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童年6  

2009-09-24 09:06:16|  分类: 我的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回到老屋后半年,二弟大弟和我进了托儿所,我读大班,他俩分别在小班和中班。教我们的都是中年阿姨,不像现在,都是清一色的幼师毕业生。

那时的托儿所就学唱歌跳舞做游戏,不像现在,搞什么学前教育,智力开发等玩意儿。所以,学了什么歌,跳了哪些舞,印象不深,只记得丢手绢的游戏,因为我跑的快,回回都能赢。

那几年,托儿所伙食很好,至今让我回味无穷的是大黄鱼豆腐羹,算得上是一道美味佳肴,吃的好,也吃得饱,也不用去偷饼干。

在班里,算我个子最高,没人敢欺负我。倒是二弟大弟常被人欺负,动不动要我出手帮忙。久而久之,我成了他俩的保镖,更成了他俩心目中的“黑帮老大”。由此,也助长了我的威风和威望。回老屋半年不到,身边慢慢围聚起一帮小伙伴,我成了他们的“男聚头”。(孩子王)

    那年头,缺电视,缺电脑,缺游戏机,就是不缺小孩。孩子们聚在一起就要玩,就要找乐事做。最有刺激的游戏就是“不许动”,也就是现在电脑房玩的“警察抓小偷”。

    游戏开始前,先由我安排双方人数,强弱搭配,年小的都想加入到我的一边,被加入后马上欢呼雀跃。通常输的都是对方,因为,我跑得最快,方法最多,最拿手的战术就是抄后路,当对方躲在墙角正在探头探脑时,我已蹑手蹑脚在他身后出现,屏着呼吸,快速靠近,猛扑上去,一举擒获。

    还有一项游戏——扔老爷头。每人手执半块砖,分两边,人数各半。这项游戏其实就是保龄球的祖宗,扔出自己的砖,将对方竖着的砖推倒。我的技术堪称一流,人称“一枪头”,第一推最难,因为距离最远,我却能连推五回,回回命中。待我方一圈结束,对方连第一推还没过关。所以,伙伴们都想加人到我的一边。为此,我还专门收留对方不愿要的“残兵败将”纳入我的麾下,即可博取他们的欢心,又可增长我的威望,一举两得。

    除了“不许动”,“扔老爷头”,我们还玩各种各样的游戏;打弹子,“打菱角”,刮香烟牌子,“斗鸡”,“跳山羊”。女孩玩的名堂不多,仅仅是“造房子”和跳橡皮筋。

小孩玩性大,根本没有时间概念。好几回,当我蹲在地上聚精会神打弹子时,屁股上被狠狠揍了一下,猛跳起来,回头一看,见母亲手中拿着一把扫帚,绷着脸,瞪着眼,嘴中蹦出几个字:“回家吃晚饭去。”

我一边往家跑,一边还没忘与伙伴打招呼:“明天再玩——。”

    玩伴们很讲义气,以后,只要他们一见我母亲手中拿着扫帚,立马给我报信:“大块头,快跑!你妈来了!”

    晚上,母亲不许我们出去,这是母亲给我们立下的规矩。

一开始我守不住,老要犯规。其实,就是守不住自己两条腿,老要往外跑。于是,母亲对症下药,当我夜晚酣睡之际,掀起盖被,手执麻绳,对准我的两条细腿猛抽。

成年后,母亲一提起这事,就要牵我头皮(即麻绳抽腿),还美其名曰:“只疼皮肉,不伤筋骨”。

母亲不同意我们晚上外出,理由是什么?我当时不明白。现在想想,不外乎下列几点:其一,白天上班管不到我们,晚上可以管了,要管的话,我们必须在她的眼皮底下;其二,晚上在外不安全,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没法向我们的父亲交代;其三,可能是母爱,天底下做母亲的都希望孩子在自己的身边。

当然,那年头不用担心小孩被拐卖,家家多的是小孩,不稀奇,谁如果是独生子女,那才叫稀奇。

    “男聚头”给我带来荣耀和光彩,也给我带来麻烦和灾难。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