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我的少年4  

2009-11-04 09:14:13|  分类: 我的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从三年级起,我被体育老师推荐在学校司令台上领操,这个荣誉我没告诉母亲,是在无意中被母亲发现的。一天,早饭做面饼,由于炉子火不旺,我等不及吃就上学去了。因为,我必须赶到学校去领操。

领操完毕,走下司令台,司令台紧靠学校传达室,传达室阿姨唤我过去,递给我一个纸包,说了一句话:“你妈妈来过了,说你早饭没吃,你妈妈急着上班已走了。”

我打开纸包一看,是半块面饼,几口就让我吞光了。许多年后,母亲一提起这事,脸上还留存着当年的自豪。因为,儿子替母亲长脸了,能够在全校领操了。

    我从三年级起,每学期都有奖状往家里拿。到小学毕业时,家中显眼的一面墙上已贴了十几张我的奖状,更为母亲长了脸。我家姐弟几个合起来的奖状数还不及我的三分之一。三四年级时拿回的奖状都是体育的,这要归功于父亲,因为,父亲叫我们冬练晨跑,夏练游泳。

    冬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起床时膀胱尿涨,不能撒掉,跑至五公里时已大汗淋漓,到家时一泡尿已无影无踪。父亲说尿通过身体的皮筋跑掉了。当时,我不懂生理知识,心里纳闷,心想,出了这么多汗,一泡尿肯定也在里面,怪不得大人们老要说一身臭汗。

一身臭汗倒无所谓,洗一下就没有了,有所谓的是,晚上睡觉,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重,已抬不上床沿,小腿肚子又酸又胀,最后,要靠双手抓着脚踝,才能把两条腿分别搬上床沿。连跑三天后,两腿的酸胀逐步减轻;再跑三天后,不跑就难受。大伯家二儿子步行大串联去了井冈山,回家后,每天必须外出走上十公里路,要不然腿骨里似有蚂蚁在爬,忒难受。

    夏泳又是另一番滋味。泳技好的人喜欢游大河,离我家约五公里处有一条大河,名称叫“木杆桥”。如今,扬高中路上的“世纪华标”,就是当年“木杆桥”的旧址。吃过中饭,我们几个顶着烈日,头盖湿毛巾,赤脚短裤,徒步出发。后来,母亲听说那条河水深,淹死过小孩,就坚决不让我们去了。由于我喜欢运动,跑跳投掷样样出众,读四年级时我当上中队体育委员,挂上了二条杠,还当上了学校低年级校足球队队长,又给母亲长了脸。

    那一年,购菜卡已经不用了,但是,货源匮乏,早上去晚了买不到蔬菜,于是,我们和邻居小孩结伴,讲好下半夜三四点钟起床,谁先起床谁到各家敲门,我们都把买菜当作一件神圣的工作。那时有规定,一种蔬菜排一个队,我们去四个人,排四个队,再互相插队,就可以买到四种蔬菜。荤菜还凭票供应,有时排队,有时不排队。一旦有质量好,规格大的带鱼和黄鱼,就要排长队,0,11元一斤的小带鱼就无人问津,不用排队。要排队的还有热气猪肉和豆制品,去晚了豆腐买不到。这样的买菜之难,之烦,一直持续到我插队落户离开上海,一直持续到“文革”结束。

    可能是我的懂事,可能是母亲舍不得离开我们,可能是母亲还盼着有出头的一天,也可能是母亲的死期未到。一天晚上,母亲倚在床头边给小弟喂奶,突然,母亲叫我的乳名:“大块头,你去拿把剪刀。”

我找来后递给母亲,母亲没接,却用手朝房梁上面指了指说:“你站到床上去,把房梁上的那根绳圈剪下来。”

我抬头一望,在我睡床上方的横梁上竟然有一根黑糊糊的绳圈,我怎么没有注意到,母亲怎么就看到了,觉得奇怪。母亲又开口道:“我每晚都看到这根绳圈,心里疑神疑鬼,好像阎罗王在召我,再挂在那里,说不定我会走这条路,一了百了。”

母亲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神情很坦然。但是,我突然觉得很恐怖,屋内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再看姐姐哥哥的眼神跟我一样,充满了惊骇。天哪!母亲竟然会有轻生的念头,假如母亲真走了这一条路,我们怎么办?我不敢往下想。最终,母亲没有死于绳圈,却死于不治之症。(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