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我的少年14  

2009-11-18 09:01:21|  分类: 我的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

  1968年,国际形势有点紧张,整个中国的一大半边界线处于临战状态。北有“北极熊”——前苏联;南有“大灰狼”-——国民党蒋匪帮;东有世界警察——美国第七舰队。毛主席最新指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家喻户晓,“深挖洞”就是挖防空洞,学校里在挖;里弄里在挖;全社会都在挖。在学校学习防原子弹核辐射技术和方法,在里弄学习警报声的辨别和人员疏散,全国进入一级战备。

    这一年的端午节前,二姐从新疆回沪探亲,这是二姐去新疆后的第一次探亲。(四年一次)给我印像最深得是,带回家的几个大包,其中,有一只80公分的大旅行包里,竟然有七八只大大小小的空包。二姐说,这些空包都是别人的,只要连队里有人回沪探亲,就有许多要好的熟人托他(她)带东西,有的托带大米,有的托带卷面,有的托带食油,有的......。反正,都是吃的。二姐带回家最多的是葡萄干,很好吃。但是,哈密瓜没带来,二姐说路上要十几天,会烂得。还带来一件羊皮袄给父亲,以及,一些其它零星物品。其中,有一把匕首,是二姐的男友做的,特地送给我的。二姐给我们描述了她的男友,是一个脸皮白净的瘦长个子,人很勤快,做事很利索,说话像开机关枪。二姐伸出的双手,就像开裂的干树皮,连脚后跟的皮肤都开裂了。母亲见后,不免一阵心酸。二姐说,最辛苦的工作是开渠,零下十几度,砍土镘砸下去,双臂震得发麻,虎口像要炸开来,而且,每天都要完成规定的土方任务。二姐说着说着,禁不住流下了眼泪,母亲不免又是一阵心酸。二姐越说苦,母亲就越埋怨她,说二姐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不到黄河心不死,一带黄河落眼泪。二姐喃喃地低语道:“我这一生只能埋在新疆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在家时苦,到了新疆还是苦,看来这辈子苦不出头了。”

    二姐回沪探亲有好几次,只有这一次,我去火车站送行的,其余几次,我都在安徽。二姐的出行,可以说是一场战斗,全家出动,大包小包一共有十几只,装了满满一辆黄鱼车,再通过熟人,搞到几张站台票。开车的时间是半夜11点50分,去乌鲁木齐的54 次列车,是上海始发站路程最远,乘客行李最多,送客也最多的一趟列车。剪票后,个个百米冲刺,抢占行李架。那回正好赶上七月流火,尽管是半夜,车厢里的温度热得叫人窒息。为了抢占行李架,有骂娘的,有打架的,但是,没有扒手,也没有抢劫。

汽笛一吼,火车开动。车上车下哭声一片,是那样的凄切。车站的高音喇叭正在播放《好儿女志在四方》的歌曲,又是那样的情怀激烈。这样的对比,这样的反差,正是中国从20世纪60年代起到70年代初,常演不息的人世间骨肉亲情悲欢离合,一幕散去,一幕又起的支边和上山下乡运动。(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