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我的父亲  

2009-10-27 15:36:05|  分类: 我的父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对父亲印像不是很深,因为,父亲在浙江省湖州航运公司工作,一个来回至少四五天,有时候遇到修船,一二个月不回家,回到家呆不了一天又要走。但是,每次公休在家呆得时间很长,接近五十天。

    父亲比较喜欢我,看我晚饭过后自觉做功课,就会拿我做榜样训斥不做功课的哥弟,看我天不亮就起床去菜场排队买菜,又会以我为榜样怒斥哥弟几个懒,看我学习成绩比哥弟几个好,更对我另眼相待。相待的形式有好几种,譬如,偶尔吃一回肉,每人一块,尚有剩余,父亲会给我添上一块;父亲很爱吃的细盐拌花生酱下酒菜,每餐才小碗半碗,也不忘叫我品尝品尝。

但是,有一回父亲对我的优待却叫我受不了,那是一个夏天的午饭后,父亲唤我和他一起睡午觉,还用手臂搂着我,父亲满嘴的酒气加上如雷的鼾声,叫我躲又躲不掉,睡又睡不着,比铁链锁身还要难受千百倍。

    那几年,父亲的下酒菜多半是猪头肉,猪耳朵,猪尾巴,以及,猪的内脏,如:猪肺,猪肠,便宜。父亲酒后喜欢神吹,吹得内容多半是与他不相干的,所以,我也听过算过,印像不会很深。

有一回,我家的一个远房姑父来串门,和父亲俩边喝边聊,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聊着聊着,俩人聊到了解放前,聊到了“八年抗战”,父亲也聊到了自己。这时,姑父手指着我们父亲,面对着我们夸张地说:“哎呀,捺爷老头子狠呃,敢打日本宪兵,要不是那个翻译,捺爷老头子就活不到今朝。”

事情是这样的,日本占领上海,老百姓成了亡国奴,外出必须带好良民证,走路必须按规定走,见了日本兵必须鞠躬。那天,父亲走在路上,路对面站岗的一个日本宪兵“叽哩哇啦”朝我父亲边喊边招手,父亲日本话听不懂,做的手势看的懂,穿过马路来到日本宪兵跟前,日本宪兵二话没说,上来就是一个巴掌,父亲回手就是一拳。然后,父亲被带到宪兵队;然后,宪兵队长怀疑父亲是浦东游击队的人;然后,叫来翻译进行盘问。正巧,翻译与父亲认识,向宪兵队长担保父亲不是游击队,总算有惊无险。

    自从听了父亲这一段经历后,父亲在我眼中的形像开始高大,开始神秘。高大是指敢打日本宪兵,神秘却是家中墙上挂着的二幅相片。

第一幅是五条汉子一字儿站开,个个身穿皮大衣,脚蹬皮鞋,头戴呢毡帽,一副威风凛凛的派头。母亲说他们是把兄弟;

另一幅相片是父亲三十寸的半身照,身着笔挺的洋装,配戴着一条斜纹领带,三七开小分头油光净亮,一副气宇轩昂的气派,使我家的破屋蓬筚生辉。凡是到我家的客人,看到这副大照,都会由衷地发出几句赞叹。怪不得隔壁的说书朋友好几次在我面前说我父亲长得像赵丹,后来看电影《虎门硝烟》时我特地留神观察,发现确实有点相似。

    我们弟兄五个成人后,没有一个长得比父亲高大;没有一个长得比父亲魁梧;没有一个长得比父亲形像光辉。怪不得在父亲去世多年后,我曾经试探过母亲,叫她再找一个老伴,母亲说:“我已有过你父亲这样的男人,其他的男人我已不稀奇。”可见父亲的形像在母亲的心中是多么的沉淀,多么的不可动摇,不可磨灭。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