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情磨11  

2009-12-28 08:59:26|  分类: 小说情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心绪难平

 光阴荏苒,一晃,两个月过去了,龙又跟第一次探亲那样,为老乡当上了义务采购员。

那几天,龙母忙于四处讨要计划供应票,以满足采购计划和目标。可是,讨到的票不多,因为,差不多家家都有上山下乡的子女,家家都不够用。

龙决定提前回农村,因为,龙担心去晚了,错过招工的机会。

龙离开上海之前与铜头深谈了一次,地点选在工人俱乐部,是为了沾一点仙气,指望鲤鱼跳龙门,早日当上工人,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中的一员。俱乐部上空响彻着京剧样板戏《海港》马洪亮的唱段“看码头真气派,成吨的钢铁,咱轻轻的一抓就起来”。

铜头个子高龙一头,身围比龙粗一圈,说话瓮声瓮气的,配上寸板头,就像电影里的某个丑星。

“兄弟,你说,什么事?”铜头说话喜欢开门见山。

“没什么大事,帮我看好春,管好小头。”接着,龙将自己的谋划一五一十道了出来。

“兄弟,你放心,举手之劳,要是小头拎不清(方言:即不懂人事),妈屄,我把他的小头做成大头。”

龙像交代后事一样,交代清了,交代完了,心绪也跟着塌实了,拽着铜头去俱乐部对面一家饮食店吃锅贴,冬在这家饮食店当收款员,多给了二两。龙带春来过一次,就一次,春再也不愿来了,因为,锅贴里的烫油水像小孩玩的水枪,嗖一下从邻桌飞到她的脸上,将一件新做的白的确良衬衫染成了花衬衫。龙将这个笑料对铜头一爆,铜头哈哈大笑,将醋吸入气管,突然,一个喷嚏,龙成了大花脸。

龙启程的日子选在龙父去湖州的航次,如此,可以节省自己乘车的费用,那天,春送龙到码头,临开船前,春从衣兜里掏出一块棕黑白三色条格的手帕和一双白底墨绿色花纹的尼龙袜子递到龙的手中,并流下了惜别的泪水。

在此之前,春留给龙的都是笑得阳光,春天的明媚,这次留给龙的是哭得阴霾,冬天的凛冽。龙牵住春的手,想拥抱,想亲吻,但是,龙不得不竭力克制,因为,周边有船员在欣赏这一幕,所以,龙很伤感,龙的安慰是那样的苍白,那样的无力,那样的无助。龙答应争取早日招工,早日实现有情人终成眷属。

汽笛鸣响的一刻,龙抽身欲离的一刻,春发疯般的扑向龙,两片嘴唇贴到了一起。春与龙的第一次离别是一年半前的飞车告别,留给春的是深深的遗憾,这次离别是贴身泪别,留下的更是深深的惆怅,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相见时难别亦难,龙站在船尾举起与伟人一般的挥手,直到视线中的春融化成雨点,直到雨点淋湿了滚烫的心,龙的视线还久久不愿收回。耳旁螺旋桨发出的击水声,勾起了龙对往事的回忆。

8年前,龙家弟兄几个都想跟随父亲的轮船去湖州游玩,龙母说谁表现好谁去,一次只能去一人,这个机会让龙捷足先登了。

船是晚上起航的,起锚声,解缆抛缆声,船长的指挥声,水手吆喝声,汽笛鸣叫声,螺旋桨击水声,再加上码头上喇叭里的调度声,7种声响混合成一首即雄壮又杂乱的超舞台交响乐,

    船启航后,交响乐更雄壮,更激荡,引擎发出的轰鸣声远远超过启航前的混合声,分贝几乎达到200,龙感觉心脏快要被声浪从震破的胸腔里蹦出来了,耳膜发出“吱吱”的声响。船员的床像一口棺材,龙担心,会不会闷死在里面。正在疑惑,龙父拉开床门,将靠甲板的两扇小窗拉开,窗一开,一股带有水汽的凉风直扑周身,同时,传来一阵“哗哗”得流水声,这一晚龙是在水的梦乡中度过的。

    龙醒来后,船已行驶在两岸一望无际在平原之间。早饭过后,龙开始了解这个铁家伙。船分前后两舱,两舱之间的甲板上堆满了烧煤。龙父说这是淮南煤,质量好,火旺,回程用长兴煤,火不旺。船顶部一只大烟囱冒着滚滚浓烟,遇到桥洞时,需把烟囱降平,轮船后面拖挂着几十条望不到尽头的驳船,声势浩大,就像一列长长的水上火车。

    夏季,机舱内的温度达到五十五度以上,所以,船员都不穿衣裤,一丝不挂,因为,整船都是男人的世界。沿途,时有交汇的河汊以及一望无边的太湖。渐到湖州,桥越多,河岸两边是商铺和住家,许多村妇跪在河岸边的石条上捶衣和洗菜,好一派江南水乡风光。             

到了湖州已是第二天傍晚。龙第一次听到布谷鸟叫,“布谷——布谷——”,音域辽阔,几里外都能听到。龙第一次见到山,就产生了登山的欲望,看看不远,弃船登岸。走了约一个小时,停下,不敢走了,看看太阳就要落山,离山还远的很,赶紧往回走。嗨,真是看山跑断马腿。

在船上大便确实让龙哭笑不得,无地自容。船上没有便桶,大白天出恭,手抓船舷蹬下身,屎尿直接排人河中,龙第一次出恭时,龙父担心龙的安全,谆谆教导“手抓紧,手抓紧”,可是,龙在东张西望,担心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看见光亮亮的小屁股。两船相遇交汇,出恭的船员无动于衷,照排不误,如此镜头,堪为天下奇观。

此行,龙不再担心难堪的出恭了,因为,船上安置了便桶,之前,有人掉入河中被螺旋桨打成肉酱,出了好几起人命,交通部才下令每条轮船必须安置便桶,这才避免了悲剧的再次发生。

那一晚,龙在水乡的梦中闻不到水气的清香,闻到的却是浓浓的柴油味,原来,这艘船已不烧煤了,改成柴油机了。龙进入了沉思,船的动力系统可以改,与春的离别方式也可以变,自己的命运何时能改变呐?

(待续)

 (原创)情磨11 - 孔子 -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