就成了凶手的家属,公安局抓不到妻子,肯定会来找自己,看来自己要二进宫了。

夜已深,四周静悄悄,龙天翔睡意荡然无存,急忙找出笔和纸,将自己的怀疑和仇菊妹的到访一股脑儿洋洋洒洒了几大张信纸,在信的结尾,还不忘谆谆教导,连用了三个务必,务必不能回国,务必改名换姓,务必搬迁它国。当时国内还没有兴起整容,否则,龙天翔还会加上第四个务必,务必要整容。

信写完,寄到哪里去呢?龙天翔狠狠地捶了自己几下脑袋,因为,在北京给妻子发电报后,把地址给弄丢了,自己的单位还没有落实好,妻子也不知道回信寄到哪里,这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龙天翔望着桌上的“十万火急”,心却像窗外的雪花在漫天飞舞。

(待续)


(原创)情磨139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