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xuehua.cool 的博客

沉睡千年的孔子醒来,发现"传道,授业,解惑"任重道远,"仁义"更应警钟长鸣.

 
 
 

日志

 
 

(原创)我的少年13  

2009-11-17 07:54:38|  分类: 我的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

    一生中,电影看得最多的就在那几年,一生中喊万岁最多的也在那几年,一生中最闲的更在那几年,闲得无聊,就找事做。

    打猫就是无聊逼出来的。找来镂空的铁皮,做成一只铁笼,一头做成一扇活络的门,里面放些食物,猫一走进铁笼,活络门就关死。每晚都能逮到一二只猫,先在笼中把猫勒死,再剥皮。

第二天,谁家大人不在,就在谁家煮猫肉吃。猫肉不好吃,有一股膻味,须加入茴香,八角,桂皮等佐料。猫皮晒干后,可以卖钱,钱到手后可以买烟抽。打猫打了将近一二个月,里弄干部挨家通知,不许打猫,因为猫和毛主席的“毛”谐音,谁再打猫,按“现行反革命”论处。

    猫不能打了,就去打工,管饭不管工资。事情是这样的,为了向工人阶级学习,从小培养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和思想,由学校开证明,个人自找工厂的方式,我和哥哥去了上海炼油厂学工劳动,先是一个月,后来又延续了一个月。

    童年时住在高桥,去过炼油厂,是跟俩个姐姐去洗澡,我和大弟洗完澡后,赤身露体地追逐打闹,我滑了一跤,哇哇大哭,姐姐在里间洗澡,没听见,外间的一帮裸体阿姨们大声叫喊:“谁家的孩子。”

其中,有一个阿姨过来把我从地上抱起来,大姐从里间奔出来,一边骂我,一边拉我到里间重洗一遍。这次算是故地重游,加上这又是父亲的老单位,所以,从情感上来说,选择炼油厂学工不是没有道理的。

    学工时正值三九隆冬,我们领了一张临时工作证,工人师傅先带领我们参观了厂区,整个厂区的上空架满了粗细不一的管道,厂区的一角矗立着几座高大的储油罐,外面围了一圈铁丝网,还有解放军持枪把守。

上班的第一天,我们像模像样地穿上帆布工作服和翻毛皮鞋,在一个叫不出名堂的车间劳动,活很赃,很累,师傅叫我们注意安全,我从小听祖父讲“看风水”,我想,注意安全就是看风水。大姐干活时不看风水,被飞出的砂轮击中脑袋,得了轻微脑震荡。由于工厂离家有四十来里路,我们在厂里住宿,白天劳动,晚上,哥哥还要刻蜡纸,写宣传资料,参加学校里的“斗批改”运动。

    学了工又学农,我们学校有校办农场,约20亩左右,以种蔬菜为主,收获的蔬菜供给学校食堂。那一年,印尼反华,我们班来了两个印尼华侨兄妹,皮肤很黑,国语讲得很流利,男的和我坐同桌,我故意考考他,指着学校农场种得韭菜问:“这是小麦还是韭菜?”他说不知道,我又带他到农场旁边农民种的小麦问:“这是小麦还是韭菜?”这位同桌盯着我看了看,突然,假装生气地叫道:“哈,你在骗我,是一样的。”说完,挥拳像要打我的样子,我说不一样,他不相信,我越说不一样,他越说我在骗他,最后请管农场的老师来作证,这位同桌还将信将疑。所以,乡下人取笑城里人“阿缺稀”——韭菜小麦分不清,城里人取笑乡下人“洋盘”——抽水马桶不会用。

    学农过后又学军,先学拉练,即行军。从学校出发,沿着张扬路向东走,走到源深路右拐向南,到扬高路再右拐向西,最后,再沿着浦东南路折返回学校,估计全程十几公里,属于短途拉练。

    一天,外祖母来我家串门,问起我们最近在学校做啥事,我说在拉练,由于上海方言“拉练”与“瘌痢”很接近,外祖母前几天听到的“拉练”一直误以为是“瘌痢”,所以,一直闷在鼓里,直到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拉练,不是瘌痢,闹了一场笑话。(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