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16  

2009-12-31 13:33:46|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当头一棒

   在中国农村,凡是种双季稻的地方,都有“双抢”。而且,“双抢”恰好又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小暑和大暑。所以,“天大热,人大干”这句口号,就是“双抢”的最好注脚。而且,“双抢”时,正好是青黄不接最难熬的时段,为此,生产队再一次开仓发放救济粮,让社员们能吃饱饭,有力气干活。生产队组织奶奶们大烧绿豆汤,挑到田头慰劳出工干活的人,免费不收钱。同时,一切与“双抢”不相干的会议、婚嫁、私事、参观活动全部停止。凡是逃避“双抢”的人,被视作战场上的逃兵,党员开除党籍,干部撤职,群众扣除口粮,成分不好的要罪加一等。对知青没有具体的处罚措施,但是,看一个知青“接受再教育”过关不过关,“双抢”是最好的试金石,是最好的衡量标准。

   龙在连续两年的“双抢”中表现积极,贫下中农看在眼里,大队干部也记在心上,尽管龙已有了女朋友,这并不影响龙的招工和前途,“双抢”后不久,大队会计送来一张招工表,叫龙填好后交给他。当时,龙在心里暗暗地连呼几声“毛主席万岁”!

    招工表连夜填好交给大队会计后,又连夜写信,将喜讯告诉家人和春,让他们尽快和自己一起分享喜悦,龙还特别注意信的措词,肯定没将“上调”误写成“上吊”之后,才放心地将信塞进信封,贴上最好看的邮票,好像是《祖国山河一片红》吧,还是春寄给龙的。

给春写信的时候,龙的情绪有点茫然,明明铜头已摆平了小头,春应该高兴,应该欢呼,却为何连续一个多月不见她的回信。龙在想,可能淮北也在“双抢”吧,所以,没时间写,也有可能在忙招工,所以,等确定消息再告诉自己吧,反之,龙绝对没想到是春故意不回信这一茬。

  招工表交上去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龙正在整理过冬的衣物,哪些不要的,就让它进历史博物馆,哪些可以留给小懒做纪念的,把它整理出来,再算一算工分有多少,尤其重要的是,春的情书一定要收藏好,还时不时的对着春的相片空吻,嘴里还哼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突然,大队会计进门通知龙,叫龙第二天上午到大队书记家去一趟。龙想,肯定叫自己去拿报到通知,自己得抓紧整理。会计透露说,这次是铁路部门招工,待遇很好,由于名额少,分不匀,个别大队的知青都在吵。会计还说,上次龙让小马先走,大队干部都说龙了不起,思想觉悟不比党员低,一般人很难做到。

    第二天上午,龙脚步轻快地赶到书记家,进到堂屋一看,咦,满满一屋子人,整个大队的知青都已在场,他们见龙到来,也不跟龙打招呼,神情都怪怪的,还是书记先说话:“小龙,今天叫你来,想听听你对这次招工的看法,另外,你也听听他们几个的看法。”

    当时,龙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他们几个在和自己争招工名额,所以,书记才叫自己来。龙定了定神,开口道:“上次我让给小马走,大家都知道的,要不然,我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而且,书记答应,再有招工名额,首先考虑的是我......”

    没等龙把话说完,小鱼先打头炮:“两次名额都给了一个队,不合理,你不走,只能算你自己倒霉。”

    “对,小虎劳动表现不比小龙差,我认为,这个名额应该给小虎。”小猴也愤愤不平地说。

    “我走谁走都一样,关键是要分得合理。”小虎体格强壮,声音却不强壮,好像还要说什么,却不便说似的。

    小泥鳅始终一言不发。

    当时,龙真有点舌战群儒的味道。平时,你好我好大家好,到了利益关头,爹娘老子都不认。尤其是小鱼和小虎,前者,和自己一起开过知青代表大会;后者,一起结伴同行回农村,平时还经常往来,今天,竟然会撕下脸皮。龙的大脑在飞速旋转,自己不能再讲风格了,发出去的信已收不回来了,这次招工一定要走,无论如何要走,不管他们的理由多充分,龙抱定一个宗旨,要维护书记的威信,要拿书记做挡箭牌,龙强调说:“书记已经答应我走了,表格也填好了,再换人,就是出尔反尔,以后,叫书记怎么做事。”说完,龙瞄了一眼书记,见他笑眯眯的在点头,再看其他几个,像霜打的茄子——焉了。

    “好了,就这样吧,这次还是小龙走,我还是那句话,早走晚走,你们都要走。”

    书记这句话一说完,龙重重地吐了口气,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担,和书记打了个招呼,先离开了书记家。

    可是,龙高兴的太早了,太幼稚了,太天真了,明枪好挡,暗箭难防。

十天过去了,没动静,半个月过去了,还是没动静,龙的招工如石沉大海。去问书记,书记说不清楚,叫龙直接去县招工办问问。

    第二天,龙心急火燎直奔县城,半路上,恰巧遇到了公社管知青的“五七”苗干事,龙问了招工事情,苗干事说龙的招工已没有希望了,说上面有新的文件,父母单位清理阶级队伍没搞好的,暂不招工。

当时,龙好像被当头挨了一闷棍,半天说不出话来。苗干事劝龙想开点,年纪还轻,还说龙的大队这次招工反响比较大,所以,这个名额就给了其它大队了。但龙总觉得事情有点蹊跷,究竟是自己父亲单位的问题,还是大队的问题。再说,父母单位清理阶级队伍十年搞不好,就十年不能招工了?再说,知青招工与父母单位的运动有什么关系哪?再说,苗干事怎么会知道自己大队招工纠葛的事哪?

    回到家,龙的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坐在饭桌边,心里老在念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家里?怎么办 ?要不要告诉春?不告诉,他们要着急,告诉了,他们更着急,担心自己想不开,和堂兄一样变神经病。”

思前想后,反复琢磨,犹豫再三,觉得,还是要告诉家里,让父亲知道,由于他们单位的运动,影响了自己的招工,自己的前途。同时,龙也想证实一下苗干事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待续)

 

  


(原创)情磨16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