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重返蹉跎岁月7  

2009-05-27 10:29:55|  分类: 重返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兜了一圈老街,虽然看到了旧物旧景,但是,没有看到旧人,所以,心里既空落落的,又有一种惆怅堵塞在心头。

回到家,按了门铃,邓老师已起床,问我去了哪里,我说到老街去逛了逛。我问邓老师,为什么老街还没有拆,邓老师回答我,个别住家要价太高,谈不下来,所以......。我说,哪个电影厂要拍解放前的镜头,老街是最好的场景,邓老师听了,嘿嘿干笑了两声。

    一会儿,邓老师买来了肉包子和烧卖,这两样东西学校的早点经常有,我却不喜欢吃,原因是肉馅不地道。但是,郎溪的肉包子很好吃,肉很香,我一气吃了四个,还吃了两个烧卖。

我在吃早点的时候,女儿还在睡觉,我起床时,还听到她的打呼声。邓老师说我也打呼,而且,响得很,所以,他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我说,这晚我和女儿一定要去宾馆睡觉,否则,太影响他们了。林医生却发话了,什么影响不影响的,她说她以前老失眠,就是昨晚没失眠,和我女儿俩聊了聊了就睡着了,一觉到天亮。

     女儿吃完早饭,我和女儿及邓老师三人就出发去了幸福公社,原来小琴也打算和我们一起去,由于要临时加班,就不去了.

     车子从县道一拐进乡道,坑坑洼洼的路面一览无已。

邓老师说,这段路全被挖沙的车子开坏的,过了花园口,路就好走了。我的长安奥托在犬牙交错的路面上颠簸,又一次厉经创伤,所以,车速很慢,而且,七怪八弯,好在交汇的车辆不多,整条马路任我开。

车过花园口,路面开始平整,到了一个三岔路口,邓老师叫停车,我们三人下了车,邓老师指着前面的一条大河给我俩介绍说,这里就是新,老郎川河的交汇处,河水很清,河面也很宽,但是,河上不见船只,女儿用相机拍了几张照。

    再上车继续开,沿途见到的是一片青绿的庄稼。邓老师说是稻子吧,我说是麦子。我告诉女儿,书上说得青黄不接,就是指现在,青的是水稻,黄的是麦子,马上就到午季了,真是农民一年中最缺粮的时候。可是,我没有看见插秧的农民,也没有看见水稻,这是咋回事呢?!

    不久,车子来到了大王村的十字路口,我下车一打听,路人给我指了一条去幸福公社的路。回到车边,我告诉女儿和邓老师,小蓝刚招工时就住在那里,边说我边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排瓦房,而且,我在那里还歇过一夜。

    大王村离我娘家生产队才三里路,车子只要十分钟就开到了,我就要回到阔别37年前的生产队了,不知队里的老乡还有几个健在,我想见得好人还在不在,我想见的好友在不在,我想见的干妈还在不在?

车子沿着笔直的沙石路开到了公社的驻地,马路边横七竖八停着好几辆客车,有到郎溪的,有到东夏的,有到飞鲤的,还有到毕桥的。这里原来是一片沙滩,如今已盖起了不少商店和居民住房。

我把车子停下来,一打听,几个老奶奶热情地告诉我,沿着这条路左拐一直开,车子可以通到下阳前生产队。我一听,高兴得不得了,心想,还好这次自己开车来,想去哪里,四个轮子就能把我带到哪里,再也不必像37年前靠两条腿来走。

车子穿过上阳村生产队后,马路朝着村外的大地延伸,正好路边有个老乡,脸很熟,像是三犟子,就是大队书记的女婿,我隔着车窗大喊:“你是三犟子吧?”

    那人朝我一望道:“三犟子是我三弟,我是他哥。”

    三犟子的哥哥我不熟悉,就没有下车跟他攀谈,只问了去下阳前的路怎么走,他指了指前面说就到了,可是,这条路并不通往村上,我在心里犯嘀咕,只好继续往前开,一边开一边望,觉得有点不对劲,好象开过头了,车右侧的房屋好象有点面熟,前面一百米处,正好有两个老乡,我就把车子开过去,再一打听,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两个老乡叫我把车子倒回去,那里有个晒稻场可以停车.

其实,我刚才已经看到了一条小小的岔道,我估计那条岔道可以开到晒稻场,等我倒回到那条岔道,下车探路返回时,那两个老乡也走回到岔道边,我估计他俩是娘家生产队的人,其中一人好眼熟,我说:“你是小于吧?”

    那人对我笑了笑说:“我是小于,你是哪个?”

    “你认不出我来啦?”

    小于直楞楞地看着我,还是没把我认出来,我说我是小陈,插队知青。

    “耶——,你是小陈啊!”小于总算想起来了,“你变大了,我认不出来了。”

    我指了指晒稻场旁边的新房问:“那是光应(即筛子)家吧。”

   “是的,是的,”小于一叠声地答道。

    我驾起车,再沿着高低不平的泥路,向晒稻场开去,女儿在一旁直叫:

“这么小的路,开不过去的,危险。”

我说开得过去,于是,小心翼翼地抓紧方向盘,在上坡段轰一下油门,车子爬上了晒稻场,在筛子家在房屋边停了下来。 

重返蹉跎岁月7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