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知青的壮举  

2009-06-26 14:26:07|  分类: 知青的壮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利用知识青年抓赌,在我们大队表现得淋漓尽致,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惊心动魄。甚至,还惊动了中央的一位大人物。

我们大队12名男知青参加抓赌两次,第一次发生在初冬,第二次发生在春末夏初的季节.

  初冬这一年,农村赌博日益盛行,不少社员逃避上工地,日赌夜博,有的社员白天上工地,晚上赶回生产队参加赌博,一赌赌到深夜,有时赌到大天亮,严重影响了白天的工作和开河的进度。

当时,赌风最严重的是上阳村生产队,也就是大队书记的准女婿三犟子那个队。于是,在大队领导的安排下,由三犟子当向导,我们在工地上的几个老知青,手拿垒球棒似的专政木棍,趁着黑夜,向上阳村生产队进发。

那天晚上,我急着赶一篇稿子,所以,没有参加这次革命行动。等我写完稿子,睡着后,他们才回来。小J告诉我,这次抓赌,大获全胜,将赌徒一网打尽,收缴了全部赌资。我听了很过瘾,但是,小J惋惜道:“美中不足的是,三犟子的头被自己人打破了。”

    “怎么会哪?”我急着追问了一句。

    “我们将聚赌人家的外门堵住后,派三犟子先进去侦察情况,谁知道,三犟子这个蠢货,出来时低着头、弯着腰、弓着背,从门缝里贼头贼脑地遛出来,被小华当头一棒。”小J说完后,又连骂了三犟子几句才解气。

    第二天,我将抓赌的事迹写了一篇通讯稿,在全公社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得到公社领导的重视和支持,我们知青小组的名声,在一夜之间红了起来,连县广播站也报道了我们的事迹,小J作为组长,率先加入了共青团员。  

 这是第一次抓赌,第二次抓赌发生在1972年的春末夏初交际时期.

  一天晚上,正当我们要睡觉的时候,大队民兵营长来到我们住处,说在小徐湾生产队有人聚赌,叫我们和他一起去抓赌。当时,小三子在外面算帐,小Z在别的生产队帮忙搞拖拉机车水,家里只剩我,小L,小S,小H和小Y五人。小王和小白牛都还没回来。正巧,组里来了一个小H的朋友,是从新疆逃出来的,小Y有点担心,我就跟营长说,我留在家里看家。于是,他们四人赤手空拳跟营长一起去抓赌。

    我在煤油灯下一边画画,一边等他们回来,一边监视着新疆来的不速之客。画啊等啊,等啊画啊,还不见他们回来,我可不敢睡,直到那位不速之客发出鼾声后,我才敢闭上眼睛。

    一觉醒来,天已见亮,起床一看,怎么,还是我和不速之客两人。过不多久,屋外传来一片嘈杂声,第一个进门的是小三子,后面跟着生产队队长和几个老乡,小三子脸色极度惊恐,嘴里不停的在念叨,怎么办?怎么办?而且,上气不接下气,像要哭出来似的。我估计出大事了,而且,跟抓赌有关。果然,不出我所料,小L和营长正在公社卫生院抢救。我一听,脑袋轰的一声,拔腿就朝卫生院赶。

    赶到卫生院,小S,小Y和小H都在。进到病房一看,营长在昏睡,小L的整个脑袋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只留右边的一只眼睛,鼻孔和嘴巴没包上,衣服的前襟血迹斑斑。姜医生说,一共缝了二十几针,只差一点点,小L的左眼就要报废了。

一会儿,分管五七工作的沈干事也赶来了,当即决定,立刻转到县医院,由我护送和护理小L在医院的一切事项。于是,两副担架被抬上两条木船,沿着郎川河溯流而上。

    小L和营长同在一个病房,前后一共住了将近一个月。小L的父亲和大哥大嫂两天后赶到了,县五七干部来看望了小L和营长,接着,公社书记,大队干部,生产队社员都来看望了小L和营长。从小L对他亲人的叙述中,我才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那晚,他们冲进赌屋后,见到几个不是本大队的社员,还有几个躲在里屋的蚊帐后面。小L,小S和小Y只是把住大门,不让他们逃走,小H一人跑到里屋把人赶出来。突然,只听里屋有人大喊一声:“打他狗日的。”

随即,外间的油灯突然被人吹灭了,小L他们几个只好撤到屋外。谁知,这帮赌徒杀性四起,手拿锄头和泥锹,不问三七二十一,见人就打。营长被锄头砸在头上,当即倒地。小S上去搀扶,也遭到一锄头L最倒霉,先是被泥锹当面一砸,感觉不好,回身就逃。

由于手捂着脸,天又黑,看不清路,跑反了方向,朝着外村赌徒的生产队方向跑。那个丧心病狂的赌徒,手拿泥锹,在后面一路追赶。一直追了有两里路光景,直到小L跑不动了,跪下来求他开恩,赌徒还对着小L拳打脚踢。等赌徒骂骂咧咧离开后,小L神志才开始有点清楚。

虽然,小L跑错了方向,可是,离卫生院却近了。他手捂着面颊,沿着黑咕隆咚的田埂,三步一趔趄,敲开了卫生院的大门,才得到及时的救治。但是,小L流掉的血,至少有一斤多。

    民兵营长的伤势虽然不流血,却是暗伤,是中度脑震荡,昏迷三天后才醒过来。十天后,大脑的神志才慢慢恢复,才慢慢回忆起当晚事情的经过。营长说,他第一个冲进去,本大队的社员一个没敢动,外村的人有好几个,他只听到里屋发出奇怪的声响和小H的催叫声。突然,油灯灭了,接下来的事,他就记不得了。

    赌徒为什么要吹灭油灯,为什么敢用农具将人往死里打,为什么还要追赶小L这么长的路,小L跪下求饶了,而且,满脸血肉模糊,为什么还要施行暴打,而且,赌徒知道小L是知青,还说打的就是知青,难道,他们跟知青有不共戴天之仇吗?后来,据外村赌犯交代,他们要打的是小H,说小H以前偷过他们的西瓜。那天晚上,小H又用竹竿,隔着蚊帐戳他们的脸,一下子被激起了火,所以......。

    刚开始,几个凶手被抓起来后,觉得有后台,气焰很嚣张,打电报谎称母亲生急病,把一个在外当军长的远房亲戚叫来。这个军长了解内情后,第二天就回了部队,并表示,一切按法论处,绝不干涉地方办案。

后来,凶手的家人又赶到北京,找当高官的一亲戚,请她说情。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那一年,中央正在抓迫害知青的典型,这个赌徒正好撞在枪口上,天皇老子也帮不了他的忙。最后,打小L的凶手被判了三年,打营长的凶手被判了一年。

    我在医院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天中午去郎川饭店买0,3元一碗的猪肝汤给小L吃。前十天,每天都要给他喂饭,还要帮他洗脚,脸是没法洗的,还要跟他谈心。

小L的父亲是个老好人,见我在陪他的儿子,对我千谢万谢,对地方上的干部也没有过多的指责,反而劝慰营长好好养伤。如果是小L的母亲来的话,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所以,小L的大哥没让她来。还好,民兵营长自己也受了伤,否则,真不好交代。

这一次抓赌事件发生后,我们知青小组的名声家喻户晓,我们上海知青的声誉如日中天,不久,小蓝也加入了共青团.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