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172  

2010-11-02 07:22:16|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2. 蜜月之旅(五)

 

第二天上午,龙天翔夫妇乘上大巴士前往纽约,那个金牙保镖没上车,让夏云洁增添了几分神秘感,估计他从洛杉矶一路跟随也和自己一样租车还车,那么,他现在应该是驾车跟随在后。于是,夏云洁不由自主地转身朝后车窗望去。却见一张阴沉的白脸正巧面对着自己,鼻梁上的一副墨镜几乎盖住了半张脸,奇怪!墨镜框架的一角怎么会出现一闪一闪的亮点,是阳光的反射吗?不可能,因为,车外已经是乌云密布。

“云洁,你在看什么?” 龙天翔也和妻子一样回身往后看。

“没看什么。” 夏云洁心怀疑虑转回了身,然后,拿出化妆盒,通过镜子观察那张白脸,奇怪!刚才的闪亮不见了,而那张脸依旧阴沉着,像石膏像一样。

快到纽约时,导游开始收小费,美国旅游行业工资很低,主要靠小费,所以,她们的服务态度很好。这时,正好遇到一场雷雨,透过窗玻璃,远处的闪电从天空钻入地面,同时有好几条。导游介绍说,纽约的夏季雷暴雨很多,破坏性很大,所以,经常会停电。

车到纽约已是下午二三点,来到一家预订的酒店登记入住后,他俩开始观光市容,因为,夏云洁也没有到过纽约,也想一饱眼福。坐上林肯牌TAXI,来到百老汇大街,只见两边的建筑物一样的高,一眼望不到边,所以,龙天翔立马想到了美术透视学。想当初,参加芜湖地区美术创作班时,最难掌握的就是人物透视关系,只能拽上葛军当模特儿。

想到葛军,龙天翔朝身边的妻子睃了一眼,那天镜湖救小孩在医院和葛军相会后再没有碰过面,几次电话联系下来,不是出差就是开会,所以,黄科长托办的事一拖再拖,李校长几次催问,搞的自己很被动很没面子。这次回去后,一定要抓紧办一下,否则,做人的诚信度会降低,以后万一自己有什么事求黄科长,就很难开口了。

“你在想什么?”

夏云洁觉得耳根突然清静了下来,扭头一看,丈夫又在出神入化,用手打了一下丈夫的肩膀。

“你朝前看,两边的楼房一眼望不到边,我们的车就好像在山谷里行走。”

“我问你在想什么?”

夏云洁显然对丈夫的回答不满意,知道他又在诓自己。

“你在想什么?” 龙天翔反问了一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夏云洁反顶了一句。

“知道了还要问。”

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干起了嘴仗,驾驶员虽然听不懂,但是,从反视镜里看他俩的表情,知道这两个黄皮肤乘客在吵架,于是,开响了车载喇叭,滚烫的爵士乐像一盆冷水泼向他俩。

夏云洁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失态,意识到自己喜欢钻牛角尖的性格不好,可是,就是改不掉,每当看见丈夫不言不语时,总喜欢刨根问底,恨不得有一台灵魂摄像机,把丈夫的所思所想来个全程跟踪。

在纽约,交通是立体的,空中道路横七竖八,都是单行道,要去的地方已经看到了,可是,汽车还必须在高楼之间穿来穿去。地铁更是像蜘蛛网四通八达,街面道路也是纵横交错,从第1大道到第98大道像围棋盘一样整齐划一。市内没有公共汽车,只有黄颜色的SCHOOL BUS穿梭在街道上,学生只要站在自家门口就可以乘车上学。

纽约没什么地方可玩的,就连中央公园也没什么可玩的,公园是开放式的,不用买票。他俩在里面溜达了一圈,空空荡荡的,除了参天的大树和草坪,就是供游人歇脚的椅子。倒是联合国总部门前飘扬的各国国旗让龙天翔流连忘返,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五星红旗,想把五星红旗当背景拍下来有点难度,必须仰拍,必须等五星红旗飘扬展开,可是,那天的风刮的不好,五星红旗展开时,却被左右两边其他的国旗挡住了。

“注意黄金分割线。”

龙天翔一边指导妻子,一边摆造型,还不忘提醒妻子按快门时说一声——茄子。

“知道了!知道了!”

夏云洁对摄影根本不感兴趣,一方面自己长相普通不上镜,另一方面有点迷信,担心拍照会把自己的灵魂拍走。

照片洗出来之后,五星红旗只看到三分之二。

回到酒店就洗澡,热水冲在背上,龙天翔感到皮肤痒的难受,而且,越冲越痒,用手一抓,一大片一大片的肿块。洗过后,肿块就消失了,也不痒了。起先,怀疑是水土不服,问妻子洗澡时痒不痒,妻子说不痒。最后,分析下来,可能是牛奶喝多的关系,因为,美国的牛奶又浓又香,自从到了美国,龙天翔把牛奶当茶喝。

在纽约的第一天,让龙天翔体会最深的是城市的整洁和干净,外出一天,皮鞋不沾一点灰,马路上施工时用塑料布遮得严严实实,黑色的垃圾袋放在路边,有专车运走。更让龙天翔感到惊奇的是,所到之处,见不到一快裸露的泥地,要么是草坪,要么是水泥地。

第二天,他俩打算去参观自由女神像,可惜,那天正好不开放,只能远远地眺望。站在哈德逊河岸边,龙天翔感觉有点像上海的外滩,自由女神像的位置就在浦东陆家咀,所不同的是,纽约面临大西洋,而上海面对太平洋。

回凤凰城的机票时间是下午,反正时间还早,他俩来到了美国最繁华的曼哈顿区参观浏览,东走西撞,来到一个外墙上到处喷画着各种乱七八糟涂鸦的街区,龙天翔被这些乱七八糟的涂鸦吸引住了,心想,这些涂鸦为纽约这座城市添脏的同时,也为路人展示了无限想象的空间。于是,一边观看,一边将有点意思的涂鸦拍下来。

“你拍这个干什么?快离开这里。”

夏云洁就想快点离开,因为,整条街空空荡荡的,而且,阴森森的,像到了鬼谷,万一遇上抢劫或绑架,报警也来不及。于是,夏云洁开始东张西望,看看金牙在不在周围。夏云洁先向街的两头快速扫了一眼,没看到金牙,再抬头朝两边建筑物的窗户和走廊打量了一番,也没看见。夏云洁最怕警察和警车,然而,此时此刻,却盼望有一个警察手持警棍向自己走来,最好是过来一辆警车把自己接走。

“不要拍了!听见没有?”

夏云洁几近歇斯底里,因为,她有一个不祥的预感,在回纽约车上的那张白脸总让自己挥之不去,跟丈夫说了,却遭到一番冷嘲热讽。

“你再不走我走啦!”

夏云洁下了最后通牒,朝来时的一头疾步就走。没走几步,前面响起了警笛,“呜——呜——”声越来越近,刚才还在盼望警车的夏云洁,突然转身躲在一堆木箱后面,一动不动。

“云洁!耶——?人哪?云洁——!” 龙天翔拍完了最后一张,发现妻子不在了身边,心头掠过一阵惊恐,拔亮嗓子大叫起来。

“在这里!我在这里!” 夏云洁边喊边招手。

“你躲在那里干什么?”

“警车。”夏云洁用手指了指街的一角。

一辆警车在街的一头急停下来,跳下两个警察,同时,围聚起几个路人。

“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龙天翔不等妻子回应拔腿就走。

“等等我!等等我!” 夏云洁边追边喊。

一个精瘦的白人倒在地上,满嘴鲜血,却还在哼哼唧唧。夏云洁躲在丈夫身后朝地上一望,吓得连连倒退了几步,然后,又往前急跨两步,狠命地拽住丈夫的衣袖往回拉。

龙天翔被妻子莫名其妙地拖走,边走边嘟囔:“你怕什么?又不是来抓你的。”

夏云洁顾不上回答丈夫的质问,连过两个街区,到了一处人多热闹的地方才停步,才气喘吁吁语无伦次道:“那个——那个人,就是我跟——跟你说过的那个——那个人。”

“那个什么人啊?你说说清楚。”

夏云洁的气还没有顺过来,知道不说清楚丈夫还会问,所以,干脆等气顺了再告诉他。

“云洁,你的脸怎么这样啊?” 龙天翔这才注意到妻子的脸像死人的脸,这才知道妻子说的那个人肯定是那个“石膏像”,“走,快去告诉警察,把那个人抓起来。”

“你不要命啦?!万一被他们的同党发现,我俩必死无疑。”

“石膏像”是被金牙制服的,“石膏像”绰号叫“白条”,专门从事绑架拐骗的勾当。在尼亚加拉时,金牙已经注意到他,但不知他要下手的对象是谁?当他乘上和夏云洁同一班车后,才知道夏云洁有危险了,所以,从上午起,金牙一直跟踪“白条”到了事发地点。

本来,金牙不打算出手的,当他看见“白条”往电话亭走去的时候,知道他准备招人前来帮忙,生怕对方来的人多,又来不及通知夏云洁夫妇俩转移。而且,最关键的是,金牙不想惊动他俩,免得游兴大跌。所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一个擒拿封喉,一个肘部封穴,再照面一掌,“白条”应声倒地无法动弹。然后,金牙不慌不忙走向电话亭,拨了991报警。临走时,还对准“白条”的下身猛踢一脚扬长而去。

“小龙,肯定是金牙,是金牙在保护我们,今天要不是有金牙保护,我俩肯定有一人被绑票,而且,他们肯定是冲着画像来的。”

“那怎么办?”龙天翔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有点六神无主了。

“快回酒店,上了飞机就完全了。”

此时此刻,夏云洁反而比丈夫镇定的多,因为,她知道金牙就在自己的身边。

(待续)

 


(原创)情磨172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