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童年10  

2009-09-29 09:59:13|  分类: 我的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搬回老屋后的第二年,外公外婆和舅舅也从芜湖来到上海。

外婆差不多每晚都要到我家来坐坐,与母亲聊聊家常,谈谈舅舅的婚事,讲讲外公的坏话。还对我们几个子女评头论足,说我哥哥闷头闷脑;说我二弟的脸像茄子脸,不好看,不知道像谁;说我二姐眼皮夹紧,半边脸部的颧骨下陷,最难看,将来肯定是近视眼;说我大弟是歪迸头,也不好看;就数大姐和我最好看。

那年小弟还未出生,要不然也逃不过外婆的一番评论。母亲对外婆无所顾忌,不加遮掩的评论有共鸣也有袒护和奚落。袒护的是二姐。

说起二姐还有一段故事。母亲生二弟那年,我家住在上海炼油厂公房的二楼。有一天,我们姐弟几个玩滑楼梯,二姐不慎从二楼摔到底楼,脸朝下趴在水门汀地上不动了。当时我就在底楼,看得一清二楚,吓得站在原地也不动了。

大姐在二楼,急忙叫母亲,母亲急奔到楼下。一边大声叫唤二姐的名字,一边翻转二姐的身体。可是,二姐没有反应,鲜血满面,血肉模糊,急忙送医院,命是捡回来了,脸部却留下了终生的瑕疵。

    母亲还揶揄外婆说话不着边际,并自嘲二弟长得像隔壁的张木匠。当时,我不明白是句俚语,更不懂它的真实含义。心想,南边是大伯家,北边是二伯家,所以,嘴快,就插了一句:“我家隔壁不是张木匠。”引得母亲和外婆哄堂大笑。

笑声甫定,外公也来串门,还带来一些自己种的扁豆,丝瓜之类的蔬菜。外公已退休,不善言语,是个老好人。

外公一来,我们弟兄几个都争相抢着表演一番外公教我们的倒立,个个演得东倒西歪,滚成一团。逗得外婆张着缺牙的扁嘴“咯咯”大笑,半天合不拢。惹得母亲大声呵斥:“不要人来疯。”

我们却听不进,照样人来疯,照样倒立,照样要骑“马”。“马”就是外公,叫外公当“马”,是有原因的。

那年代吃不到牛奶,但可以吃到马奶。每天清晨,由远而近传来“叮当,叮当”的马铃声。我一个箭步窜到院门外,只见一匹大白马,裹着红色的马鞍,马脖子上挂着一只金黄色的铃铛,煞是好看。

马奶随挤随卖,我对马奶不感兴趣,我渴望骑马,便向母亲央求。卖奶人早已看出我的心思,答应让我在马背上坐一会儿,但是,马不走也不动,不过瘾。

于是,就骑外公这匹会走会动的老“马”。老“马”跑不快,外婆就怂恿我拿根鞭子抽,“马”才跑得快。母亲却不让,一边拽我下“马”,一边说让外公休息休息,一副心疼的样子。随后,我们弟兄几个自己当“马”轮流骑,又是一片人仰马翻。

在欢快的笑声中,外婆手拍膝盖“嘻嘻”笑道:“我宁愿喜欢拆天拆地的小孩,也不喜欢闷头闷脑的小孩。”

前一句指的是我,后一句指的是我哥哥。因为,哥哥呆在一边只当观众,好像很斯文的样子。其实,哥哥只比我大三岁。哥哥不讨外婆喜欢,也不讨母亲喜欢,尤其是哥哥参军复员后,母子之间多有龃龉,最终导致母子亲情渐淡,直到母亲故世多年,哥哥还在耿耿于怀。(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