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我的少年17  

2009-11-23 08:06:36|  分类: 我的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

 67届(包括67届)之前,中学生毕业分配按“四个面向”——面向农村,面向边疆,面向工矿,面向基层。从68届开始“一片红”,我是68届,全部到外地农村,城市一个不留。大多数毕业生家长持抵触情绪,宁愿将儿女留在身边养到老,也不愿让儿女离开半步去吃苦。于是,学校,街道,家长单位“三管齐下”,打一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人民战争,动用小学生到门前屋后反复宣传“再教育”最高指示,或停发工资和口粮要挟,或“办学习班”,把愿不愿意上山下乡,走不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上升到忠不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大是大非问题,是政治问题,那年月,政治就像一把无形的利剑,更像一把皇帝的“尚方宝剑”,可以先斩后奏。

    家庭成分不好的同学就遭了秧,只能逆来顺受,安排到哪里就去哪里,而且,都是无人愿意去的地方,既远又苦,跟充军没两样。

    里弄干部隔三差五的来我家动员母亲,要以国家利益为重,硬逼母亲表态,如再不同意让我去上山下乡,就要停我母亲的工作,就要......。

    二姐来信说,与其我到黑龙江军垦农场,倒不如去她那里,这样,姐弟之间可以有个照顾。但是,母亲不同意,还说二姐自己吃的苦不够,搭上自己的弟弟去吃苦,说二姐在发神经。

    里弄干部还设身处地为我家考虑,根据我家经济状况,去军垦农场比较合适,和工宣队唱得是一个调。但是,军垦农场路实在太远,北面内蒙古,黑龙江,吉林,南面是云南,不就是天南地北么。母亲坚决不同意我去如此远的地方,母亲的要求很小,很低,就是离上海越近的地方越好,哪怕是插队落户也去。

    当时,有不少家庭千方百计通过投亲靠友去了郊县或江苏,浙江,有门路的走后门参军,逃避上山下乡。我家是平头小老百姓,就连一路之隔的川沙县都去不了。

    到了六月上旬,里弄干部带来好消息,说有一个地方离上海最近,安徽郎溪,在长江南面,属芜湖地区,汽车一天就到,吃米不吃杂粮。讲到芜湖,母亲比较熟悉,母亲的意志开始动摇。一来,从地图上看,郎溪确实是安徽离上海最近的地方;二来,万一再发生大的战争,全家可以逃难到郎溪。里弄干部一再强调,名额不多,决定要去,赶快报名。还引用了一句成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其实,我在小学五年级就买了本成语词典,差不多背得滚瓜烂熟了,完全理解这句成语的隐意。连月来看到母亲为我的事揪心揪肺,我就毅然决然,抛开儿女情长,投身广阔天地,当一辈子农民。

    报名后的一个月里,我的姓名从户口簿上被注销,时间好像是1969年8月。原定出发的日期一推再推,有消息传来,朗溪发大水,一直拖到10月28号才正式赴皖。所以,我做了三个月的黑户口;所以,每年的10月28号,成了我今生今世不被遗忘的一天,因为,36年前的这一天,我离开养育我18年的故乡和亲人,离开我神牵梦萦的恋人,我的一身亲情将随着车轮的离去而碾碎,前面等着我的是凶还是吉,我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因为,我是狂飙中的一粒泥沙,一片落叶,我的命运不由我自己主宰。(详见〈〈插队落户5年纪实〉〉)

   ( 迁了户口,拿了证明,母亲陪我去中百一店“上山下乡专卖柜”,购置了单人蚊帐,单人草席,一只箱子,一条廉价的毛毯,一双防滑雨靴五件规定物品。我至今依稀记得,箱子13元,毛毯7元,还买了草帽,劳动球鞋,......。又去了药店,买了季得胜蛇药,驱蚊油,万金油,红药水,紫药水等外用药。祖父为我赶做了两只小木箱,一只装书,一只装药,大姐为我赶织了一件草绿色毛衣,我的恋人送了一本影集和一张玉照,母亲为我赶缝了一只挑担用的肩垫,嘱咐我在外冷热自己当心,时常写信回家,需要什么我给你寄去。

    10月28号一清早,我的几个玩伴和大弟一起送我到在金陵东路的一所学校上车。离家的一刻,祖母流着泪,拉着我的手说:“大块头,阿奶年纪老了,你这次走后,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着见到你。”说完,塞给我两块钱。母亲那两天正在生病,不能起床送我,话也没有多说,只是一味的用手帕擦眼泪。

    我与恋人的告别,既有浪漫的色彩,又有无言的痛苦。10月中旬,他们学校去青浦朱家角学农,邻居一个玩伴和她同班,因事晚去几天,我就告诉他我的行程日期和路线,让他带着我的恋人在朱家角的公里上,来个飞车告别。赴皖的车队有十几辆大巴,汽车开动时,没有激昂的口号,没有喧天的鼓声,只有哭声一片,像在为灵车送行。汽车缓缓向西驶去,过了延安西路,汽车越开越快,沿着318国道,向西急驶而去。

    汽车开得越快,我的心离恋人越近,离得越近,我的心却越是忐忑不安:一,恋人会不会到时出现;二,我的座位在车门一边,要是恋人等在另一边,就很难相见。于是,我的心在忐忑,我的脖子在扭转,我的脑袋在摇摆,我的眼球在环视,视线在扫射,直至聚焦中出现了俩个身影。是她,从远处奔来,挥动着右手,我把上身探出窗外,拼命挥手,拼命呼喊,拼命......。恋人和玩伴俩人的身影,随着车轮的滚动,在视线中渐小,渐小,渐......。我的心也开始慢慢渐缩,渐缩,渐......。(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