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39  

2010-02-14 13:09:51|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9.理想破灭

 鲤鱼跳龙门——小龙进了大学,但是,一年之后,小龙还被梦魇缠身,无数次梦中惊醒,又噩梦难醒,梦到自己还在农村,还在炼狱中沉浮,还在......。

结束了五年插队生涯,龙的身份和地位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从现在起,你们的身份变了,成了天之娇子,毕业后,是国家干部 ,是社会的栋梁,你们基础很低,但是,三年学下来,当一名中学教师还是绰绰有余的。”

系党总支书记作的入学报告,前半句让小龙有点飘飘然,后半句误导了小龙日后奋发学习的动力,心想,只要能当个中学教师就心满意足了,总比插队落户强,总比拿工分好。

出乎小龙的预料,系领导安排小龙担任学生会宣传委员,直到去拜访了宋老师后,小龙才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宋老师外出招生,系里特意安排他一项任务,招一个会画会写的知青,负责系里的大批判专栏。所以,小龙成了特招中的特招,也就是说,当小龙心急火燎等待入学通知时,他的命运已被钦定了。宋老师告诉小龙:“招你时阻力很大,要不是那次在招待所见过面谈过话,给我留下较好的印像,否则,我是不会招你的。”

小龙听完后突然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为此,引证了孙老师的话,也引证了派性斗争在自己身上的作祟,那个阻力的始作俑者肯定是三角眼苗干事。

那年夏天,小龙参加了最后一次美术创作学习班,共有五个知青,其中一个是哈琼文的儿子,只有他是子承父业,其他几个都是无师自通。小龙临摹过哈琼文的水粉画,为此,小龙对哈琼文的儿子产生一种自来熟的感觉,甚至,有一种敬畏的感觉,心想,名师出高徒,能父出精徒,自己一定要借这次机会,好好向他学习学习。

    小龙创作的题材是《托儿所是我家》,采用竖幅,七八个儿童把竹椅板凳当马骑,呈S型排列,近景是一位两鬓花白的老奶奶坐在椅子上补衣服,目光透过老花镜的上沿望着身边的儿童,满脸的慈祥和幸福。中景是一排竹篱笆和房子的一角,篱笆上面爬满了牵牛花,远景是一辆手扶拖拉机,一看就知道是农村托儿所。这幅画构图简洁,透视明朗,色彩也鲜艳,属于工笔水粉画。

    别人在画,小葛到处发表意见,还引用一些理论术语,夸小龙这次作品比上次画的猪有进步,色彩不是忌讳色了,反映的主题也不错,有时代气息,符合当前的形势云云。

    小龙他们下榻在县招待所,所长是个老头,见这帮会画画的知青,觉得很新奇,有空就来看他们绘画。

    一天,老所长见小龙用碳条在临摹陈衍宁的人物头像速写,就请小龙也给他画张像。小龙说没有画过真人的写生,可是,这位老所长偏偏认准了小龙,非要请小龙给他画像,小龙想想也好,找了个免费模特儿,就刷刷地画起来。半个小时后,小葛和小李在一旁连声说“像像”,老所长更是精神抖擞,挺了挺胸,对小龙投去赞许的目光。

这幅人物头像写生很成功,关键是抓住了老所长的脸部特征。老所长看着自己的画像,露出满意的神情,一叠声地连连道谢。

    那次创作学习班,正巧和当年的招生同步,各大学来的招生老师也下榻在县招待所。而且,那一年的招生和往年不同,音体美艺术门类先招,万一不录取,还可以参加普通招生。所以,整个县城挤满了各路来的知青,真是群英荟萃。孙老师告诉小龙,他已通过关系,为小龙争取到了一个特批名额,参加当年的艺术招生,并叫小龙加紧准备。

    喜从天降,真是喜从天降,学习班还没有结束,小龙就拿着报名通知,问财务室借了10元,乘车去了芜湖,来到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在规定的时间里,先画了一幅创作,又画了一幅人物写生,自己感觉还不错,第二天返回县里,继续搞创作。但是,小龙感觉有点心神不宁,想请孙老师他的父亲帮忙去疏通疏通,因为,孙老师的父亲在芜湖画界是个头面人物。可是,孙老师满不在乎,安慰小龙:“搞艺术的人不信歪门斜道,只要画得好,不怕不录取。”

    几天后,孙老师找个借口出差去芜湖,回来后告诉小龙,他去安师大打听过了,小龙的考分在前几名,叫小龙放心好了。可是,小龙还是不放心,说开后门的很多,以防万一。可能小龙说多了,孙老师有点不耐烦,责怪小龙想得太多。

    那些天,小龙、小葛和小李常去招生人员的住处拉关系,让招生老师知道自己是参加地区美术创作的知青,让他们留个印象。

    学习班结束,小龙回到知青组,“双抢”已近尾声。下放五年来,小龙第一次“躲”过了“双抢”,也是他结束插队生涯的最后一次“双抢”。

    小龙没有参加“双抢”,觉得过意不去,所以,一到队,就抢做重活,早出工,晚收工,可是,人在曹营心在汉,一心牵挂着考试的结果。隔了没几天,公社书记打电话到大队,叫小龙马上去县招生办。小龙急忙赶到县里,先去了文化馆,得到的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叫小龙填表参加大学普招,坏消息,小龙的美术专业考试录取名额被别人开了后门。

对坏消息,孙老师扼腕痛惜,后悔没听小龙的话,还口口声声大骂:“这帮家伙真不要脸,这成什么世道,这不是扼杀人才吗?!”

小龙欲哭无泪,欲道还休,欲罢不忍。小龙想埋怨孙老师又不敢,想再叫孙老师去芜湖跑一趟争取争取,又不好意思开口,求人的事真难啊!当时,小龙就有一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而且,小龙对参加普招心里没底,会不会再发生开后门把他挤掉。

倒是郭医生发威了,河东狮吼,指着孙老师的鼻子:“你看你,你看你,一副脓包相,这件事就坏在你手里,当初,小龙的话你不听,现在倒好,两手一摊,你这不是害人么。”

小龙在边上,一方面听的过瘾。一方面又担心他俩为了自己伤和气,左劝右劝,总算把郭医生心头的火浇灭了。最后,郭医生扔下了一句话:“你这次再不把小龙搞走,我跟你没完。”

孙老师像犯了错误似的,耷拉着脑袋,一根接一根地抽闷烟。

郭医生是个火爆性子,心直口快,她常说的一句话——答应人家的事,就要把它办好,我最见不得这种人,嘴上答应,过后屁不放一个。

郭医生确实把小龙当成了自家人,人说家丑不可外扬,她从不忌讳在小龙面前抖他们夫妻间的糗事,有时,还要叫小龙评理,谁对谁错。孙老师觉得很没面子,要制止她,郭医生更加不卖孙老师的帐。往往这种时候,小龙只能和稀泥,做个和事佬,事后,小龙总是站在孙老师一边。时间一长,孙老师免不了也会嘲小龙:“你就会和稀泥。”

     小龙和郭医生妹妹的亲事,是龙母告诉小龙的,那年春上,孙老师去上海出差跟龙母提起过,而郭医生夫妻俩从没在小龙面前提起,所以,小龙也只装不知。心想,自己为了前途已经“皆可抛”,所以,见到她妹妹,还和以前一样,虽然有说有笑,却在感情线上原地踏步。那年,郭医生的妹妹也插队到了小龙所在县城旁边,所以,三天两头回她姐姐家,小龙每次去都能见到。

    那一阵,县城里挤满了各路来的知青,手上提着大包小包,托关系的,走后门的,个个神情凝重,步履蹒跚,蓬头垢面。见到熟人,互相说话闪烁其词,不着边际。因为,大家都知道,在这微妙时刻,事关自身利益的敏感话题,都是藏藏掖掖的,生怕小人捣鬼,阴沟翻船。

    那几天,小龙的心情又回到了三年前招工失利后的阴霾季节,但是,小龙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上一次强了,再说,还有一次普招的机会。而且,孙老师给小龙透过底,名额是县里直接给的,不通过公社,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除非,全国停止招生,或者,发生战争,那就只好自认倒霉了。小龙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看天意了。

9月1日过了,录取通知还没收到。那些天,小龙又像八年前等滑翔员通知那样,翘首盼望邮递员的到来。去公社打听,说已经有几个知青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小龙更急了。回知青组时已近中午,小龙觉得阳光比上午暗了,路程比去时远了。耳旁仿佛听见小春在疯言疯语——抛啦——!爱情抛啦——!前途抛啦——!小龙——,你回来吧!回来吧——!

到家,组员正在吃饭,见到小龙都围上来祝贺,叫小龙发喜烟和喜糖,小龙被他们搞懵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发什么喜糖?”

    “哎——,”小猴子马上接口叫了起来,“大画家,不要装戆,”边说边拍拍小龙的胸膛,“对伐啦,大家兄弟一场,现在你高升了,随便怎样也要意思意思。”

“不要噱我,我刚从公社回来,没有我的录取通知书。”说完,不睬他们,转身去打饭。

小兔马上跟上来,拍拍小龙的肩膀:“不骗你,通知书在书记家,我们都看到了,小铁匠会帮你带回来。”

    “真的?”

    “真的,骗你不是人。”

    “哪——小铁匠人呢?”

    “我们先回来,他说还有点事。”

    这顿中饭不是吃进肚里的,是倒进胃里的,吃得什么味,只有心知肚明。小龙马上从小猴子那里借了一包烟,一圈轮发下来,小铁匠还没回来,小龙的心那个急呀,急得要蹦出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等不及了,拔腿就往书记家赶。走到半道,遇到小铁匠,小龙心急火燎地向他要通知书,小铁匠装着不知情的样子,还一本正经道:“我没拿你的通知书。”

“他们几个已告诉我了,在你手上。”小龙急得要哭出来了。

小铁匠这才扑哧一笑,手一摊:“香烟。”

    小龙急忙一手递烟,一手拿回通知书,信封上赫然印着一排红色的安徽师范大学,拆开信封一看,里面还印着外语系几个字,小龙缓缓地,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就像拿到了刑满释放证书,天突然亮了。

小铁匠朝小龙的肩膀狠狠打了一拳:“好了,释放了,不要忘了我们这些难兄难弟。”

 离报到还有一个星期,小龙下午就去公社办了粮油转移关系,第二天又去县里办了户口迁移手续,又将通知书像献宝一样递给孙老师:“我已知道了。”孙老师语气出奇的平缓,像大战之后的一场休整。小龙递上一支烟,将火点着,孙老师狠狠地吸了几口,才缓缓地告诉小龙:“你们公社有人向县招生办反映,说你长期脱离劳动,要不是公社书记和县招办几个熟人顶下来,你这次可能走不掉。”

小龙望了望孙老师凝重的脸,想说一番感激的话,突然,觉得语言是那么的苍白,还是大恩不言谢吧,小龙强抑住感恩的泪水,提出去买些烟酒回敬好心的贵人,孙老师把手一挥,“这个事你不用管,我会安排的。”还叫小龙赶紧给家里写封信,报报喜。

    “嗷——,对了,这两天忙昏了头,信还没写。”说完,赶紧问孙老师要了一张纸,刷刷几笔,龙飞凤舞,再三步并两步,去邮局买了信封和8分邮票,像扔重磅炸弹一样投进了邮筒。

小龙被录取安徽师范大学外语系,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因为,据他所知,报考外语先要笔试,再要口试和面试,小龙一试也没试。而且,也没见过招生老师的面,怎么就会招到外语系哪?不过,小龙并不感到沮丧,沮丧的是,当画家的理想泡汤了,破灭了。

(待续)

 

(原创)情磨39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