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88  

2010-04-19 07:45:40|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8. 终成眷属

龙老师“遵命夫人”自讨没趣,也不好去计较,更不敢去计较,是自己有错在先,是自己在两头骗,反正兰若英也走了,应该相安无事了,于是打开收音机,边写信边听音乐。

写给家中的信应该告诉母亲自己和夏云洁的关系了,免得舅母瞎操心节外生枝惹是生非,龙老师写到一半,停笔征求了一下夏云洁:“喂——,“一声喂一出口,龙老师连忙改个字,“洁——,洁洁,我俩的事要不要告诉我妈?”

夏云洁在看小说,抬眼问道:“什么事告诉你妈?”

“我俩的事呀!”

“呃——,随你,你想告诉就告诉,不想告诉也没关系。”

“还是告诉吧,否则,下次来信又要问卢什么英的。”龙老师记不起卢海英的名字,把家里的信从信封里取出来想再看一下,发现其中有一行字被墨水涂掉了,卢海英的名字和通讯地址都不见了,知道是夏云洁干的,不得不拿着信纸的反面对着窗户照。

“哼——,还心不死。”夏云洁挖苦带耻笑,还洋洋得意。

收音机正在播放越剧《红楼梦》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

每当听到这段唱腔,龙老师都会愧疚地勾幻起小春,自己曾经的未婚妻为情而痴,为爱而疯,四年了,自己再没见到过她,不是不想见她,而是不敢见她,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日日夜夜,手捧曾经的心上人照片说过千万次的自责,道过千万遍的忏悔,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曾经与你共有的梦,今后要向谁诉说?此时此刻,龙老师最大的慰藉就是想再看看小春的照片,掬一滴忘情水,洒一汪负情债。

小春的照片哪?昨天还静静地躺在办公桌上,龙老师不敢问夏云洁,就连小春两个字都不敢提,放哪里啦?大的抽屉里没找到,翻小抽屉。

“你在找什么?”夏云洁被稀里哗啦的翻找声影响看书有点惹恼。

“照片。”龙老师没敢提小春两个字。

“烧了。”

“什么?烧了?!”

“免得你见着晚上做噩梦,怎么啦?还不谢我?”夏云洁来了个坏话好说。

“你怎么不问我一下就烧了哪?!”龙老师只敢咬牙不敢切齿。

“这需要问吗?”夏云洁反问了一句。

“以后小春问我要,我拿什么还她?”

“你俩还想有以后?我看是旧情难忘吧!”

“旧情难忘怎么啦?人家夫妻不成还能做朋友,我和小春就不能做朋友啦?”龙老师对夏云洁的不可理喻忍无可忍。

“好啊——!那你现在就去跟小春结婚,去啊——!”夏云洁把火越扇越旺,打119也来不及了。

“滚——!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龙老师从坐椅上窜起来暴跳如雷。

夏云洁第一次见到龙老师歇斯底里的样子,吓得慌了神,随即听到噼噼啪啪的摔碗声,更是吓得魂不附体,蒙着脸哇哇大哭。

哭声招来了隔壁和隔壁好几个老师,吕老师先到,一口山东话:“麻事?”吕老师睡眠不足,加上胡子拉碴,四十出头的人看上去有五十岁,“有话慢慢磕,干架伤感情。”

“没干架。”龙老师边扫地上的碎碗渣边应答着。

牛老师后到,进门先问吕老师:“老吕,他俩为什么事吵?”

“俺也搞不清,就听到噼噼啪啪声响,还有……。”吕老师指着夏云洁。

“哎呦——,小夫妻白天吵晚上好,没事的,可不能晚上吵。”

牛老师说的晚上吵是指他与前妻的性生活不和谐,龙老师略有耳闻,相当残忍,夜夜皮带抽打,老婆就是不愿屈从,因为,牛老师是只牛鸡*巴,老婆受不了,第二任老婆正好与他公榫配公榫,母榫对母榫,夜夜欢愉,一个喂得好一个吃得饱,双方各带来一个小孩,一个喊哥哥一个叫妹妹。

“龙老师哎——,不是我说你,夏老师来这里,你应当带她去街上走走,广播员和妇女主任是你们老乡,也带夏老师去玩玩,不要一天到晚呆在家里,老吕,你说可对?”

吕老师没说对也没说不对,只是当个和事佬:“你们父母和家人都不在这里,全靠你俩自己学会怎么过日子,好了,吃饭时间到了,吃过饭带小夏去街上走走。”

“碗砸碎了,怎么吃饭?” 夏云洁冷不丁冒了一句。

牛老师哈哈笑道:“我家有,嗨——,夏老师,到我家去拿,”临出门时又转回身哈哈道,“龙老师,下次不要再摔碗了,碗摔光了还得掏钱去买,老吕,你说可对?”

“对对。”吕老师对牛老师这句话很赞同。

牛老师回了家,见夏老师没来,龙老师也没到,捧了一叠碗送上门:“你俩还在怄气啊——?怄气又不能当饭吃,下午去把碗买来,这些碗我家晚上还要用。”说完,将碗放在饭桌上急着去食堂打饭了。

夏云洁没跟牛老师去拿碗,是因为哭红了眼不好意思去,自己也不去拿就是情理不通,但是,龙老师有他不去的道理,因为,他还在为另一件事怄气。那天在牛老师家吃饭,去了另外几个单身教师,有男有女,牛老师为了活跃气氛,多讲了几段荤段子,别人都是闷着头笑,夏云洁却乐不可支哈哈大笑,龙老师觉得在广众大庭之下丢了自己的脸,回到宿舍责怪夏云洁不懂的捡点,不懂的含蓄,所以,故意不去拿碗,看她是不是会傻乎乎地跟去。看她没动,以为孺子可教朽木可雕,正想自己去拿,见牛老师送来了,倒觉得很过意不去。

那餐中饭两人在不讲一句话的氛围中吃完的,夏云洁不讲话是担心话不投机小龙又要摔碗,而且,比刚才还方便,碗就在手中,而且是人家的碗,这叫砸人家饭碗。龙老师不讲话,是破罐子破摔——里外里,和这样的人一块过日子本来就没有情调,还要东一榔头西一棒——没事找事,哪像是来开结婚证的样子,来了两天吵了两次,天生一对冤家。自己和小春小梅就没有这么吵过,这个爱新*觉罗还好被推翻了,否则,哪有老百姓的好日子过。

下午没课,龙老师对夏云洁斜睨了一刻,考虑是不是要喊她一起去买碗,夏云洁的目光扫到龙老师脸上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些碗人家晚上要用的,我跟你一起去买。”

龙老师见夏云洁主动讨和,来了个顺水推舟:“结婚证开不开?”口气像是要去办离婚。

“当然要开的,你把证明拿好,不要再像上次一样忘了。”

“忘了就忘了,大不了不开就是了。”龙老师最见不得夏云洁得寸进尺。

话不投机——半句多,一个喜欢揭老底,一个喜欢里外里,一个是无意的,一个是有意的,一个是臭嘴,一个是辣口,一个是半斤,一个是八两。有首童谣唱的好——山上有只老虎,老虎要吃人,人赶鸡,鸡吃蜜,蜜蜂叮老虎,老虎吃人……。如此循环,一物降一物。他俩谁能降得了谁,就像中*共对苏联的“九评,各方坚持原则,旗帜鲜明,主义不倒。夏云洁的原则没变,但是,主义倒了,她被龙老师的暴跳如雷歇斯底里吓傻了,吓懵了,没有主意了,就像八国联军打进了皇城,不敢有主意了,因为 ,爱新*觉罗的气数尽了。

夏云洁像个小媳妇乖乖地跟在龙老师后面战战兢兢夫唱妇随,先开结婚证,办证的主任以为他俩是来离婚的,等着他俩拿出结婚证,搞了半天是来结婚的,从办证开始到结束,没见他俩笑一笑,主任算是开了眼,当老师的如此不苟言笑也算是为人师表的一种吗?主任的想象力比龙老师还丰富,进一步推断,当教师的太清苦了,清苦的连笑容也没有了。

主任在结婚证上填写他俩名字时,想象力更丰富了。

(待续)


(原创)情磨88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