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137  

2010-07-20 08:58:21|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7.一波三折(二)

 

“嘀铃铃······”,一阵急促的铃声在刑组长在眼皮底下响起。

“喂——,喂——,说响一点,听不清,什么?仇副编回来啦?好的好的,谢谢你老同志。”

刑组长放下电话,掐灭烟头,叫上小梁,跳上局里新分下来的面包车直扑报社而去。

仇菊妹刚进办公室半小时不到,门外有人敲门。

“请进。”仇菊妹头也不抬继续在看一篇第二天见报的重要社论。

“仇编,打扰了,我们是······。”

仇菊妹一听不是本单位同事的声音,抬头一看是两个穿公安制服的人,好生奇怪,以为他俩走错了地方:“同志,你们找谁?”

“仇编,我们找你了解点事情,请你······。”

“同志,我们报社有保卫科,你们有事可以先找老耿同志。” 仇菊妹还在以为公安同志走错了地方。

“我们必须找你个人单独了解,所以,没找老耿。”

“哦——,单独找我,是什么事?”

“仇编,你和夏云洁是大学同学是吗?”说时,刑组长递上夏云洁手捧奖状的那份报纸。

“是啊——。”

“放寒假前你去过夏云洁校长的学校是吗?”

“是啊——。”

仇菊妹嘴上说是啊,心里在犯嘀咕,自己刚回来公安就跟了进来,想必是报社的人报的信,自己去过夏云洁学校公安也知道,想必他们已经去调查过,看来今天这两人是有备而来,而且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接下来自己说话要多根筋才好,不能随口而答了。

“仇编,是这样的,有人举报你们单位高良九同志溺死镜湖的当天,夏云洁校长去找过高良九,所以,······。”

“这个案子你们不是已经查过了么,夏云洁那时在上海,根本扯不上。” 仇菊妹来了个先入为主,把门关死。

“仇编,现在情况有了新的变化,据我们所知,高良九溺亡的前两天,夏云洁已离开了上海,再加上现在有人指证夏云洁到过你们报社,那么,夏云洁应该是高良九溺亡的当事人和见证人,所以······。

“所以,你们应该去找夏云洁,而不是来找我,对吗?” 仇菊妹来了个顺水推舟。

“是的,我们是应该去找夏云洁,可是,夏校长现在既不在上海也不在本市,所以,我们想通过您找到夏校长澄清事实。”刑组长这次用了您来称呼仇菊妹,希望消除隔阂拉近距离。

“噢——,原来是这样,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也和你们一样,也在找她。” 仇菊妹又一次关上了们。

“那您现在有什么线索吗?”刑组长紧追一步。

“有啊——。” 仇菊妹爽快地应答了一声。

小梁一听有线索,急忙翻开笔记本准备记录,同时,向刑组长投去会意的一笑。

“仇编,那就请您简单说一下。”刑组长的提问不再拖泥带水。

“放寒假前,我和夏云洁约好在饭店为他们夫妻结束分居庆祝一下,还在校外安排了新房,所以,你们现在不用找她,一开学她回了学校再找她澄清也不迟。”

仇菊妹这番话听上去合情合理天衣无缝,实质是在打拖延战,而且,给对方一个信息,夏云洁就在本市,正在过两人世界。

刑组长发现仇菊妹在跟自己打太极拳,再逼也逼不出一句真话,不得已再多问了一句。

“最后一个问题,您知道他们的新房在哪里吗?“

“不知道,我没去过。”

仇菊妹说完这句话,一阵紧张从脚底扩散,这可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说谎,而且是面对两个公安人员说谎,这在司法上是作伪证,大学政治课上学过司法解释,但是,面对好朋友的无妄之灾,自己必须充当一面墙,挡第一排子弹,能挡多久就挡多久。

最后一扇门彻底关上了,刑组长无奈地摇了摇头,再摊了摊双手,起身与仇菊妹握手道别:“谢谢仇编,其实我们已经知道了夏校长在哪里,我们来不过是想和您核实一下,好了,不打搅了,后会有期。”

刑组长使用了《孙子兵法》一书中的兵不厌诈,既是一句双关语,更是对仇菊妹的敲山震虎,引蛇出洞,只要派人盯住她,不怕找不到夏云洁。

刑组长回到局里,立即布置收网,派小包24小时跟踪仇菊妹,同时,向全国发出协查令,夏云洁手捧奖状的特写像雪花一样通过传真飞往全国各地。

与此同时,夏云洁在北京美领馆大门外已足足徘徊了半个小时,由于忘带结婚证,材料不齐被拒签。这下夏云洁傻了眼,如果再回芜湖取,来回起码要六七天,这还不算,材料重新交进去还要重新排队。突然,夏云洁眼睛一亮,天无绝人之路,记得叔爷爷的小女婿在苏联大使馆工作,好在都在反帝路上(即东交民巷),路程不远,马上赶去。

门岗一个电话打到办公室,小女婿一听是外侄女找他,急忙赶到门岗接待室,了解了来龙去脉,先让外侄女不要急,他的一个朋友在美领馆当翻译,约他晚上在家见面。

当晚,夏云洁在叔爷爷小女婿家见到了那个翻译,将拒签的情况一谈,翻译一口答应自己可以为她担保,问题是,材料必须在三天里收到,否则,即使人到了美国,移民局一关也通不过。

三天,生死攸关的三天,即使坐飞机来回也来不及,因为,芜湖当时没有民用机场,即使有民用机场,机票也无法买,夏云洁的一筹莫展快把眼泪水急出来了,还是翻译出了个主意。

“你在芜湖有没有好朋友?”

“有啊!”

“你马上发封电报给他,请他帮你把结婚证寄到美领馆我收。”

“那三天也来不及,就是寄挂号信也来不及。” 夏云洁认为翻译出的主意不怎么的。

“不是寄挂号信,用快邮。”

“快邮?什么是块邮?”

“美国的一家联邦快递公司,五天就可以到美国了。”

“呃——,你不提我想不起来了,是有联邦快递,我收到过美国寄来的快邮。”夏云洁突然想起保罗寄给自己的联邦快件,上面有FedEx Express几个英文字母。

“芜湖应该有吧,假如没有,请你的朋友赶到南京去寄,这是最快的一种方法。”

“好的,我马上去发电报。”

“小夏,记住,电文一点要写清楚写详细,否则,你的朋友领会不透,再打电报给你,这样一来一去反而浪费时间。”

“知道了,我一定写清楚。”

夏云洁连夜赶到电报大楼,详拟了一封电报稿,和写信差不多,电文开头是“十万火急”四个字,电文结束部分还强调了限时限刻,连用个三个“必须”和三个“一定”。

······。

仇菊妹送走邢组长,审稿的情趣一落千丈,才想起办公室转来的一厚叠信件还没看,随手翻了一下,啊——!电报,新春佳节,谁会给自己发电报?一看名字,夏云洁,哈——,这个家伙真会玩潇洒,跑到北京去了,难道是给自己的新年贺词?不对呀!新年贺词改用明信片了,会不会是……。

拆开电报,十万火急四个字跳入眼帘,越往下看越心跳加速,这是怎么回事?一边是公安局找她,一边是急等签证出国,难道……?仇菊妹急忙起身将门锁死,再将电话搁在办公桌上,不让任何人来打搅。此时此刻,夏云洁的电报成了烫手山芋,一边是友情,一边是法律,法与情的选择就像熊掌和鱼不可兼得。

仇菊妹的大脑在飞速运转,从情还是随法,自己必须在十分钟内作出决定,因为,电报已到了两天,还剩一天的时间了,此时此刻,夏云洁肯定在望眼欲穿心急如焚,要是从情,自己必须马上按她的要求去办,每拖一分钟就是对她的灾难逼近一分,要是随法,自己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然而,法随了,情也完了。

邢组长咄咄逼人的架势又在眼前浮起,他凭什么就敢断言高良九的死与夏云洁一定有关,再说,夏云洁要出国,自己早就知道的,自己巴不得她早点去美国,将来自己想出国,有她做自己的担保,还不是三个指头捏田螺——十拿九稳。再说,自己的表哥在三年前偷了夏云洁的双龙戏珠,人家看在自己的面上没多大追究,这个人情至今还没还那。

权衡再三,从情于己有利,随法于己无益,利弊得失一目了然一清二楚,仇菊妹揣起电报风一样卷出办公室,不跟任何人打招呼,直趋夏云洁的新房。

走到半路才想起,没有钥匙,转身再奔曾老师家,不巧,曾老师回了老家,这可怎么办?难道要砸门破窗,对!必须砸门破窗,因为,自己要拿到她的结婚证还必须砸箱子,电报里夏云洁已经明明白白告诉自己了,既然箱子能砸,为什么不能砸门?为什么不能破窗?问题是,一砸门一破窗,动静闹大了,会不会引火烧身,对了,叫马路边配锁的生意人帮忙,多给点钱给他,说不定连箱子也可以一起开了。

配锁人见这个女顾客要开门,不问三七二十一,给钱就干,因为,这种事经常遇到,不是忘带了钥匙落在房里就是弄丢了。门打开了,接下来女顾客要开箱子,配锁人有点犹豫,这可是头一回碰到,万一这个女顾客不是房屋的主人,自己就会受牵连,想想犯不着,就拒绝了。

“师傅,多给钱给你。”仇菊妹央求道。

“不是钱不钱的事,我们干这一行是有规矩的,只开门不开箱子。”

“你不相信没关系,但是,我保证箱子里有我的结婚证,这下你该相信了吧。”仇菊妹用上了激将法。

“你这么说我可以相信,但是,要双份钱。”

仇菊妹吊起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心想不要说双份钱,就是双份的双份也愿意。

箱子打开了,仇菊妹付了钱,希望配锁师傅快点离开,因为,她不想让那个师傅看穿谜底,毕竟,结婚证不是自己的,名字可以冒充,照片是不能冒充的,另外,也不清楚结婚证放在上面还是下面,万一像上次找双龙戏珠一样,找了半天找不到,会让师傅起疑的。

“师傅,麻烦你了,你回去忙吧。”

“不行,我要看到你找出结婚证才走,不然你就是冒充的,我要······。”

“好好,看来你是个诚实的人,我找给你看。”

仇菊妹嘴上说我找给你看,心里却在发慌,万一夏云洁记错了箱子,不是大箱子,是小箱子怎么办?想到此,仇菊妹倒不希望师傅走了,万一大箱子里找不到,还要叫他开小箱子。为此,仇菊妹将电报的文字内容再从大脑过滤一遍——我和小龙的结婚证放在大箱子靠左面的箱底,你必须想办法把箱子打开,必须通过联邦快递寄北京美领馆某某收,假如芜湖没有快递公司,你必须赶到南京去寄,你一定要争分夺秒,一定要亲自去办,寄出后一定要立刻给我发电报。

仇菊妹还没有结婚,不知道结婚证的形状大小,只知道是红的,所以,双手翻到箱底时专找红颜色的本子,突然,仇菊妹眼睛一亮,印有结婚证三个烫金字的红本子赫然在目,就像《芝麻开花》一书里的淘金者拿了金子就走,就怕和晚走的那个贪心者被火焰山烧为灰烬一样。

“你看到了,是结婚证吧。” 仇菊妹厌恶地看了师傅一眼。

“同志,你的房门钥匙现在配吗?”

“配房门钥匙?”仇菊妹没想到这一茬,脑子一下子懵住了,心想,是啊!哪有房东开了锁不配钥匙的,“配。”

“那我要把锁拆下来带回去配。”

仇菊妹一想,不对,等他拆锁装锁起码要一个小时,自己现在连一秒钟都等不及了:“今天不配,我还有事要办。”

那个师傅打量了仇菊妹一眼,心想,这个女人怪怪的,刚才急等开锁,现在又不想陪钥匙,下次再来找我开锁,我要好好诈她一下。

仇菊妹出了房门,随手“嘭”的一声将门拉上,转身笑嘻嘻和师傅打了声招呼:“师傅,我明天一定找你配钥匙,谢谢啦。”

(待续)


(原创)情磨137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