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开门办学3学工  

2009-06-02 12:00:02|  分类: 开门办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大三时,在芜湖光华玻璃厂的学工整整一个月,每天早出晚归,就跟工人上班完全一样。

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往流水线上运转中的热水瓶胆里面丢三小块圆木垫片,师傅告诫我们千万注意,不要碰破了手指,可是,一不小心,手指就会擦到快如刀锋的玻璃口上.

技术活是不让我们干的,所谓技术活,就是手握一把喷出上千度高温的喷火枪,火是蓝颜色的,能将玻璃烧融化,热水瓶胆外层底部的一个烧结点,就是靠喷火枪烧出来的。还有更高的技术活,就是将烧融化后的红红的液体玻璃拉成各种形状的瓶子,简直跟变魔术差不多。

车间的工人以男性为主,我们干得简单活都是女工做得活,所以,我们一去,这些女工就没事做了,就和男工们闲聊。

有一个女工长得很标志,有点像秦怡,于是,就成了几个男工打情骂俏的对象。尤其是在中饭后半个小时的休息间隙,他们无所顾忌的肢体动作,比起在插队时窑厂说书的老朱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想,这也许是他们为人的最大乐趣,也许是他们每天乐于上班的最大动力,要不然,他们就会像电影《摩登时代》里的卓别林,成了只会工作的机器人。

    第二次学工在芜湖纺织厂.

一开始,我和小钱俩被安排在整烫车间劳动,我俩的工作,就是将从机器上卸下来的一个个笨重的滚轴抬移到一边。活有点重,也有点累,但是,不是很忙,可以做做歇歇,比起织布车间要清静的多。因为,在织布车间里,俩人面对面大声说话都无法听清,几百台机器发出的噪音,少说也有200分贝。

我听到的噪音最响的一次是在军用飞机场,那是学军时安排的一项活动。战斗机发出的轰鸣声,让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震耳欲聋,这种响声少说也有300分贝。据说,在这种噪音里连续呆上半小时,正常人就会变得不正常,就会歇斯底里,就会发疯。

    小钱几乎要发疯了,但不是在飞机场,是在整烫车间。

工人师傅将笨重的滚轴卸下来时,每次都会往钢板铺设的地面上摔,所以,每间隔十来分钟,就会听到“砰”的一声金属炸响。每响一次,小钱就会被吓得身体往上一蹿。一开始,我也被吓跳过几次,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但是,小钱却不能,小钱的抗吓力实在太差,明明看着工人师傅将滚轴往下摔,随着“砰”的一声,小钱的身体必定会条件反射地往上一蹿,想控制都控制不住。我担心小钱会闹出心脏病来,就叫他用棉花把两耳塞起来。如此一来,小钱的抗吓力提高了,身体不再往上蹿了。但是,每响一下,小钱免不了还是会打一个哆嗦。

    照理,像小钱这种特殊情况是可以换车间的。但是,小钱却不愿提出来,他有思想顾虑,生怕让工宣队知道后,会在学工小结上留下不好的一笔。所以,他宁愿冒着得心脏病的危险“跳桑巴舞”,也不愿在人生的履历表中被塞进一份影响前途的记载。

在那个年代,前途往往和政治是连在一起的,看一个人的表现,主要是看政治。所以,在我们那一代人的履历表中,都有“政治表现良好”或“政治表现一般”这样的字眼。因此,像小钱这样的事例是屡见不鲜的,是司空见惯的,是见怪不怪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