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精彩的一堂课  

2009-06-02 10:40:07|  分类: 精彩的一堂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令我最感兴趣,终身难忘的,在安徽师范大学大一的现代汉语课。

教我们的是位教授,湖南人,五十开外,脸黑的像包公,貌不惊人。但是,他的教学风度和教学艺术却惊倒了我们,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尽管他的满口湖南腔不怎么好懂,还是让我听的津津有味,回味无穷,至今难忘。既大饱了耳福,又大饱了眼福,还受益非浅,使我在25年后的语文教学中,依样画葫芦,收到了较理想的教学效果。

    他教的第一堂课是关于字词句的组合与搭配。教授先在黑板的中间写了一个“鸟”字,然后,问我们这是只什么鸟?

由于是第一次听他的课,有点拘谨,没人作出回应。老教授见无人回答,一边在讲台上来回走动,一边大声地说:“你们不说,我也不说也。”还装出很生气的样子。

突然,他展颜一笑,转身走到黑板前,在鸟字的前面写了一个“花”字,转身告诉我们说:“乌鸦全身一片黑,不好看,像我一样,长得黑不溜秋的,也不好看,好看的鸟应该是花鸟,你们说对不对?”

    “对——。”底下的人齐声回答,我们的情绪被调动了起来。连女学员也抛开了矜持,和我们男生一起响亮地回答,还放纵地大笑。

    待笑声甫停,老教授又抛出第二个问题:“你们说,这是个大花鸟呢,还是小花鸟?”

这一问,底下炸开了锅,有说大的,有说小的,有说不大不小的。其实,老教授根本不需要我们的回答,这是他的一种教学手段和方法,就是要把我们当牛,任他牵着我们的鼻子走。

老教授转身回到黑板前,在花字的前面写了一个极小极小的“小”字。前排的学员才能勉强看出来,(在阶梯教室上课,有一百多号人) 都笑了起来,后排的学员根本看不出,听到前排的学员在笑,心里痒痒的发急,都伸长了脖子盯着黑板看,几个胆大的学员干脆跑到黑板前面去看。老教授非但不阻止,还站在一旁洋洋得意。我想,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每个学员动起来,让每个学员围着他转。

    接下来,老教授开始讲授语法知识,说“小,花”两字是形容词,修饰“鸟”这个名词。再接下来,老教授又抛出第三个问题:“你们说,还有什么形容词可以修饰‘鸟’这个名词?”

这一问,不仅我们的“牛鼻子”被他牢牢地拴住了,连我们的思维也被他牢牢地抓住了。大伙开动脑筋,集思广益,你一言,我一句,都想力拔头筹,答出令老教授满意的答案。

其实,老教授又在故计重演,正确的答案已在他的肚中。老教授又转身在“小”字前面加上了“美丽的”三个字,但是,老教授的板书并不美丽,像小学生的字,歪歪扭扭。

    老教授的授课还在继续。

老教授又抛出了第四个问题:“你们说,美丽的小花鸟是一群呢,还是一只?"

老教授喜欢用选择疑问句,是最好答的,也是最难答的。所谓好答,答案是现存的,选一个就可以了;所谓难答,不知老教授的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所以,这一次的回应显然低落。

老教授见这一招失灵,有点不甘心,又采用了激将法:“你们不说,我也不说也。”又假装生气的样子。

老教授这种返老还童的憨态,足实让我们忍俊不禁,为了不扫老教授的兴,我们随性所欲地答了一下,有说一群的,有说一只的。这下,老教授又一次展颜而笑,又转身在美丽前面加上了“一只”两个字,接下来又分析语法,“一”是数词,“只”是量词。

讲到量词,老教授又是一番侃侃而谈,说英语中没有量词,所以,外国人学中文,最怕的是量词,将一个人说成一头人,将一棵树说成一根树,将......。又引得我们哈哈大笑,好像在听单口相声。

    其实,金老师(我的英语老师)在教我们冠词时,也提到这种现象。因为,英语中只有“a, an, the”三个冠词,涵盖了中文里所有的量词,而中国的量词有上百个,难怪外国人搞不懂,搞不清,学不会,学不好,经常会闹出一些笑话,也不足为奇了。

    再接下来,老教授手指黑板问我们:“这是不是句子?”有说是的,有说不是的,为了是与不是,学员互相之间还争了起来。我当然知道不是句子,因为,我已看过教材,句子要有动词,这跟英语是一样的。

老教授也不理底下的争论,自管自在远离鸟字的后面添上一个龙飞凤舞的“飞”。我们一看这个夸张的飞字,又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过后,老教授却板起脸,一本正经地问:“一只美丽的小花鸟在哪里飞?”

这一回,老教授用了特殊疑问句,这个问题更不好答,因为,答案太多。老教授也不等我们回答,就在“飞”前面加上“天空中”三个字。写完,老教授请我们将黑板上的句子读一遍,“一只美丽的小花鸟天空中飞”,好象不顺口。老教授看出了我们的疑惑,请我们把句子改一下。大家又是七嘴八舌,又是一番议论,又是一番争论。最终,老教授采纳了大多数人的意见,在“天空”前面加上了“在蓝蓝的”四个字。这样,完整的一个句子就出来了。

    可是,老教授又别出心裁,再请我们把句子扩写一下。我环顾四周,大多数学员都干瞪着眼,我的智慧也被狼叼走了,不知该从哪里扩起,怎样扩。

老教授见我们都哑口无声,阴阴地干笑了几下,转身在“飞”字后面添上了“来飞去”三个字。写完,把粉笔一扔,将黑板上的句子重重地读了一遍,尤其将最后面“飞来飞去”四个字,故意拖成长音,摇头晃脑,读得怪腔怪调,又一次引得阶梯教室里一百多个学员轰堂大笑。

    这时,下课铃声响了。我觉得这堂课好象刚开始,以为铃声打错了,正在纳闷中,老教授再一次转身,在鸟字的上面写上主语两字,在飞来飞去四字的上面写上谓语两字,在天空的上面写上状语两字。

    这堂课一结束,学员们都觉得教授的知识传授恰如醍醐灌顶,甘露洒心,都觉得意犹未尽,都围聚在老教授身边问这问那。至此,我才真正品味了一个教授的价值,能听这样的教授上课,真是三生有幸。在我的一生中,能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一堂课的,就是这堂课,而且,是空前的,也是绝后的。由于是全身心的投入,这堂课成了我脑海中永不磨灭的烙印,所以,事隔30年后的今天,我还能将整堂课原原本本,完完整整地写出来,绝非是凭我顽强的记忆,而是教授那生动形象,风趣幽默,出神入化,点石成金的教学艺术,像一张永不磨损的光盘,伴随着我的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