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重返蹉跎岁月9  

2009-05-27 11:01:50|  分类: 重返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

  见到朱会计(大队会计)时,他正坐在大门口外.他见到我们后,就从椅子上弯腰驮背颤巍巍地站起来,再伸出颤巍巍的双手,迈着颤巍巍的脚步。我急忙跨上一步,拉着他的双手,叫他快坐下。家中还有一个妇女在给婴儿喂奶,我估计是他的儿媳妇,但不知是第几个,因为,朱会计有四个儿子。

重返蹉跎岁月9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进屋入座后,小懒妈就到镇上去找小懒,临走时,还不忘关照去她家吃中饭,我说中饭就在朱会计家吃了,叫小懒过来坐坐就可以了。

    我把邓老师和女儿介绍给朱会计互相认识后,就问起了他的病情。朱会计告诉我 ,他得的是帕金森,也就是美尼尔氏症。这个病我知道,就是发病时会天旋地转。但是,十年前,他来我家时,只告诉我说腰直不起来,所以,不想在上海打工了,没想到,现在成了一个废人。我问治病的药贵不贵,他说还好,不贵,每月二十多元,要常吃,不能断。

    朱会计爱人上街去了,不在家。不一会儿,小懒和他妈妈一起来了.小懒的样子没变多少,就是满脸的络腮胡须很扎眼,脸很黑,皱纹明显比我多。他说他在上海打工,5月1号刚回到家,回来泡稻种,等插完秧后再回上海。

记得插队时,我们那里种双季稻,开春就泡稻种,这个时候,早稻秧应该插完了,看来,当地农民只种单季稻了,看来,青黄不接的日子已成了过去,已成为历史。我问小懒在上海哪里打工,他说在浦东合庆,我说合庆离我家才十几里路。他说前几天在上海时,他还跟他的小舅子念叨起我和小吴,没想到我也在浦东,离他们这么近,说下次再去上海,一定到我家来玩。

    我问小懒,洪队长家住在哪里,小懒说就在前面不远,我就叫小懒陪我去一趟洪队长家。

三十多年了,洪队长的身板还是那样壮实,而且满面红光,洪队长的爱人也气色很好。问起他家的几个孩子,洪队长说,大宝死了,二宝不成器,离了婚,给我倒茶的是四宝,才三十出头,所以我不认识,但是,长得像二宝。

    洪队长告诉我,我在芜湖读大学时,他和朱会计去找过我,但是,没找到,听说去开门办学了。我问他们去芜湖办什么事,洪队长说去搞化肥,但是,没搞到。洪队长还告诉我,我走后,生产队又来了几个知青,是知青队解散后分来的。说话间,洪队长又回忆道,说我滑头,说小吴(和我同队的知情)老实,讲到小吴,小懒插话道:“吴寅兔死了。”

    “什么?吴寅兔死了?”我怕听错了,又追问了一句。

    “是被钻井皮带打死的,打在正面,好象是招工后的第三年吧。”

    “你怎么知道的?”我还是有点不相信。

    “我和小吴一直在通信,是小吴单位的人写信告诉我的。”

    来到生产队,这是我听到的第七个死讯,还有五个分别是小懒的爷爷和老丈人,朱会计的大弟,以及二老和三老。其实,死的人肯定很多,我没有一一去打听,生老病死是正常的,但是,小吴的死,却是枉死,难道他是替我去死的吗?是我把这个招工机会让给了他,如果不让给他,死的应该是我吧?看来。老天爷不想让我早死。而且,小懒告诉我,小吴死的时候,还没有结婚。如此,小吴原本想娶个"下面一样"的农村姑娘的最低愿望也没有实现,我不免为他感到惋惜,感到痛惜。

    记得,小吴招工后我去过他家,曾见过一次,隔年再去,邻居说搬家了,搬到哪里也不知道。我想,小吴会来我家的,可是,一等等了三十多年,小吴却没有来找我,今天,等到的却是他的死讯。看来,吴寅兔的命不好,在此,我只能通过文字来寄托我的哀思,望寅兔在天之灵安息吧。

    在洪队长坐了约半个小时,我请洪队长保重身体,边起身告辞。

    回到朱会计家还有二十米开外时,他爱人何老师老远就对我喊:

“小陈,你学生来看你啦。”

我想,我没在这里教过书,哪来的学生,进门一看,果然是我的学生,是毕桥中学的高一学生,叫李俊芬,是何老师的表妹。边上坐着得是她的丈夫,他说认得我,可我一时想不起来,朱会计说是下阳后生产队的,姓林,在幸福小学教书。小李还是那样活泼,还是那样健谈,我问了毕桥中学的情况,小李告诉我,丁老师还在毕桥,其他老师的情况她不清楚。还说丁老师的老婆是比她小两届的一个学生。这样看来,丁老师走了一条师生恋的婚姻之路,走了一条老夫少妻之路。估计,他俩相差有十五六岁。

   说话间,何老师叫我吃西瓜,他们都已吃过了,西瓜很甜。小懒妈和小懒先回去了,临走时,叫我们吃了晚饭再走,我说来不及了,今晚要赶回县里,吃过饭后我再去坐坐吧。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